|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六十三章 有罪

第六百六十三章 有罪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560

“受伤?”苏锦心口一提。

“怎么会受伤?”

“好像是皇上祭天,遇到了刺客,”碧朱回道。

具体原因,碧朱也不清楚。

苏锦要去前院,杏儿拉住她,望着碧朱道,“快拿披风和伞来。”

碧朱赶紧拿了披风,苏锦胡乱裹上,杏儿打伞,苏锦快步去前院。

雨太大,而且有风,打伞也没多大用处,等苏锦到前院,裙摆已经湿透了。

杏儿就更糟了,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屋内。

谢景宸坐在小榻上,暗卫把他胳膊处的锦袍撕开,露出伤口。

伤口有些深,触目惊心,而且有些发黑,显然有毒。

苏锦忙给他把脉,谢景宸道,“我没事,一点毒要不了我的命。”

苏锦给他解毒时练就他对大部分毒有抗性,再加上随身携带了她调制的解毒丸,服药及时,才没事。

这要是一般人,等不及回府就在途中暴毙身亡了。

苏锦赶紧开方子,让杏儿煎药送来。

等杏儿走后,苏锦才问道,“怎么会遇到刺客?”

谢景宸望着苏锦眸底的担忧,心底暖洋洋的。

“皇上难得出宫,有心人想做什么,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谢景宸道。

上回皇上在大佛寺遇刺,这次在祭台。

很显然,有人要皇上的命。

不过这一次刺客比较倒霉。

南安王和东乡侯早有防备,刺客没能得手,还在逃命的时候,栽在了那半里被撬了青石板的路上。

骑马逃命之时,马蹄被翘起的青石地板绊倒,人仰马翻。

要是平坦大道,那些刺客十有是能逃掉的,为了不被活捉,一个个都咬舌自尽了。

皇上没事,但皇后就惨了,帮皇上挡箭,结果跑动时把脚给崴了。

皇上和刺客打斗,皇后往一旁退让,结果顾着前面忘了后面。

一脚踏空。

从祭台上滚了下去,胳膊折了。

那条路去的时候就难行,回来的时候又下大雨……

谢景宸不用说,苏锦能猜的出来。

万幸她起了红疹,提前回府了。

还有些事不便说出来邀功,比如暗卫趁乱用石子打了崇国公府抬软轿的小厮。

轿子翻了……

崇国公还好,崇国公夫人从软轿里摔了出来,一身的泥。

下雨是好事,可对那些百官和夫人却是一次糟糕透顶的经历。

含元殿。

皇上湿透回宫,泡在温泉里驱寒。

干旱了这么多天,总算是下雨了,还是他“求”来的,回京的路上,百姓们冒雨跪了一地,都在感激他这个皇帝祭天祈雨。

心中大患解了,皇上心情松快。

至于遇刺,从做皇子起,他就经常遇刺,已经习以为常了。

要那么容易死,也坐不到龙椅上。

这边皇上心情好,那边凤鸾宫内,皇后的心情就很不好了。

本来一箭双雕的计谋,结果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坑。

那从祭台上滚下来的感觉,皇后想起来就背脊发寒。

胳膊折了,钻心的疼。

太医帮皇后医治,等包扎完,已经满头大汗了,赶紧拎着药箱子退下。

皇后气的想杀人。

等太医走后,寿宁公主忙问道,“母后,镇北王世子妃如何了?”

嗯。

这话就是在皇后伤口上撒了一把粗盐。

镇北王世子妃能如何?

她只是脸上起了点红疹,早早的就回去了。

可怜他们跟着皇上在大太阳底下跪了一个半时辰,又是遇刺,又是受伤!

想起这事,皇后就一脸怒容,眸光猛然望向周嬷嬷。

要不是周嬷嬷劝她,她怎么也不会让镇北王世子妃先行回府。

周嬷嬷是有苦说不出,有些话,当着寿宁公主的面,她不能说啊。

周嬷嬷眸光落在寿宁公主身上,皇后就知道周嬷嬷是避着她女儿,心底很不舒服,有什么事是她女儿不能知道的?!

但周嬷嬷是她的心腹,一向为她着想,皇后便望着寿宁公主道,“母后没事了,你去看看你父皇如何了。”

“女儿就是从含元殿过来的,”寿宁公主道。

“父皇在沐浴,母后伤的更重,我就先来看您了。”

皇后点点头。

虽然没见到,但先去含元殿是正确的,她道,“你父皇这会儿应该已经沐浴完了,你再去一趟。”

寿宁公主福身告退。

等她走后,周嬷嬷抬手把宫女太监都打发下去。

她这么慎重,皇后眉头拧的紧紧的。

结果更让她蹙眉的还在后头。

关门声传来,周嬷嬷跪下了。

“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起来说,”皇后道。

“娘娘就让奴婢跪着吧,奴婢有罪,”周嬷嬷哽咽道。

这话把皇后说糊涂了。

周嬷嬷是跟在她身边的老人,是她从崇国公府带进宫的。

对她忠心耿耿,她心里清楚,怎么会有罪?

周嬷嬷不敢欺瞒皇后,如实道,“云妃的女儿还活着……。”

简单八个字,对皇后来说却是晴天霹雳。

“还……还活着?!”皇后声音都在颤抖。

“她怎么可能还活着,当初不是让你……。”

周嬷嬷摇头。

当初是让她把那孩子抱出去活埋了,可她还没有挖好坑,就被人从身后给了一闷棍,晕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那孩子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更不知道被谁抱走了。

她知道这事太严重,赶紧找了禁军统领悄悄在宫里找人。

禁军统领倒是找到了那孩子,可就在下手之时,被人给救走了。

那禁军统领被一剑穿心,但他心脏和旁人不一样,才留了一条命。

禁军统领告诉她,他的剑刺中了那孩子,应该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周嬷嬷便把这事隐瞒了下来,没有告诉皇后。

这么多年,她一直当那个孩子已经死在了禁军统领的剑下,谁想到她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皇后身体颤抖不止,“她是谁?!”

其实不用问,她心底就有一个答复了。

白天周嬷嬷是因为镇北王世子妃才反常的。

现在却突然告诉她这事,说与她无关,谁信?

可周嬷嬷不说,皇后不肯相信,“她到底是谁?!”

“她,她就是镇北王世子妃,”这句话几乎用尽了周嬷嬷所有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