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六十八章 通商

第六百六十八章 通商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520

苏锦看了杏儿一眼。

杏儿把被的包袱递给苏锦。

苏锦接过包袱,望着淑宁公主道,“那日宴会在宫里落水,公主借了我一套裙裳,我穿过的也不好再送还,便另外设计了一套,公主看喜不喜欢。”

淑宁公主还以为找她是什么事呢,她刚还有点害怕。

原来是给她送裙裳的。

一套裙裳而已,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如今后宫归李贵妃管,淑宁公主多做两套裙裳,没人敢说什么,这后宫,论衣裳多,谁比的上寿宁公主?

只要不越过她去,就是皇后不满也得忍着,不然闹起来,大家面子都不好看。

淑宁公主接过裙裳,随手递给了随侍宫女,然后道,“只是一套裙裳而已,哪用的着给我准备一套新的,若不是你们主仆及时救了寿宁公主和南阳侯府姑娘,我母妃精心筹备的宴会就被人搅黄了。”

虽然那次宴会是个阴谋,事后把她母妃气了个半死,但好在皇后也没讨到什么便宜。

这些不愉快的事,淑宁公主不想提,她道,“难得天气不错,镇北王世子妃若是不忙,就陪我一起赏花吧。”

苏锦想着皇上商议完事情还早,去御书房门前傻等着,不如逛御花园。

她和淑宁公主没结仇,相处起来还算不错。

两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远处,出来散心的寿宁公主见了,那是气不打一处来啊。

和苏锦的仇,从宫里给她一鞭子结起,梁子越结越大,这辈子都消不了了。

李贵妃抢了皇后的凤印,淑宁公主快和她这个嫡公主平起平坐了。

两个她特别讨厌的人凑到一起,寿宁公主觉得自己快要气炸肺了。

不想和苏锦起冲突,或者也有点怕了,寿宁公主跺着脚去另外一边逛。

淑宁公主瞧见了,脸上一抹灿笑都弯不下去。

苏锦看看她,再看看走远的寿宁公主,不想搅合到她们姐妹之间去,再加上时辰也差不多了,便道,“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淑宁公主也不挽留她,道,“得空了再进宫陪我赏花。”

苏锦笑着应下了。

福了福身,苏锦带着杏儿退下。

苏锦走后,淑宁公主继续逛花园,和寿宁公主迎面遇上。

连姐妹从小斗到大,谁也不服谁。

淑宁公主笑道,“刚刚瞧见姐姐,我还真担心你又要和镇北王世子妃斗起来,好在姐姐知道敌不过,主动避开了。”

嗯。

这话一下子就戳到了寿宁公主的痛楚,又或者说踩了寿宁公主的自尊心。

“本公主用得着避开一个小小世子妃吗?!”寿宁公主冷道。

“反倒是你,身为公主,居然低三下四的讨好别人,我不过来,是怕我忍不住开口训斥你!”

寿宁公主说完,昂着脖子如一只高傲的孔雀走了。

淑宁公主气的满脸涨红。

她什么时候低三下四讨好别人的?!

在外面逛了半天,淑宁公主怒气冲冲的回了寝宫。

一回去,就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包袱,宫女把包袱打开,淑宁公主便看到里面的裙裳。

只一眼,淑宁公主就移不开了,宫女脱口赞道,“好漂亮的衣裳!”

淑宁公主摸着裙裳,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不是说她低三下四的讨好镇北王世子妃吗?

这可是镇北王世子妃送给她的裙裳!

“快给我换上。”

御书房内。

皇上坐在龙椅上喝茶。

心情很不错。

小公公上前道,“皇上,镇北王世子妃求见。”

她怎么来了?

“宣她进来,”皇上道。

苏锦迈步走进去,福身给皇上请安。

皇上看着她道,“进宫找朕是有事?”

语气温柔的叫人侧目。

福公公瞅着皇上。

之前没多大感觉,自打知道苏锦和云妃一样对荔枝过敏后,他看苏锦难免代入云妃。

要说容貌吧,也没多相像,除了一双眼睛外,其他的和云妃找不到一丝相似之处,反倒是眉宇间更像皇上一点儿。

皇上对待云妃就是这么温柔的,也只对云妃这么温柔过,可福公公能确信皇上不是把镇北王世子妃当云妃看。

云妃性子温柔,世子妃的性子和温柔……相距甚远了点儿。

可福公公想不明白的是皇上对待几位亲生的公主都没有对待镇北王世子妃这般的耐心,如果只是单纯的救过皇上,应该不至于。

福公公站在那里,脑袋转的飞快,他觉得吧,皇上十有骨子里是真的想抢东乡侯的女儿,虽然皇上死不承认。

女儿没抢到手,已经自动送上门做爹了。

而且皇上这辈子都只会想想不会真抢,人家东乡侯硬把女儿塞给皇上做公主,皇上死活不答应。

就东乡侯那脾气,硬塞过来的不要,回头又抢,只要皇上吭一个字,他绝对能把皇上怼到半空中下不来,谁的梯子都够不着。

苏锦从怀里掏出北漠公主给她的信,递给皇上过目。

皇上看过信,然后望着苏锦,“这是?”

“北漠公主希望我能把香皂卖到北漠去,我也觉得可行,此番进宫就是找皇上您商量这事的,”苏锦道。

苏锦一脸期盼。

北漠那么大的市场,没有理由不争取啊。

只是皇上有些为难,北漠和大齐才打仗没多久,两国也有多年没再通商,虽然有人偷偷买东卖西,但毕竟量少,还是偷偷摸摸的。

要真通商,是要经过大臣商议,一致决定才行。

皇上没说话,苏锦道,“其中卖香皂的三成收入归皇上您。”

皇上,“……。”

福公公,“……。”

皇上摸了下自己的脸。

他这个皇帝看上去特别的穷吗?

福公公跟随皇上多年。

皇上的小动作,他能猜个不离十。

福公公是想笑不能笑。

东乡侯府这一家子真是够了。

做爹的盯着皇上的小库房。

女儿也盯着。

一个努力把小库房搬空。

一个努力往里面塞钱。

镇北王世子妃是不是知道反正不论塞多少,最后基本都落入她亲爹东乡侯手中?

反正皇上心挺塞的。

“皇上?”

见皇上反应和苏锦想的完全不一样,苏锦忍不住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