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六十九章 补上

第六百六十九章 补上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8:15更新  字数:2584

皇上回过神来道,“这事,朕答应了。”

“皇上……。”

这回轮到福公公出声提醒了。

这不是皇上答应就能算数的事啊,两国通商不是小事,到时候百官一致反对怎么办?

不过皇上有自己的思量。

他刚想和北漠打好关系,苏锦就想和北漠通商。

两国关系好,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通商。

现在还能顺带弥补点被东乡侯打劫的损失,何乐而不为?

“皇上英明!”苏锦高呼道。

皇上也觉得自己很英明。

在御书房待了会儿,苏锦就告退了。

她说服皇上同意和北漠通商的事也一阵风传开。

寿宁公主正在花园里赏花,淑宁公主换上苏锦送她的裙裳出来转了一圈。

两位公主从小就互相攀比,比衣裳,比头饰……

乍一见淑宁公主的裙裳样式是她以前没见过的,但又特别的美,就很不高兴了。

就算她母后不掌凤印了,她也还是嫡公主,没有谁能越过她去!

别人有的,她肯定有,而且只会更好。

她有的,别人未必有。

淑宁公主故意显摆,宫女道,“镇北王世子妃送给公主的这套裙裳真漂亮,宫里的绣娘都做不了这么好看。”

寿宁公主一把摘下一朵牡丹花,瞥了淑宁公主道,“只是一套裙裳而已,说的这么没见过世面,也不怕丢人!”

说完,把手里的牡丹花往地上一扔,去了凤鸾宫。

半道上从宫女那里得知皇上顺了苏锦的意,同意和北漠通商。

寿宁公主跑去找皇后道,“母后,父皇她也太宠着镇北王世子妃了!”

“咱们大齐和北漠通商,这是朝政,他竟也允许镇北王世子妃掺和进来!”

皇后也听说了这事,心底正堵着气呢。

都说后宫不得干政。

镇北王世子妃连后宫都算不上。

到底是父女连心,皇上宠着她呢。

这还没认祖归宗就这样了,等做回公主,只怕连朝堂上的事都要管上了。

皇后坐在凤椅上,端起茶盏,氤氲茶气正好掩盖她眸底的寒气。

不能再留着那祸害了。

她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把这个祸害给除了。

……

苏锦和杏儿坐马车出宫,穿过闹街去东乡侯府。

街道上,行人比之前多了不少。

小摊贩交换声都高昂了许多,此起彼伏。

杏儿掀开车帘,苏锦正好望着外头。

一酒楼临窗处,一带着面具的男子站在窗户旁,看着那架熟悉的马车远远驶过来。

这边一驾马车往前跑。

男子嘴角往上勾起一抹弧度。

他胳膊稍稍抬起,摸着手腕,轻轻一转。

一根短针朝马车射过去。

马蹄子一仰,抬脚就往前狂奔而去。

刚刚还热闹的街道,登时乱成一团。

那惊马的车夫勒紧缰绳,可惜没什么效用,吓的他大叫,“快让让!快让让!”

马车内,迸发一阵尖叫声,声音尖锐的仿佛要穿破人的耳膜。

那架马车直冲苏锦的马车而来。

道路就那么宽,左右又有行人,根本避无可避。

苏锦的车夫是暗卫。

眼看着两驾马车就要撞上了。

他腾身而起,直接朝那匹奔驰的马冲过去。

抱着马头,脚底着地面,试图逼马停下。

脚从地面拖过长长的印子。

眼看着就要撞上了,暗卫身子一侧,绊倒马脚。

马往前一跪,马车因为惯性前倾,把马车里摔的七荤八素的姑娘倒了出来。

那姑娘也是倒霉,直接从车辕上摔趴在了地上,四仰八叉,凄惨无比。

而她赶马车的车夫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甩下马车了。

暗卫拍拍手,转身准备继续赶马车。

马车内,苏锦和杏儿不知道马车外的惊魂一幕。

苏锦也受惊不轻。

就在暗卫跑过去阻拦马车的时候,两根短针朝马车射过来。

苏锦打算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她刚往旁边一挪,那两根短针就从她后脑勺射过去。

要是她没有挪位置,她这会儿已经没命了。

苏锦望了尖叫,杏儿倒是叫了一声,淹没在街道的嘈杂声中。

杏儿猛然掀开车帘,望着暗卫道,“有人要刺杀我家姑娘!”

暗卫心头一沉,连忙过来,警戒的看着四周。

男子看着苏锦移到马车门口,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看着手腕上的暗器。

可惜,只有三根短针,刚刚全部用完了。

暗卫左右看看,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他顺着短针的方向看到一扇敞开的窗户,但没瞧见有人。

暗卫坐上马车,准备离开,那边马车里的小丫鬟跳下来了,指着暗卫道,“你别走!”

声音有点耳熟。

杏儿掀开车帘一看,就看到了那丫鬟。

四目相对。

那丫鬟指着马车的手指曲了曲,放下了。

“怎么又是她们,真讨厌!”杏儿不高兴道。

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文远伯府姑娘。

上回在金玉阁骂她家姑娘不长眼,坑了她三千两,也没把她怎么着,今天又碰上了。

她们马车出事,还差点撞上她们,还不许他们走。

知道是苏锦,丫鬟就不敢嚣张了,上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有多厉害,听得多了,就胆小了。

暗卫赶马车离开。

那丫鬟赶紧把自己疼的在地上打滚的主子姑娘扶起来。

扶了两回才站稳。

四下人指指点点,人群中还有之前在金玉阁围观了文远伯府姑娘招惹苏锦的大家闺秀。

“上回没有被抬回去,这回补上了,”那姑娘捂嘴笑。

马车内,那两根险些要了苏锦小命的短针一半射进马车内。

苏锦用绣帕夹着,用力才把短针给拔下来。

短针上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苏锦后怕连连。

后脑勺被射中,就是她医术再高,也没有办法自救。

苏锦都不得不信自己和杏儿福大命大了。

马车在东乡侯府门前停下。

杏儿飞快的钻出马车,看到林总管迎过来,杏儿道,“刚刚在闹街上,有人刺杀姑娘!”

林总管脸色一变,声音急切了几分,“姑娘没事吧?”

杏儿摇头,“姑娘福大命大没事。”

杏儿说完,转身去扶苏锦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