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七十二章 扫兴

第六百七十二章 扫兴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560

九皇子低头道,“苏阳,要是被你大哥知道,这馊主意是你给云王世子出的,非打死你不可。”

苏小少爷笑的两眼弯成月牙,阳光下,眼底闪烁着光芒。

随手挖的坑,成功捕捉到了猎物,那种心情没法言语啊。

“你知道我爹为什么让小厮联手揍我大哥吗?”苏小少爷问道。

“为什么?”九皇子不解。

“我爹说过,一个优秀的人,如果不时不时的受点打击,让他知道自己的不足,他就会沉溺在赞美中慢慢变的骄傲。”

“而骄兵必败。”

“适度的打击能让人谦逊,这是我娘说的。”

“我娘说我爹年轻的时候遭受了很大的打击,才一直这么谦虚努力。”

“……???”九皇子有点懵,这努力他能理解,这谦虚不知从何说起?

“你看我大哥,赢的那么轻松,我得让他知道是有难题能难住他的。”

“而且这个难题是我出的,”苏小少爷一脸得意道。

沈小少爷望着苏阳,“可大堂兄打你,你都还不了手。”

苏小少爷,“……。”

打击来的太快太迅猛。

扎了心窝子了。

“大喜日子,你不要说这么扫兴的话,”苏小少爷绷着小脸道。

九皇子,“……。”

沈小少爷,“……。”

远处,苏崇切了半箩筐胡葱,转身揉眼睛。

云王世子担心了,“没事吧?”

“没事,我缓缓再切,”苏崇眼睛睁不开。

“……。”

先前没帮忙,那是不需要。

这回是真的需要南安郡王他们帮忙了。

四人帮忙切胡葱,速度就快很多了。

却也花了一刻钟时间过关。

而且胡葱切多了,身边沾了胡葱味。

把菜刀放下后,南安郡王嗅着身上道,“得,全是胡葱味儿,我感觉自己就是一颗行走的大胡葱。”

楚舜憋笑,拍着南安郡王肩膀揉眼睛道,“你就算了,苏兄才是带着胡葱味的新郎官,估摸着还是史上第一位。”

苏崇,“……。”

味儿有那么大吗?

苏崇闻了闻。

连忙把脸移开了。

熏的慌。

等见了拂云郡主,苏崇觉得胡葱也没什么不好的。

拂云郡主顶着沉重的凤冠,一个大喷嚏,直接把自己打到苏崇怀里去了。

还没有出云王府,就能抱到自己的媳妇了,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心情不要太美好。

拂云郡主“投怀送抱”,苏崇就没放开了,抱着媳妇就走。

众人,“……。”

云王世子,“……。”

他还等着背妹妹出门上花轿呢,敢情没他什么事了?

云王世子上前阻拦,结果被南安郡王拦下,“切胡葱是谁出的馊主意,你告诉我,我保证不打死他。”

刚刚手不小心碰到下眼睛,眼泪流到现在,那感觉怎一个酸爽能形容?

还有往他伤口上撒盐的,拍着他肩膀道,“苏大少爷娶媳妇,郡王爷竟然这么感动,果然是兄弟情深啊。”

情深你妹!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揍人,没别的了。

云王世子想了想,还是把出招的给卖了,没办法,南安郡王拽着他,不说不让走。

“是苏小少爷,”云王世子道。

“……。”

“他才多大点儿,整人的方式五花八门的,都是跟谁学的?”南安郡王松手道。

云王世子给不了他答复。

楚舜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你忘了?东乡侯府的传统是自学成才。”

南安郡王,“……。”

无法反驳。

苏崇把拂云郡主抱出府,塞进花轿内,就骑上马背,朝云王世子作揖告辞。

自家妹妹就这么被人给娶走了,云王世子心底颇不是滋味儿。

楚舜安慰他,“妹大不中留,你也别舍不得。”

“实在气不过,你也挑个别人家的妹妹娶了。”

云王世子,“……。”

能把安慰安成催婚的,整个京都估摸着也就这几个了。

远处,马车还停在那里,看着花轿走远,苏小少爷道,“回府了,回府了。”

“你不跟去看看?”九皇子道。

“那有什么好看的,”苏小少爷道。

把车帘放下,小厮坐到车辕上,赶马车离开。

苏崇要带着花轿绕京都一圈,才回东乡侯府。

而东乡侯府喜气一片,最高兴的莫过于崇国公府大太太,眼眶红着,鼻子酸涩。

这一天,她盼的太久了。

当然,有高兴的,就有不高兴的,比如崇国公府。

苏崇虽然在东乡侯府办喜宴,却是崇国公府大少爷,迎娶的也是他们崇国公府大少奶奶。

崇国公身为二叔,不能不露面,可自家侄儿娶媳妇,却在别人家办喜宴,这算怎么回事?

要说别人家吧,偏生这府邸才是真正的崇国公府大宅!

坐在那里,崇国公都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在背后笑话他的,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叫他如坐针毡。

崇国公还好点,崇国公夫人才叫愤怒呢,还不能表现在脸上。

拂云郡主本来是她看中的儿媳妇,被苏崇截了不算,崇国公府公中掏了聘礼钱,喜宴还在东乡侯府办的!

看着唐氏笑容满面,和镇北王妃有说有笑,崇国公夫人是气的咬牙切齿。

王妃是王爷请封后,第一次人前露脸,今儿但凡来东乡侯府参加宴会的,哪个不给镇北王妃见礼,顺带套近乎?

这可是镇北王世子的生母,当年王爷就是为了她拒娶南漳郡主,深情了十几年,如今刚认回来,就又有了身孕。

能有镇北王对她倾心相待,十几年如一日,岂能不叫人羡慕?

再想想自家后院那些莺莺燕燕,羡慕之余,备觉心酸。

正聊着呢,前院小厮进来道,“花轿快要到了!”

“可算是要到了,”唐氏笑道。

过了没一会儿,鞭炮唢呐齐鸣。

鞭炮声中,花轿停下。

依照规矩,新娘下轿之前,新郎要射花轿。

小厮把弓箭递给苏崇。

苏崇拉弓上箭。

三箭齐发。

三只箭射中花轿,满堂喝彩,夸苏崇有其父遗风。

先崇国公世子的弓箭术之高,有“鹰眼”之称,可不是盖的。

把弓箭随手扔给了小厮后,苏崇就踢轿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