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七十三章 房梁

第六百七十三章 房梁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13更新  字数:2623

领着新娘进府,迈火盆,跨马鞍,进正院。

苏崇生父过世,生母还在人世,养父母也皆在。

一个有生育之恩,一个是抚育之恩。

这高堂不好安排,所以坐高堂之位的是崇老国公和东乡侯。

崇老国公自打三年前出事后,就从朝堂上退了下来,崇国公府一切大小事务都交给崇国公打理。

这三年来,见过崇老国公的少之又少。

今儿苏崇喜宴,崇老国公最喜爱的嫡长孙娶亲,老人家高兴,一定要出来见见。

他老人家这么点要求,没人会拒绝。

只是一个征战沙场的老将军,缠绵病榻三载,骨瘦如柴,令人唏嘘。

看着苏崇和拂云郡主对拜,崇老国公眸光湿润,“好,好……。”

他连吐了两个好字。

所有人眸光都望着他。

崇国公脸色变了一瞬间,随即起身,高兴激动道,“父亲能说话了?”

崇老国公没搭理他。

崇国公有些难堪,望向东乡侯,“老国公能开口说话了,怎么没人告诉我?!”

带着了责问的语气,东乡侯蹙眉。

崇国公府大太太过来道,“老国公是看霆儿娶妻高兴,才说了两声好,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老国公说话。”

崇国公没再说什么,毕竟崇国公府大太太递了台阶过来,他要再揪着不放,喜宴闹出不愉快来,崇老国公该恼了。

这时候,司仪高呼,“礼成,送入洞房!”

远处,沈小少爷望着苏小少爷,“为什么叫洞房?”

这个问题把苏小少爷难住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叫洞房。

看着人走远,他反应过来道,“快点走,快点走。”

他一溜烟从人堆里挤出去,朝新房奔去,身后沈小少爷和九皇子跟着跑。

沈小姑娘一瞥头,就没看到自家两堂兄了。

她追在后面跑。

她人小,跑的不快,丫鬟怕她摔着了,只能抱着她跑。

沈小姑娘到了新房前,推门进去。

举目四望,屋子里什么人都没有。

“人呢?”沈小姑娘有些害怕了。

刚刚明明看到他们跑进来的。

只见床单抖动,九皇子露出一脑袋来,“快找地方躲起来。”

沈小姑娘要蹲桌子底下,可是一个人害怕,她跑九皇子身边,也钻床底下去了。

沈小姑娘不解道,“为什么要躲床底下?”

“待会儿闹洞房啊,”九皇子道。

“怎么闹啊?”沈小姑娘问道。

“放鞭炮,”九皇子说完就懵了,鞭炮呢?

“我害怕,”沈小姑娘要爬出去了。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

九皇子拉住她,“你别怕,我们跑的太急,忘记拿鞭炮了。”

九皇子,“……。”

沈小姑娘高兴的点头,她要说话。

“嘘,别说话,”九皇子阻拦道。

沈小姑娘连忙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一点声音出来。

屋外有说话声传来,南安郡王他们过来把苏崇拖走了,“先去喝酒。”

进来的只是拂云郡主,喜娘扶她进来坐到床上。

这一坐,就是大半个时辰。

九皇子和沈小姑娘趴在床底下,那叫一个煎熬啊。

没人告诉他们闹洞房要等这么久啊,胳膊都趴酸了。

九皇子动了动身子,沈小姑娘跟着动了动。

顶着沉甸甸凤冠坐着的拂云郡主也有点坐不住了,她稍稍动了动,床上摆的枣子、花生、桂圆、莲子噼里啪啦作响。

一颗桂圆掉下床。

一只小手伸出来,飞快的把桂圆捡了。

饿啊。

本来以为一会儿闹完洞房就能去吃东西,现在还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九皇子把桂圆剥了,准备塞嘴里,一瞥头就看到沈小姑娘望着他。

一双漆黑圆溜溜的眼睛,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漂亮极了。

“给你吃吧,”九皇子递给沈小姑娘。

沈小姑娘嘴张开,九皇子把桂圆塞进去,她笑眯了眼,“真好吃。”

把桂圆核吐出来,沈小姑娘意犹未尽道,“我还想吃。”

九皇子也想吃啊。

可是一爬出去就露馅了。

“再忍忍,一会儿给你拿,”九皇子道。

沈小姑娘就乖乖忍了。

不能坏了他们的事,不然以后就不带她玩了。

这一趴,又是半天。

沈小姑娘已经趴着睡着了。

九皇子摸着地上的绸缎,也不知道只隔了一层薄纱,睡一会儿会不会受凉?

他挪了挪,把自己的那一半薄纱给沈小姑娘盖上,然后继续趴着。

盼星星,盼月亮,才把苏大少爷给盼来。

挑盖头,喝交杯酒,吃生饺……

等喜娘退下,苏崇坐回床上,准备亲拂云郡主。

拂云郡主涨红了脸,一手挡着苏崇,一手指着床底下。

床底下有人躲着啊!

苏崇拍拍床,“快出来!”

九皇子吓了一跳,他怎么就暴露了?

难道是他刚刚后脑勺磕到床板的声音太大了?

九皇子从床底下爬起来。

苏崇见是他,道,“还有两个呢?”

九皇子摇头。

苏崇眸光一扫,“我知道你们在哪儿,快出来。”

躲在衣柜里的沈小少爷也有点扛不住了,一心虚,主动从里面出来了。

就差苏小少爷一个了。

苏崇喊了两声,没人应他。

他就知道自家弟弟是最顽固的。

苏崇在屋子里找了半天,问九皇子和沈小少爷,“阳儿人呢?”

“他……。”

沈小少爷才说了一个字,九皇子把沈小少爷拉走了,“他说你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他的。”

两人跑出去,顺带把门关上。

苏崇没在屋子里找到苏小少爷,琢磨了下掘地三尺是什么意思。

他坐回床上,拂云郡主红着脸望着他,“你怎么不找了?”

“他应该不在屋子里,”苏崇道。

不在屋子里,他掘地三尺肯定找不到。

他这弟弟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他以为他肯定在屋子里,结果他偏不在。

拂云郡主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苏崇看着她,飞快的亲了她脸颊一下。

拂云郡主脸红成猴屁股。

苏崇还要再亲,一道急切声音传来,“啊!我还在呢!我要出去!”

声音从房梁上传来。

苏小少爷抱着房梁不撒手。

苏崇,“……。”

拂云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