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七十七章 挨揍

第六百七十七章 挨揍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35更新  字数:2579

崇国公老夫人把茶端起来,心慌的她也没注意这茶水是丫鬟刚端上来的,她一口灌了,结果烫的她把茶盏都给扔了。

屋外的丫鬟听到动静,一窝蜂涌进来。

“老夫人,您没事吧?”

“都给我滚出去!”

丫鬟们赶紧退下,把门带上。

崇国公老夫人拿着佛珠,拨弄的飞快,认得那块玉佩的人没几个,三十多年,府里的丫鬟婆子都换了几波了,没人能指认,除了……

崇国公老夫人手一滞,大拇指缓缓拨过一颗佛珠后,随即拨弄的更快了。

……

皇宫,朝华宫。

皇上站在大殿前,看着墙上挂着的画。

画中人仿佛在对着他笑。

皇上就在画像前站在,仿佛沉浸在画中,与画中人相会。

福公公站在皇上身后。

听到有动静传来,他瞥头望去,就见小公公跑进来。

“东乡侯来了吗?”福公公问道。

“还没有,”小公公摇头。

福公公按捺不住好奇啊。

东乡侯约皇上在朝华宫相见,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事。

福公公有点担心东乡侯会揍皇上。

当年东乡侯把云妃交给皇上的时候说过,如果皇上照顾不好云妃,他一定把皇上打的满地找牙。

云妃难产而亡,虽然不是皇上之过,可毕竟人死在了宫里。

当年东乡侯就揍过皇上两回,再来一回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又等了半刻钟,才听到脚步声传来。

福公公瞥头,就看到东乡侯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皇上望着他,“你约我来这儿是要说什么事?”

东乡侯没有回皇上,而是望着墙上的画。

一个活生生的表妹交给他,最后就成了墙上一幅画。

东乡侯想活剐了皇上的心都有。

当年他保护不了云表妹,如今他能指望他保护锦儿吗?

皇上从东乡侯瞥过来的眼神里看到了嫌弃。

满满的嫌弃。

皇上心堵的慌。

云妃死了,他比谁都难过,如果知道生孩子会要了云妃的命,他宁肯她从未怀过身孕。

要说皇上也是倒霉,东乡侯正打算和他说云妃生孩子的事,还未开口,皇上先后悔不该让云妃怀身孕。

这话直接戳了东乡侯的痛楚。

他本来对皇上就一直隐忍,才没有揍他,皇上这话直接撞在了东乡侯的枪口上。

东乡侯没忍住,拳头一抬,朝皇上的脸揍去。

福公公和小公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皇上就被打了。

转了半圈,扑倒了供桌上,瓜果糕点摔了一地。

福公公,“……。”

小公公,“……。”

福公公还好。

小公公直接心肝颤抖了。

看到东乡侯揍皇上,他会不会被灭口啊?!

福公公忙拦着东乡侯,被东乡侯一把掀开。

东乡侯揪着皇上的龙袍把他拉起来,“你再说一遍!”

皇上擦掉嘴角的血迹,他已经被打懵了。

云妃不怀身孕,她就不会难产,不会死,

东乡侯不应该和他想法一样吗,为什么他会愤怒?

福公公堪堪稳住身子,又上前来,“有话好好说,人死不能复生啊。”

皇上再怎么样,那也是皇上,不是东乡侯能以下犯上的啊。

这要被崇国公他们知道,弹劾东乡侯一本,皇上不处罚他如何维护君威?

东乡侯脾气暴躁,但不是性子冲动之人,否则也不会忍到今天才把皇上叫到朝华宫来揍他。

要说福公公也是想不明白,昨儿东乡侯府大喜,苏大少爷迎娶拂云郡主过门,东乡侯正该高兴,怎么却偏偏脾气大呢?

总不至于是昨儿看到大少爷娶媳妇,想到了云妃出嫁吧,要想到,也该镇北王世子妃出嫁时就想到了啊。

揍了皇上一拳还不解气,东乡侯还打算补一拳,揪着皇上的衣领子道,“你知不知道锦儿她是……。”

话到嘴边,东乡侯忍住了。

这时候,一小公公走过来,看到东乡侯朝皇上挥拳头,吓的脸色刷白。

福公公见了道,“进来做什么?!”

小公公低着头,恨不得自挖双目道,“镇,镇北王府真老夫人的尸骨找到了……。”

“找到了?”东乡侯蹙眉。

小公公飞快的点头。

东乡侯把皇上的衣领子松开,“改日再说吧。”

丢下五个字,东乡侯转身离开。

福公公赶紧过去扶皇上,“皇上,您没事吧?”

皇上疼的呲牙咧嘴。

他是真疼。

自打做了皇帝,疲于处理朝政,年轻时候学的武功已经忘了七七八八了。

身体养的一点抗打击能力都没有,同样一拳头,年轻的时候只是红点儿,这会儿肿了。

还有东乡侯的武功也不是年轻的时候能比的。

福公公望着两小公公道,“今儿的事谁敢传出去半个字,我拔了他的舌头!”

两小公公齐齐摇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东乡侯迈出朝华宫,就发现有小公公躲在石灯台后面偷看。

东乡侯眼睛一扫,那小公公吓的转身就跑。

东乡侯倒也没有去追,转身离开。

小公公一阵风跑到凤鸾宫,把东乡侯进了朝华宫的事禀告皇后知道。

身为皇后,皇上的枕边人,皇上如此把一个死了十五六年的人放在心上,隔一段时间就去祭拜下,皇后是打眼底里不痛快。

不过想想南漳郡主,心底多少好受一点。

一个“死”了十八年的人还活了,活在眼皮子底下,日日扎自己的心。

云妃虽然活在皇上的心底,可她再也没法活生生的站在皇上的面前了。

可他们还有个孽种活在世上……

皇后坐在凤椅上,面容狰狞的可怕。

宫女太监根本不太抬头。

想到什么,皇后眸底一抹杀气蹿过。

狰狞的脸上浮起一抹更可怕的笑容。

皇上就待在朝华宫,福公公差小公公去拿消肿的药膏来帮皇上涂上。

看着皇上肿胀的脸,福公公心疼道,“东乡侯他怎么能这样?!”

再怎么样,这也是皇上啊。

哪怕他不看人,也得给龙袍面子吧。

皇上摆手,“罢了,从知道他还活着,朕就猜到少不了一顿揍,只挨一拳头已经算不错了。”

福公公,“……。”

不敢抬头的小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