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八十二章 心脉

第六百八十二章 心脉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564

苏锦这会儿是长了多少张嘴都解释不清了,是她大意了,没想到有人敢去镇北王府假传圣旨,不过没关系,公公是去镇北王府传旨的,王府上下都能替她作证。

皇后要关押苏锦,福公公只能尽力护着,好在他是皇上最信任的公公,在宫里头说话还算管用。

双方僵持不下,皇上来了。

看着朝华宫被火光包围,皇上气的浑身颤抖。

云妃过世后,朝华宫被烧过一回,皇上要重建朝华宫,太后和皇后都不允许,以国库空虚为由阻拦他。

皇上力排众议,执意重建。

没想到又被烧了!

看到皇上,福公公就看到了救星,“皇上……。”

皇后上前,福身给皇上见礼道,“皇上,您来的正好,镇北王世子妃和朝华宫被烧一案有关,臣妾要把她关下去审问清楚,福公公阻拦不让。”

“臣妾不知道这是皇上的意思还是福公公的意思?”

皇上还纳闷苏锦怎么在朝华宫,他拧眉道,“朝华宫被烧怎么会与镇北王世子妃有关?”

“大殿被烧时,她就在殿内,”皇后道。

“皇上有禁令,擅闯朝华宫者严惩不贷,臣妾知道皇上宠爱镇北王世子妃,但这么大的事,臣妾想皇上不会包庇她吧?”

皇后用冷冽的声音抗拒皇上对苏锦的偏袒。

不许任何人进出朝华宫的确是皇上下的令。

不管苏锦是什么理由出现在这里,都触犯了禁令,理当受罚。

“先带下去,”皇上摆手道。

福公公着急啊。

皇上。

您说一句带下去简单,可您关了东乡侯的女儿,他可是最宠女儿的,不会让自己女儿受半点委屈的啊。

可皇上下令了,皇后又咄咄相逼,福公公也只能照办。

他抬手,让小公公把苏锦带下去。

只是苏锦前脚出朝华宫的殿门,后脚跑过来一公公,“世子妃在这儿呢,东乡侯府派人接您回府救崇老国公。”

说完,见两侍卫在身后,小公公眉头拧了,“这是……。”

皇上迈步出来,正好听到小公公的话。

他心头一沉。

救崇老国公?

“崇老国公怎么了?”皇上问道。

“崇老国公中毒了,危在旦夕,太医们都束手无策,东乡侯让世子妃赶紧回府救命,”小公公飞快道。

福公公松了口气。

没有什么比救崇老国公更重要的了。

便是皇后要揪着镇北王世子妃不放,也不能阻拦她赶回去救崇老国公。

皇后脸阴沉沉的。

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有人帮她?!

什么时候不中毒,偏生这个时候中毒了。

别说镇北王世子妃只是疑犯,她就是死罪难逃,也得放她回去先救人。

因为那是她的父亲!

皇上吩咐福公公道,“你陪镇北王世子妃回去,务必救活老国公。”

最后一句是废话。

苏锦怎么可能会不尽力救崇老国公,那可是她大哥苏崇的亲祖父。

没有耽搁,苏锦抬脚就往前走。

侍卫嘴角抽抽,“世子妃,出宫走这边快些……。”

苏锦转了身,快步离开。

两侍卫抬着晕倒的杏儿紧随其后。

福公公小跑着跟上。

苏锦醒来后,就给杏儿喂了解毒丸。

出宫的半道上,杏儿醒过来,就看到苏锦在前面快走。

她脚没有动,但一点没落下。

“姑娘,咱们就这么死了吗?”杏儿哭道。

“……。”

两侍卫差点没手一软,把这丫鬟扔了。

连侍卫把杏儿放下道,“你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杏儿才刚醒,身子软的很,走了几步后,就头晕。

她望着侍卫道,“你们快抬我走啊。”

侍卫,“……。”

没辄的侍卫,只好抬着杏儿追上苏锦。

坐上马车,就直奔回东乡侯府了。

等下马车,杏儿力气就恢复了。

苏锦进府后,直奔崇老国公的住处。

屋子里有两名太医,正满头大汗。

崇老国公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浑身抽搐不止,脸青的吓人,眼看着就快要毒火攻心了。

一旦毒火攻心,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活他了。

“锦儿,快救老国公,”唐氏心急道。

太医把地儿让开,苏锦坐到一旁给崇老国公把脉。

一摸脉象,苏锦眉头就拧的紧紧的。

因为情况确实很凶险。

这些天,李大夫帮崇老国公解毒,虽然见效慢,但日积月累,也有了好转,否则崇老国公不可能仅凭着激动就能开口说两个字。

这才刚露了好转的迹象,就又被人下毒了。

崇老国公吃的药都是她开的方子,定时定量,吃的东西更是小心又小心,怎么会被人下毒?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得尽快帮崇老国公解毒,否则再晚一点,她可就真救不了他了。

苏锦掏出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在崇老国公的心脉附近。

那速度看的太医们目瞪口呆。

这手法没有十年不可能练的出来的,镇北王世子妃才多大点啊,她总不至于一出娘胎就开始学医了吧?

崇老国公毒发后,呼吸就显得急促了很多,苏锦九根银针扎下去,崇老国公呼吸缓了许多。

变化就在几个呼吸之间,太医们对苏锦的医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这要不是个女子,又是镇北王世子妃,他们都要拜师学医了。

东乡侯望着苏锦道,“能救活老国公吗?”

苏锦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她道,“老国公体内本就有毒,中毒后,以毒攻毒,导致毒性发生了变化,才没有立即丧命,我需要通过老国公体内逼出来的毒血先验毒,若查不出来……。”

若查不出来,她也没有办法救崇老国公。

苏锦只是暂时护着崇老国公的心脉,又继续施针,然后给崇老国公释放毒血。

屋子里人不少,除了东乡侯和唐氏、苏崇和拂云郡主他们外,还有崇国公府大太太,以及匆匆赶来的崇国公和崇国公老夫人。

偌大一间屋子,拥挤不堪。

崇国公看着血从崇老国公指尖滴下来,那血是暗红色的,他望向其他人道,“都出去等着吧。”

唐氏看了崇国公一眼,和拂云郡主还有崇国公府大太太先出去了。

崇老国公发出痛苦声,崇国公走上前,道,“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