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八十五章 安氏

第六百八十五章 安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578

现在看来,东乡侯分明是想和他说苏锦的身世。

结果他一开口撞他枪口上了。

再加上镇北王府假老夫人找到了,要办丧事。

红白喜事相冲,才甩袖走了。

是他糊涂了,东乡侯死活把女儿塞给他,要他封公主,他就该上心的。

他和东乡侯也算是多年的兄弟了,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要请封公主,他不是把权势地位看的那么重的人。

若真的那么看重权势地位,就不会隐姓埋名在青云山十几年了。

想到东乡侯那性子,死活把女儿塞给他,他不要。

他这会儿要认女儿,他肯定给他甩脸色。

“走,出宫认女儿去!”皇上道。

“……。”

皇上抬脚就要走,福公公根本跟不上皇上的脚步。

右相走过来,将皇上拦下。

皇上对镇北王世子妃的宠爱,百官都看在眼里。

以前觉得这宠爱有些过分了,现在看来,分明是血脉之故。

知道是自己的女儿,以后更有理由宠着疼着了。

可认回公主这么大的事,不是福公公说的镇北王世子妃同样对荔枝过敏,和云妃给皇上托梦就够的啊。

毕竟是公主,皇族血脉。

大家都知道云妃当年是难产而亡,是一尸两命,而且一直以来,不是都说云妃怀的是个小皇子吗?

这么大的纰漏,不能不慎重啊。

认公主的事不能急,急则生乱。

右相苦口婆心的劝皇上别冲动,福公公站右相那边,“皇上,是您的女儿就跑不了,您不用太着急。”

“东乡侯霸着朕的女儿十几年不还,朕能不急吗?!”皇上恼道。

“……。”

福公公觉得自己有必要说句公道话了。

东乡侯没有霸着皇上的女儿不还啊。

一见面不就把女儿塞给皇上,要皇上封公主吗?

而且还不止一次。

恼归恼,皇上还是听进去劝了。

但他还是坚持要出宫。

只是这回不再是去东乡侯府,而是去皇陵。

他要开棺验尸!

当年云妃明明是一尸两命,是他亲自抱进棺材里的,怎么又给他生了个女儿?

镇北王在朝堂上说这话,必定不是假的。

欺君之罪,拿他这个皇帝开玩笑,他担待不起。

右相能阻拦皇上去东乡侯府,却不能阻拦皇上去皇陵开棺验尸。

也的确该去皇陵一趟。

本来皇上出宫该提前三五日准备,但皇上心急,也只能事急从权了。

队伍浩浩汤汤出宫,直奔皇陵而去。

云妃是皇上的宠妃,皇上想百年后,和云妃一同下葬,是以云妃就安葬在给皇上修建的皇陵里。

皇上走到石棺前,摸了摸石棺,亲自动手把石棺推开。

十几年过去,当年倾国倾城的云妃已经成了一副白骨。

可这副白骨的腹部并没有一副小骸骨。

刑部尚书看后道,“皇上,云妃当年把孩子生下来了。”

“可当年云妃下葬时肚子很大啊,”福公公道。

刑部尚书望着福公公道,“妇人刚生产,肚子不会立即瘪下去,但云妃生没生过,当时抢救云妃的太医不该没察觉。”

刑部尚书嗅到了一股大案的味道。

所有人都以为云妃是一尸两命。

可云妃生了个小公主,还随东乡侯上了青云山,一待就是十几年。

为什么有人骗皇上云妃是难产而亡?

小公主又是怎么被东乡侯带走的?

刑部尚书觉得自己职业病犯了,内心蠢蠢欲动,想把这案子查清楚。

崇国公泼冷水道,“谁能保证不是有人偷入皇陵盗走了小皇子的骸骨?”

刑部尚书望着崇国公道,“崇国公这怀疑的好没道理。”

“东乡侯是什么样的人,从他隐忍重建飞虎军足见一斑,云妃是他的表妹,他怎么可能为了一点私心来打扰云妃九泉之下的清净?”

“更何况皇上足够宠爱镇北王世子妃,东乡侯没有必要弄虚作假,多一个女儿是公主,对东乡侯来说没有多大好处,又不是皇子,能争夺储君之位。”

“我想镇北王世子妃是不是皇上的女儿,皇上心里最清楚,父女天性,血浓于水,岂能一点感应没有?”

崇国公拳头攒紧。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皇上凌厉的眼神望过来。

崇国公背脊一寒。

“退下吧,朕想一个人陪云妃待会儿,”皇上冷漠道。

刑部尚书告退。

大家都退了出去,连福公公都退的远远的。

皇上在皇陵里待了半个时辰,方才离开。

之前右相阻拦皇上去东乡侯府,皇上来了皇陵。

确认云妃当年把孩子生下来了,右相和福公公就都没有理由再阻止皇上去东乡侯府了。

镇北王世子妃是公主的事是镇北王捅出来的,但具体怎么回事问他不合适,得问东乡侯。

所以,皇上的御撵在东乡侯府大门前停下。

崇国公派来包围东乡侯府的侍卫齐齐跪下给皇上见礼。

皇上下了御撵,迈步进东乡侯府。

嗯。

皇上还是第一次进大臣家,走了十几步还没见人前来迎接的。

最先出现的是小黑。

小黑跑过来,围着皇上打转。

然后再是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

“父皇!”九皇子激动道。

“父皇,您怎么来东乡侯府了?”

九皇子跑上前来,皇上问他,“东乡侯呢?”

“他在训练场外的凉亭喝茶,”九皇子回道。

“……。”

福公公嘴角抽抽。

皇上急的从皇宫到皇陵,再到东乡侯府,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东乡侯却有闲情逸致喝茶?

直觉告诉福公公没好事。

皇上抬脚往训练场走。

凉亭内。

东乡侯和唐氏在喝茶。

皇上大步走过去。

看到皇上,唐氏起身给皇上见礼,“臣妇安氏给皇上请安。”

“安氏?”皇上眉头一拧。

不是唐氏吗?

福公公多看了唐氏几眼,眼睛越瞪越大,声音也拔高了几分,“你,你是……。”

唐氏朝他一笑。

福公公想起来了,皇上还没反应过来,福公公望着他道,“皇上,她就是当年进宫陪伴了云妃两年的文远伯府大姑娘啊。”

只是文远伯府大姑娘不是死在了出嫁的路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