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九十章 霸占

第六百九十章 霸占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6:34更新  字数:2631

第一个儿子,第一个女儿,在皇上心中的分量也不一样。

再者长幼有序,做弟弟妹妹的,都以兄姐为榜样,将来出嫁,长公主的聘礼和阵仗也是最大的。

这份荣耀,就足够后妃们不遗余力的去弄死竞争对手的孩子了。

想到聘礼和阵仗,寿宁公主眉头拧了拧。

她为什么要和镇北王世子妃争?

镇北王世子妃当初出嫁,东乡侯府穷的没钱置办聘礼,还是赊账的呢,身边也只有一个陪嫁丫鬟。

就算父皇认了她,难道她还能再嫁一回?

人家根本影响不了她。

再说了,其实镇北王世子妃是公主,对她来说是好事一桩啊。

她这个做妹妹的向姐姐看齐合情合理。

赶明儿她就上街把南安郡王给抢了!

看父皇能不能怪罪她!

这般想,寿宁公主心情大好,先前阴霾密布的脸晴空万里,宫女太监都莫名其妙,面面相觑。

公主的心情简直就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啊。

心情很好的寿宁公主坐下来琢磨怎么抢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不是谢景宸,当初是个病秧子,不能动武,一动武就吐血。

她也不是女土匪,彪悍凶狠。

计划很好,就是实施起来难度太大。

寿宁公主一生气,就在心底埋怨南安郡王太厉害。

醉仙楼。

南安郡王一个喷嚏打了,眼泪差点没飚出来。

他经常毫无预兆的就打喷嚏了。

楚舜他们都习惯了。

南安郡王站在窗户旁揉鼻子,就看到街上骑马路过的谢景宸。

“是景宸兄,”南安郡王道。

他说了一声,就朝谢景宸招手,“谢驸马!”

他喊的很大声。

谢景宸没搭理他。

南安郡王纵身一跃,从窗户跳下。

楚舜他们紧随其后。

看着谢景宸,南安郡王打招呼道,“谢驸马这是要去哪儿啊?”

谢景宸,“……。”

称呼要不要改的这么快?

到这会儿他还没能消化自己多了一个岳父的消息。

一个岳父就够难缠的了。

现在还补了一个更难缠的。

虽然阳光很灿烂,但谢景宸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一片黯淡。

楚舜帮谢景宸牵马道,“现在肯定没人说大哥你被大嫂抢的事了。”

“大嫂是公主,历来驸马都是被选的。”

北宁侯他们对谢景宸是羡慕嫉妒恨啊。

中毒六年,随时可能一命呜呼,在街上被抢,多了美娇妻不说,还捡了条命。

当初大家多同情谢景宸,现在就有多羡慕他。

公主啊。

还是皇上最宠爱的云妃所出。

想想当初东乡侯府办乔迁宴,要顺带挑个女婿,没大臣看的上眼,避之不及。

结果人家摇身一变,成了冀北侯的孙女儿,飞虎军少将的妹妹。

现在又摇身一变成公主了。

景宸兄遇到大嫂,直接从病秧子变成镇北王世子,现在又成了驸马。

大家看谢景宸的眼神就两个字羡慕。

这好福气已经不是烧成捆的香能有的,上辈子绝对一烧一个香火铺。

楚舜他们羡慕就算了,南安郡王也羡慕,谢景宸望着他,“你想做驸马?”

南安郡王,“……。”

忘了寿宁公主还在觊觎他的事。

男人还是不能长的太好看,太没安全了。

“东乡侯不会轻易让皇上认女儿的,”谢景宸道。

“皇上迟早会认,你这个驸马跑不掉,”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这两天我可能没空探监,”谢景宸道。

“……。”

啥?

探监?

探谁的监?

南安郡王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谢景宸一夹马肚子走了。

南安郡王回头,就看到了大理寺少卿望着他们。

虽然大家都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极有可能是皇上的女儿。

但朝廷毕竟还未下旨公告天下。

南安郡王他们公然在大街上喊谢景宸叫驸马,往小了说只是开玩笑,往大了说这是败坏公主名声啊。

身为大理寺少卿碰巧路过,又碰巧听到了,不能徇私枉法当做没听见啊。

尤其和南安郡王他们作对的武安伯世子几个就在楼上看着。

然后——

南安郡王他们四兄弟就大理寺监牢三日游了。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牢狱之灾来的太快太迅猛,完全没反应过来就蹲大牢了。

谢景宸去了东乡侯府。

知道包围东乡侯府的侍卫撤退了,谢景宸是来接她回府的。

只是谢景宸到东乡侯府的时候,崇国公的软轿刚刚在东乡侯府门前停下。

崇国公是来接回崇老国公的。

他的父亲待在东乡侯府本就于理不合,只是之前是他让崇国公府大太太进宫找的皇上,说为了崇老国公好,不宜搬走。

目的自然是为了让皇上出面给东乡侯施压,好把崇国公府大宅还给他。

只是崇国公没料到他此举正中了崇国公府大太太和东乡侯的下怀,把崇老国公扣下不让他带走。

这回崇老国公在东乡侯府中毒,险些丧命,正好给了崇国公理由。

自家爹都差点死在东乡侯府了,崇国公登门要人,东乡侯还有理由霸占着他父亲不让他接走吗?

东乡侯只能以崇老国公自愿留下为由回绝崇国公。

可这样的理由,崇国公不答应。

双方僵持不下。

崇国公这回是铁了心要带回崇老国公,带了不少人来,显然是做好了动手抢人的准备。

但东乡侯的态度也很坚决,就是不同意崇国公带人走。

本来苏锦和谢景宸就怀疑崇老国公中毒和崇国公老夫人有关。

现在崇老国公中毒刚解,和以前差不多了,说不了话。

崇国公却这么执意要带走他,一定是在害怕什么。

他越着急,就越不能让他得逞。

苏锦望着崇国公道,“老国公的体内的毒暂解,但随时可能会有危险,你执意带走崇老国公,我不会去崇国公府医治他。”

崇国公以孝道压东乡侯,东乡侯不占理。

苏锦用孝道还回去。

如果崇国公要真的为崇老国公好,就让老国公留下。

“医治老国公?”崇国公冷笑。

“我怕你医治的那点好转,还比不上被人下毒带来的伤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