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九十一章 算计

第六百九十一章 算计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1:33更新  字数:2479

谢景宸望着崇国公,“所以崇国公就打算因噎废食,只顾孝道,不顾老国公死活了?”

崇国公脸色青的泛光。

东乡侯看着他道,“崇老国公这一次中毒,我一定会查清楚,若他再在我东乡侯府出事,我东乡侯这颗项尚人头给他老人家陪葬。”

一顶孝道的帽子,再加上东乡侯的承诺。

崇国公要还执意带走崇老国公,那就是真不孝了。

崇国公拳头攒紧,气的牙根痒痒,却无计可施。

他怒而转身,杏儿在背后飞小刀,“上回崇国公府小厮去拿药,我家姑娘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给崇国公世子送药膏了,这回别再忘了带银票啊。”

苏锦,“……。”

这丫鬟无时无刻的记着崇国公欠钱没还啊。

不过苏锦只猜对了一半。

杏儿主要还是看崇国公不顺眼,居然敢跟她家侯爷横,他可还有事求着她家姑娘呢。

不提醒他一声,他肯定忘了。

崇国公差点没气的当场吐血。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眼神阴冷的样子,吓的杏儿直往苏锦身后躲。

东乡侯望着苏锦道,“明儿镇北王府老夫人下葬,你先回去吧。”

“路上小心,”唐氏道。

苏锦同他们告辞。

暗卫赶了马车来,谢景宸扶苏锦坐上去,自己也坐进马车内。

等马车走远了,谢景宸才道,“我看你心情似乎没有受影响?”

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多少都会有点伤感。

谢景宸来是为了接回苏锦,也是来宽慰她的。

苏锦怎么好说她不是原来的苏锦,这样的打击比当初知道穿越小很多,她承受的了?

“许是因为有大哥在前面吧,大哥认祖归宗后也和之前一样,内心并不担心会关系生分,”苏锦道。

苏锦说的有理但,谢景宸总觉得她这反应还是太平淡了些。

他猜测可能和失忆有关。

她在青云山和东乡侯他们相处的记忆缺失了,失忆后,和东乡侯他们相处了没几天就嫁给了他,所以才更容易接受自己不是亲生的事。

不管怎么样,没有受影响是最好的。

马车徐徐往镇北王府驶去。

王府内和苏锦走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苏锦回府后,先去给老夫人上了柱香。

王府丫鬟小厮看苏锦的眼神又和之前不同了些。

之前以为的女土匪,成了公主,这落差太大了。

这样的落差连下人都有点难以接受,何况是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她们了。

南漳郡主虽然没有王妃之位,但她还是郡主,身份不比王妃差。

虽然王妃也是位郡主,但她是南梁衡阳郡主,这个身份,谁也不能承认。

在镇北王府,南漳郡主能依仗的就是郡主身份,结果现在苏锦成公主了。

和公主比,郡主轻如鸿毛啊。

而且苏锦的公主,是肯定会有封地的。

凭着皇上对她的宠爱,那封地肯定是富饶之地,只怕连皇子都比不上!

南漳郡主回想起苏锦嫁进来后,他们不遗余力的打击。

在他们咄咄相逼的明枪暗箭下,苏锦毫发无损的步步高升。

从一个人见人怕的青云山女土匪变成了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长公主。

还有比这更可笑,更打击人的吗?!

好像所有的算计最后不仅落了空,还成了伤自己的利刃。

只有失败,没有成功,再昂扬的斗志也会被打击的一蹶不振。

镇北王府很平静。

虽然大家都知道苏锦是公主了,但毕竟还没有正式认祖归宗,再者镇北王府还在办丧事,这样的气氛也不容人多想。

但有公主上香、烧纸钱,甚至陪着谢景宸守夜,连老王爷和王爷都过意不去,但苏锦执意要这么办,他们也只能依着她。

苏锦静静的烧纸钱,她不知道这会儿皇宫里,皇上正在查朝华宫被烧的事。

从传召苏锦进宫,到半道上被人指使去朝华宫,这本就是一场阴谋。

这场阴谋不只是针对苏锦的,还有冲着李贵妃去的。

皇上一彻查这案子,所有的矛头直指李贵妃。

传话的公公被杀,有人瞧见长春宫的小太监拉着那公公鬼鬼祟祟的。

还有李贵妃请皇上去朝华宫喝茶,结果皇上半盏茶下毒,就拥着李贵妃上了塌。

连福公公都觉察出不对劲了,何况是皇上。

皇上一查,茶里下了药,正好和屋子里摆的花合成催情药,让皇上迷失了心智。

李贵妃百口莫辩。

她虽然是贵妃,却给皇上生了一双儿女,陪着皇上的时间太久了,皇上早对她没有了新鲜劲。

她执掌凤印,但皇上留宿在她寝宫的时候并不多,后宫的嫔妃都说皇上不是宠爱她,只是她的资历最老。

后宫的女人,最怕的就是一个老字,色衰而爱驰。

李贵妃为了争宠也是绞尽脑汁,有人和她献计说用药加花香能催情。

她怕伤及皇上,还先让自家兄嫂找人试过,确定不会有损皇上龙体,才敢给皇上服下。

谁想到这就是个别人给她挖的坑!

她傻乎乎的往里面跳了。

她都不知道怎么替自己申辩,怎么就那么巧,有人假传圣旨宣镇北王世子妃进宫的时候,皇上正好在她的床上,没人敢进去禀告打扰。

时间掐的这么准,不是事先算计好的,谁能信?

李贵妃知道是皇后在算计她,可她没有证据。

皇上脸色铁青。

他相信这件事不是李贵妃做的,她能执掌凤印还多亏了镇北王世子妃,否则她这辈子都未必有机会摸到凤印。

镇北王世子妃留着,就会和皇后斗到底,她最应该做的是拉拢,而不是和镇北王世子妃为敌。

可她为了争宠,竟然给皇上下药,这是皇上不允许的。

就因为他迷迷糊糊,要不是福公公豁出去闯进去,又及时去朝华宫,命人救镇北王世子妃,他还没有来得及认女儿,女儿就被人害死在他的皇宫里了,还是生她的朝华宫!

和云妃有关的事就是皇上的逆鳞,朝华宫平常都不让人进,冀北侯是云妃的舅舅,崇国公针对谁,也不敢针对冀北侯。

苏锦是皇上和云妃的女儿,谁敢伤他,皇上绝不轻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