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六百九十四章 玉佩

第六百九十四章 玉佩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35更新  字数:2540

看着他们搓麻将,兴致高昂,隔壁对面的犯人都趴在门上看,是气不打一处来。

大理寺少卿两眼瞪着北宁侯世子他们,简直带坏牢里的气氛!

北宁侯世子几个也望着他,不过他们的注意力更多的还在大理寺少卿身后的谢景宸身上。

要不要探监探的这么频繁?

按着他这频率,一天怎么也要来三趟吧?

“把牢房打开,”大理寺少卿吩咐道。

狱卒把牢房打开。

嗯。

是苏锦所在的牢房。

杏儿跑到门口,把脑袋伸出来道,“姑爷,你是来送晚饭的吗?”

好像这会儿吃晚饭有点早。

不过姑爷送完饭,再待会儿回府正好吃晚饭。

谢景宸一脸黑线。

苏锦坐着没动,谢景宸扶额道,“回府了。”

苏锦,“……。”

“这么快?”苏锦诧异。

“你还想在大理寺大牢多住两天?”谢景宸笑道。

“……。”

她可没有这意思!

她只是觉得她进大理寺大牢才两个时辰就回府,快的有点出人意料。

不过既然谢景宸来接她,苏锦自然是要走的。

苏锦迈步出牢房。

狱卒要打开南安郡王他们的牢房钥匙,大理寺少卿道,“他们继续关两天。”

北宁侯世子起身抗议道,“大理寺卿不是说大嫂什么时候走,我们什么时候走?”

“你们不是待的挺快乐的吗?”大理寺少卿道。

“我们这是苦中作乐,”北宁侯世子叫道。

大理寺少卿根本不信。

不过他也没有真的继续关他们。

自家表弟什么性子他心里清楚,何况一同被关的还有南安郡王他们,个顶个不好惹。

他关他们三天,等放了他们,估计他要在床上躺三天。

大理寺少卿转身就走。

狱卒赶紧把锁打开放人。

南安郡王他们追上谢景宸,道,“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快就把大嫂放了?”

“崇国公老夫人入狱了,”谢景宸道。

“啥?”

南安郡王几个面面相觑,不敢置信。

事情是这样的——

两个时辰前,谢景宸把苏锦送到牢房后,就回了镇北王府。

他直接去找了王爷。

苏锦入狱,他不放心。

大理寺大牢不比刑部大牢看守严明,连勇诚伯在刑部严加看守下还被人灭口了,苏锦在大理寺大牢待的越久就越危险。

他进书房的时候,正好刑部尚书也在。

王爷把那块玉佩递给刑部尚书过目。

论查案,自然刑部尚书更擅长写,而玉佩是目前他们掌握的唯一证据。

这些天,忙着老夫人的丧事,只让下人去查这玉佩,但一无所获。

王爷想听听刑部尚书的意见。

谢景宸瞥到那块玉佩,之前想不明白的事,瞬间通透了。

崇国公夫人就是因为这块玉佩要除掉崇老国公!

这块玉佩随着老夫人一起失踪了三十多年,认得的人肯定不多了,就拿镇北王府来说,府里伺候超过三十年的下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能留下伺候三十多年的,不是心腹,就是边缘人物,不参与争斗,才能活这么长久。

崇老国公可能是为数不多认得这块玉佩的人。

他们本就怀疑崇国公老夫人与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案有关,极有可能回去找崇老国公辨认,那时候,崇国公老夫人不止会身败名裂,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就有了十足的理由杀崇老国公灭口。

崇国公不想苏锦救崇老国公,所以一脚踢到踩脚凳,卡住她的裙摆,打翻毒血。

只是崇国公做梦都没想到,他越想保住崇国公老夫人,她伤的越快。

谢景宸的猜测,刑部尚书觉得合情合理。

然后他们就一起去了东乡侯府。

去的凑巧,又碰到崇国公府登门要人。

只是昨天是崇国公,今天是崇国公夫人。

而且崇国公夫人的态度比崇国公要差很多,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毕竟昨天东乡侯府回绝崇国公的理由是苏锦要给崇老国公解毒,现在苏锦自己都下狱了,自身难保。

一旦进了大牢,案子没有了结,也没有皇上的旨意,是不许她出大牢的。

要是皇上真下旨,让苏锦出大理寺大牢给崇国公治病,难道还在乎是在东乡侯府还是在崇国公府吗?

这人,她今儿是必须要带走!

看到刑部尚书,崇国公夫人还要刑部尚书给他评理,状告东乡侯霸着人家爹不还,心怀叵测。

刑部尚书敷衍了她几句,说自己来东乡侯府是有要事,等事情忙完了再帮她评理。

进府后,他们就直接去找了崇老国公。

起初崇老国公看到玉佩还没什么反应,等翻过玉佩看到雕刻的字,就直眨眼睛。

这块玉佩确实是崇国公老夫人的。

苏崇把崇老国公抱坐到轮椅上,推着他出东乡侯府。

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要送崇老国公回崇国公府。

崇国公夫人还以为东乡侯府怂了,不过也是,霸占人家的爹不还,说破天也不占理。

崇国公夫人不让苏崇送,苏崇皱眉,“我做孙儿的送送自己的祖父也不行吗?”

同样,崇国公夫人也没法拒绝。

就这样,大家去了崇国公府。

苏崇和东乡侯去崇国公府就算了,刑部尚书和王爷还有谢景宸一起去,崇国公夫人就觉得不大对劲了。

镇北王府老夫人今儿才下葬,府里事情应该还不少,他不该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才对。

崇国公夫人警惕道,“府上事忙,就先请回吧。”

“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王爷冷漠道。

苏崇推着崇老国公去见崇老夫人。

崇老夫人躺在病榻上,一只眼睛蒙着纱布,神情憔悴,比之上回见苍老了十岁不止。

刑部尚书把玉佩给崇国公老夫人看,“这块玉佩老夫人可还记得吧?”

几乎是看到玉佩的瞬间,崇国公老夫人就脸色刷白了。

她神情慌乱,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

镇北王府在大佛寺找到真老夫人的尸骸,一同找到的还有这块不属于她的玉佩。

这事瞒不住。

镇国公老夫人若不是早有耳闻,也不会对崇老国公痛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