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章 药膏

第七百章 药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13

一盘子猪大肠就让皇上没有了用膳的心情。

寿宁公主来和苏锦杠上,这顿午膳还用得着吃吗?

“让她回去吧,明日再来陪朕用午膳,”皇上道。

结果皇上刚说完,寿宁公主就已经闯进来了。

她走上前,“父皇,女儿也要陪您用午膳。”

苏锦望着她,犹豫要不要起身见个礼。

皇上看着寿宁公主,再看看苏锦,道,“那就留下一起吃吧。”

有他看着,应该不会闹起来。

等认回苏锦,她们就是亲姐妹了,要是见面就吵还动手,皇家颜面无存啊。

小公公抬了张椅子来,就摆在苏锦旁边。

杏儿继续给苏锦夹菜,菜太多了,根本够不着。

嗯。

那么多捅皇上心窝子的猪大肠就是杏儿夹给苏锦的。

然后寿宁公主一来,对皇上造成了双倍的伤害。

从来不吃猪大肠的寿宁公主,用眼神示意宫女给她夹这道菜。

她吃了一口道,“父皇,这是什么菜,味道真不错,以前宫里怎么没见做过?”

皇上抬手扶额。

福公公憋出内伤来。

苏锦肩膀轻抖了几下。

没人接公主的话,杏儿替皇上回答了,“那是猪大肠。”

寿宁公主,“……!!!”

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

寿宁公主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她夸什么菜不好,夸猪大肠好吃?!

猪大肠这道菜也算是风靡京都了,寿宁公主如雷贯耳,但还真没吃过。

这是她第一次吃。

苏锦望着她,眨眼道,“公主喜欢吃就多吃点儿。”

寿宁公主还真把碗里的另一块猪大肠夹嘴里了。

吃就吃!

她能吃,她怎么就不能吃了?!

大家都是公主,没什么好丢脸的!

看着寿宁公主狠狠的嚼猪大肠,苏锦对她的印象有了些许改观。

不像谢锦瑜,明明喜欢吃猪大肠,顾着脸面,硬是嫌弃。

连吃什么都要顾着别人的看法,活的累不累啊。

有皇上在,寿宁公主还真不敢放肆,至少不敢明着找茬,寒碜了两句苏锦流落青云山,没怎么吃过御膳。

苏锦还没生气,皇上发话了,“喜欢御膳,那挑两个御厨带回府专门给你做吃的。”

寿宁公主,“……。”

苏锦看向寿宁公主的眼神带着感激。

寿宁公主一气之下被鱼刺卡了喉咙,差点没疼死。

又是喝醋,又是咽馒头……

最后还是苏锦用镊子帮她把鱼刺拔出来的。

“鱼刺多,公主以后吃鱼时小心些,”苏锦道。

“不要你假好心!”寿宁公主气道。

皇上眉头一皱,“给朕回宫好好反省!”

寿宁公主气的跑了。

苏锦吃饱了,趁机和皇上告退。

至于御厨,苏锦没去挑。

还不知道哪里御厨是太后的人,随便挑入府,没得是祸害。

再者府里才办丧事,王爷正在守孝,不宜贪口腹之欲。

既然皇上答应了,什么时候需要了来挑便是了,皇上金口玉言,不会食言而肥。

苏锦心情美好的走了,皇上心情是很不美好,一顿御膳,父女谈心,先是猪大肠添堵,再是寿宁公主搅局。

连菜皇上都没吃几口,气都气饱了。

皇上指着那盘子猪大肠,龙颜大怒,“谁让御膳房做猪大肠的?!”

福公公,“……。”

得。

皇上是嫉妒东乡侯了。

公主从小跟着东乡侯长大,喜好口味随了东乡侯也很正常啊。

福公公望着皇上道,“皇上,以前这道菜吃的人不多,现在京都喜欢吃猪大肠的人可不少,这道菜确实味道不错,皇上不也挺喜欢吃的吗,公主是随了您的口味。”

要只是苏锦,还不具有说服力。

正好,寿宁公主也喜欢。

皇上侧目看了福公公一眼。

怒气消了几分。

再说苏锦出了偏殿,就直接出宫了。

只是走了没一会儿,福公公的心腹小公公就追了上来,把杏儿拉住道,“福公公让我来找你打听下世子妃的喜好。”

说着,塞给杏儿一大荷包。

荷包沉甸甸的。

杏儿笑眯了眼。

“我家姑娘的喜好可多了,”杏儿道。

“回去我写本书给福公公。”

“……。”

小公公有点懵。

本以为镇北王世子妃的喜好几句话就够了,没想到还要写本书?

这是有多少喜好啊?

苏锦都不知道自己有哪些喜好。

但杏儿是厚道人。

福公公给她这么多银子打听,她不能让人家的钱花的不值得。

何况福公公打听,肯定是为了投姑娘的喜好,肯定要越详细越好。

小公公要告退,苏锦想起来忘了件事没说,连忙喊住他,小声吩咐道,“你去找福公公把皇上用的药膏拿给我看看。”

小公公愣了下,赶紧道,“奴才这就去。”

苏锦一边朝御书房走。

没一会儿福公公就拿着药膏过来了。

他不知道苏锦要药膏做什么,但听公主吩咐办事准没错。

苏锦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才把药膏打开闻了闻,“果然……。”

福公公眉头一皱,“世子妃,这药膏莫不是有问题?”

“这药膏里面被人下了毒,”苏锦道。

“皇上用的分量不少,我闻着味不大对劲,故而一问。”

福公公恼道,“太医院向天借胆,敢在皇上用的药膏里下药!”

“这药膏的毒性倒是不致命,毒发时服下解药就没事了,但是消掉的淤青会在毒发时一并显现出来,”苏锦道。

“应该是有人知道皇上身上有淤青,想用这样的方法逼皇上暴露。”

这个人是谁。

不言而喻。

做太后的竟然用下毒的办法逼皇上暴露淤青,从而处置她爹东乡侯。

得亏她进宫了,这不是又落她手里了吗?

她正好可以将计就计。

苏崇凑到福公公耳边嘀咕了几句。

福公公眼睛都亮了起来。

福公公转身回御书房,苏锦则出宫。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镇北王府前停下。

回了沉香轩,苏锦直接去了后院。

竹屋内,谢景宸还真的在看书,见苏锦回来,他道,“皇上找你进宫做什么?”

“问我为什么帮崇国公老夫人,”苏锦如实道。

谢景宸把眸光落回书上。

知道苏锦不会说,他也就不问了。

苏锦手蒙在书上,道,“我也没告诉皇上为什么这么做,过半个月,我再告诉你。”

“嗯。”

“看看热闹,半个月很快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