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零二章 失宠

第七百零二章 失宠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4:10更新  字数:2578

这事是肯定要告诉东乡侯的。

没有人比她爹和大哥更期盼崇老国公早日恢复。

只是弑父这么大的罪名捅出来,必定会让崇国公身败名裂,想他交出解药,绝非易事。

谢景宸让暗卫去准备马车,他送苏锦回门。

这会儿时辰还早,吃过早饭后,苏锦便同谢景宸去前院,先给王妃请安,再帮王妃看看脉象。

只是王妃不在清正院。

绿翘望着书房所在方向道,“王妃去书房找王爷了,走的时候急匆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苏锦和谢景宸互望一眼。

王妃并不管家,绣房有王妈妈照看足够了。

这王府里有什么事让王妃急匆匆的?

怕出事,他们去了书房。

刚靠近书房,就听王妃的声音传来,“你快告诉我,南梁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南梁没出什么事,”王爷道。

“既然没出事,为什么叮嘱李总管不要说漏嘴?”王妃不信。

王妃刚刚在前院散步,正好王爷和李总管路过。

两人的谈话王妃听到了。

她越想越不对劲。

这世上她关心的人和事不多了。

以前只有谢景宸和王爷,如今添了一人,东临王府唯一的血脉,她大哥的遗孤。

王爷没事,谢景宸也很好,就只剩下一个远在南梁的赵诩了。

王妃越想越不安,就急匆匆来找王爷了。

王爷看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道,“小心动胎气,南梁真的没出事,右相的冤屈也洗清了,只是他对南梁官场失望,辞官回乡了。”

“这事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王妃追问道。

“……。”

“不是不告诉你,只是觉得没必要,省的告诉你,到时候想起南梁旧事伤心,”王爷扶王妃坐下道。

反正王妃怎么问,王爷都不说。

谢景宸和苏锦进去请安。

王妃便起身走了,走之前给谢景宸使了个眼色,让谢景宸帮她问王爷。

这是王妃第一次找谢景宸帮忙,谢景宸没有理由拒绝,他望着王爷道,“南梁真出事了?”

王爷不告诉王妃,却没有隐瞒谢景宸和苏锦,他把一张纸条递给谢景宸。

那张纸条是南梁飞鸽传书送回来的。

上面字不多,但谢景宸看过后是浑身寒气直往外涌。

难怪父王怎么都不肯告诉母妃南梁到底出了什么事。

父王怎么可能会告诉母妃东临王府的祖坟被人给刨了?!

南梁右相正是因为这件事,对南梁朝廷心灰意冷,才辞官回乡的。

也就是说,刨东临王府祖坟是南梁朝廷授意的?!

灭人满门还不够,还要刨人祖坟,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王爷望着谢景宸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母妃还活在世上的消息传到南梁了,南梁朝廷想借此找出当初帮你母妃的人。”

帮王妃到大齐朝,还借着南梁送歌姬的名义把人送到了镇北王府。

这是在公然和当年的南梁太子,如今的南梁皇帝作对,南梁皇帝知道了,岂能不震怒?

而帮王妃嫌疑最大的就是南梁右相。

南梁借此敲打赵相。

赵相是聪明人,再留在朝堂上,只怕下回就不是被人冤枉那么简单了。

一个帝王,心胸如此狭隘,必定不得善终。

王妃就在书院外的大树下等着,等谢景宸出来,她走过来道,“帮母妃问出来了吗?”

谢景宸轻点头道,“南梁皇帝要给赵兄赐婚,亲事不如意,怕母妃担心,所以才没说。”

这是谢景宸和王爷商量好的借口,只是哄骗王妃没那么容易。

“怎么右相辞官,还给他儿子赐婚?”王妃问道。

“……。”

“是先要赐婚,然后辞官的,右相想着没有了官职,这亲事自然就作罢了。”

苏锦瞅了谢景宸一眼。

脑袋转的够快的。

南梁右相为了赵诩,连右相之位都不要了,足见对赵诩的疼爱。

有南梁右相这么疼爱赵诩,王妃就能放心了。

果然,王妃脸上的愁容化开,眼底流露出感激。

那是对南梁右相的感激。

怕王妃再问,谢景宸道,“我先送是世子妃回东乡侯府。”

王府门前,谢景宸扶苏锦坐上马车。

就在此时,一只雪白的鸽子从王府东北角飞进王府。

在南院上空徘徊不去。

丫鬟端着铜盆出来,看见鸽子,赶紧回了屋。

很快雪姨娘出现在窗户前,一只短笛置于唇瓣,几许后,妙音流窜而出。

那只雪白的鸽子落在窗柩上,被丫鬟一把抓住。

等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有消息传来了。

雪姨娘把短笛放下,从丫鬟手里接过竹筒,把里面的信打开。

看了两眼后,雪姨娘望向天空。

她手缓缓握紧,纸张在她手里化为灰飞。

……

半个时辰后。

马车在东乡侯府前停下。

谢景宸从马背上下来,把苏锦扶下来。

东乡侯府门前一如既往的没人看着。

苏锦迈步要进府,就看到一只乌龟在努力的往门槛上爬,显然是想出去。

可惜,东乡侯府的门槛太高了,乌龟就是翻一辈子也翻不出去。

杏儿把乌龟捡起来,东张西望,喊道,“小少爷?”

喊了两声。

没人答应。

倒是小厮听到声音过来道,“小少爷在训练场练梅花桩。”

“那乌龟怎么在这里?”杏儿道。

小厮看了乌龟一眼道,“这乌龟失宠有几天了,还没有复宠。”

苏锦,“……。”

谢景宸,“……。”

“怎么就失宠了?”苏锦好奇道。

“前几日小少爷逗乌龟,结果夫人喊他,一时没注意,乌龟爬过来逮着他手咬了一口,”小厮憋笑道。

没办法。

小少爷的惨叫声仿佛就在耳畔啊。

自打咬了一口后,这只乌龟就失宠了。

要不是乌龟不能吃,它早就是一盘菜了。

听到乌龟咬人,杏儿默默的把乌龟放下了。

这只乌龟对东乡侯府大门很执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不了失宠,心里落差太大,执着的要翻过门槛去。

翻墙的乌龟,对骂的鹦鹉,还有围着自己尾巴咬的小黑。

一切都那么的和谐。

东乡侯在书房,苏锦和谢景宸便去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