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零三章 承受

第七百零三章 承受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664

苏锦把她验证的事告诉东乡侯,东乡侯那张脸阴沉的可怕。

杏儿吓的直往苏锦身后躲。

她从来没见过侯爷这么生气过。

东乡侯一直自责,是他害了崇老国公。

如果不是他想替苏崇争取崇国公世子之位,崇老国公知道苏崇还活着的消息,要上青云山,也不会在半道上被人伏击,身中剧毒,差点没命。

崇老国公一直不肯相信自己的长孙被害坠崖而亡。

当初东乡侯这么做,把所有矛头都引向崇国公,崇老国公也怀疑他。

所以这么多年,崇老国公迟迟不肯立他为继承人。

崇老国公中毒,卧床不起后,崇国公府的爵位才落在了崇国公手中。

如果他早回来三年,崇国公府绝不会让崇国公染指,他更别想把朝廷弄的乌烟瘴气。

东乡侯闭眸,把眸底的冷意化开,然后望着苏锦道,“这事我知道了,我一定会让他乖乖把解药交出来。”

苏锦一点不怀疑东乡侯能办到。

对上她爹,崇国公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苏锦道,“我去找娘。”

“你娘出府了,估计回来还早,”东乡侯道。

“……。”

怎么这么不凑巧?

她娘可是极少出门的啊。

难得出去一次,居然就被她给撞上了。

拂云郡主陪大太太去大佛寺上香了,估计要会儿才能回来。

苏锦只好去训练场看自家弟弟练梅花桩了。

看到苏锦来,苏小少爷高兴啊,然后想秀一把,在梅花桩上走的飞快。

“小少爷真厉害,”杏儿拍手叫好。

然后——

苏小少爷得意忘形,从上面摔了下来。

四仰八叉,惨叫不绝。

杏儿,“……。”

她要知道小少爷这么不经夸,她就不夸了。

苏锦都不忍直视。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赶紧过来把他扶起来。

苏小少爷呸了两声,把嘴里的沙子吐出来。

小脸红成了猴屁股。

苏小少爷望着苏锦道,“姐,训练场都是汗臭味,别熏着你了,我还有一刻钟就训练完,我再去找你。”

苏锦知道自家弟弟好面子,刚刚摔的那一下,小脸有点挂不住了。

苏锦鼓励他了几句,便带着杏儿走了。

她带着杏儿朝花园走去,她不知道回来还早的唐氏回府了。

唐氏回府,江妈妈迎上来道,“夫人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碰到文远伯夫人了,缠着我说话,不厌其烦,就先回来了,”唐氏道。

要说也真是纳了闷了。

最近只出府了两回,就碰到了文远伯夫人两回。

而且这一次唐氏明显感觉到文远伯夫人在套她的话,实在懒得理会她,就从美人阁回来了。

这还是唐氏第一次去美人阁,本来是约了南安王妃她们打麻将。

定国公府大太太这几天忙着筹备纳采礼给右相府下聘,无暇分身,三缺一,南安王妃就约了她。

唐氏一直就想去看看美人阁什么样,今儿好不容易去了,结果碰到了扫兴的。

把麻将位置让给了文远伯夫人,唐氏就回来了。

嗯。

这回文远伯夫人输的有点惨。

南安王妃她们三家赢她一家。

文远伯夫人为了文远伯谋户部侍郎的位置,又不好罢手。

然后就一直输。

因为输的太惨,身后围了一堆看热闹的,看她是怎么手背给人送钱的。

起初那些贵夫人怀疑是南安王妃她们联手坑文远伯夫人,看了一圈后,就开始嘴角狂抽了。

文远伯夫人牌技太烂了。

稳赢的牌都能打输,下回三缺一了一定找她,这简直就是散财童女啊。

还是文远伯府的丫鬟看不过眼,心疼那些如流水般往外送的银子,大着胆子上前道,“夫人,伯爷有急事让你回府一趟。”

文远伯夫人正需要台阶,总算有人递来了,赶紧顺着台阶下了。

她一脸歉意的望着南安王妃她们,“府上有事,我改日再陪你们玩个尽兴。”

南安王妃她们心知肚明,也不戳破,“那下次再约。”

文远伯夫人起身告辞,匆匆离开。

出美人阁的时候,美人阁掌柜的把账单拿给文远伯夫人。

刚刚打麻将,从美人阁的柜台借了一万两。

因为数目不小,所以掌柜的要先问清楚,这钱是文远伯府送来,还是美人阁派人去取?

文远伯夫人身子晃了一晃,有些头重脚轻,没想到竟然输了这么多。

可去拿钱的是她的丫鬟,数目一点错都没有。

就这么轻易输掉一万两银子,要叫老爷知道了,能给她好脸色看吗?

少不得要用自己的私房钱填补。

“我派人送来,”文远伯夫人脸阴沉着道。

丢下这一句,她匆匆离开。

东乡侯府。

唐氏还有点气不顺,迈步下台阶,江妈妈笑道,“夫人提前回府了也好,姑娘回来了。”

“锦儿回来了?”唐氏心情登时好转。

一边往内院走,一边吩咐丫鬟去厨房传话,多做几个菜。

在花园逛了会儿,唐氏陪苏锦去给崇老国公把脉,顺带逼点毒血出来,另有用处。

那天苏崇虽然推着崇老国公去了崇国公府,但并没有留下,还是回东乡侯府住的。

崇老国公的脉象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只是这一次中毒,对身体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往后要更小心谨慎了。

苏锦在东乡侯府吃完回门饭,准备回府了,崇国公府大太太才和拂云郡主从大佛寺回来。

而且碰到的巧,苏锦刚走到侯府门前,她们的马车刚刚停下。

拂云郡主是丫鬟珊瑚扶着进来的,虚弱无力,唐氏见了道,“这是怎么了?”

“娘,我没事,只是多走了会儿路,有些累着了,”拂云郡主道。

唐氏眉头更皱。

多走了会儿路,怎么就虚弱成这样了?

拂云郡主并不像是身子骨差的。

她不放心,崇国公府大太太也不放心,“我正打算给她请太医呢,我瞧着她这几日精神头也不大好。”

唐氏望向苏锦,“锦儿,你给你大嫂看看。”

苏锦扶拂云郡主回屋,然后坐在床边凳子上给拂云郡主把脉。

苏崇快步走进来,见苏锦收了手,连忙问道,“你大嫂没事吧?”

苏锦看了苏崇一眼,把丫鬟打发出去,然后才望着他道,“大哥,我是大夫,有什么话我就直说了。”

苏崇心咯噔一下跳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袭遍全身,他稳了稳心神道,“你说吧,我承受的起。”

“房事不要太频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