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零九章 公平

第七百零九章 公平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975

{}?出了沉香轩,上官凤儿脸上压抑的不悦消散,换上一副笑脸。

谢锦瑜见了道,“你怎么这么高兴?”

上官凤儿转着手里的药瓶,凑到谢锦瑜耳边嘀咕了两句。

谢锦瑜眼睛睁圆了道,“不早告诉我。”

“和我斗,她还嫩着呢!”

“如今有字据在手,她就算发现了,也只能咽下这哑巴亏。”

上官凤儿急着回去邀功,便道,“我先回去了。”

谢锦瑜送她出府,然后回牡丹院把上官凤儿坑了苏锦的事说与南漳郡主听。

南漳郡主笑道,“也该是她吃点亏的时候了。”

从苏锦手里坑了一万两银子的药膏,崇国公夫人扬眉吐气啊。

到底是她女儿,给她长脸。

丫鬟把药膏给崇国公世子涂在断腿处,苏锦的药膏虽然难闻,如狗皮膏药般,但效果是真好。

崇国公世子用了三天。

这一天早上,小厮扶他起来方便。

掀开被子就看到崇国公世子肿如猪蹄的腿。

小厮吓的尖叫不止。

崇国公世子吓懵了,以为自己的腿废了。

他的腿不疼。

一点知觉都没有。

崇国公夫人差人请太医进府,一看他的腿,嘴角狂抽不止,“没什么大碍,就是狗皮膏药里被人下了导致麻木的药……。”

“狗皮膏药?!”崇国公夫人气炸肺。

太医很确定崇国公世子涂的就是狗皮膏药。

上官凤儿气道,“镇北王世子妃欺人太甚,她居然拿狗皮膏药糊弄我!”

狗皮膏药就算了,她还在里面下药。

这口气上官凤儿可咽不下去。

她气的直接找上门。

屋内,苏锦正歪在小榻上看书。

杏儿跑进来,一脸兴奋道,“姑娘,崇国公府大姑娘来找你的麻烦了。”

“不要太兴奋了,”苏锦道。

“……。”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杏儿笑眯眯问道。

“不许她进沉香轩一步。”

“啊?”

杏儿一脸失望。

她还想看姑娘打崇国公府大姑娘的脸呢。

结果姑娘居然连人都不见。

不过苏锦吩咐的话,杏儿会乖乖照办。

上官凤儿在谢锦瑜的陪同下来沉香轩找苏锦的茬。

杏儿带着几个丫鬟把沉香轩的门拦住,不许上官凤儿进一步。

上官凤儿气的跺脚,“你等着!”

“我这就进宫让太后给我住持公道!”

杏儿瞬间就明白苏锦为什么不让上官凤儿进沉香轩了。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太后是有段时间没赏赐她家姑娘了。

“那你快点去啊,”杏儿催道。

“我们等你。”

杏儿是真心的。

可这话听在上官凤儿和谢锦瑜的眼里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人家根本就不怕她去见太后。

上官凤儿气的转身就走了。

看她走远了,杏儿才跑回屋,一脸崇拜的看着苏锦,“姑娘,你真聪明。”

东乡侯府夸人向来直白。

苏锦习惯了,也就坦然了。

她静静的看书,等着太后传召。

约莫半个时辰,宫里就来人了。

太后传召苏锦进宫。

主仆两笑容满面的出了门。

那灿烂的笑容哪像是进宫被挑刺的,分明是进宫领赏的。

想到领赏——

镇北王府的丫鬟小厮也是服气的很。

不论是找茬还是挑刺,到他们世子妃手里,最后总能变成赏赐。

丫鬟小厮们已经在打赌世子妃会不会带赏赐回府了……

小半个时辰后,苏锦就到了永宁宫前。

她好像有段日子没来永宁宫了。

迈过门槛,苏锦走进去,杏儿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

殿内,太后坐在凤椅上,神情不怒自威。

不过仔细看,还是能从太后脸上看到几分苍白。

做太后的给皇上下砒霜,这罪名,便是太后也承担不起啊。

上官凤儿和谢锦瑜站在一旁,怒瞪苏锦。

苏锦望着上官凤儿,“你还真进宫向太后告状了。”

“你拿狗皮膏药糊弄我,还在狗皮膏药里下毒,有胆量耍我,还怕我告状吗?!”上官凤儿昂着脖子道。

“……。”

“我当然不怕你告状了,我只是心疼太后一而再的被你们坑,”苏锦耸肩道。

上官凤儿望向太后,“太后您听,她给我大哥假药,还死不悔改!”

“我去找她理论,她根本不见我,有锦瑜表姐给我作证!”

谢锦瑜点头,表示上官凤儿说的都是真的。

太后望着苏锦,“你当真给崇国公世子的是狗皮膏药?”

苏锦没点头没摇头,只一句,“我无愧于心。”

太后脸顿时拉的很长。

给别人狗皮膏药还无愧于心?!

太后厉声训斥苏锦。

崇国公府付了诊金,她狗皮膏药糊弄人,这跟街头骗人的江湖郎中有什么区别?!

何况让苏锦给崇国公世子治腿是太后下了懿旨的,苏锦这么做,是在抗旨。

太后命令苏锦立刻马上派人把药膏送去崇国公府。

苏锦静静的听她训完话,才望着她道,“太后,您动怒之前,确定她们两跟您说实话了吗?”

告状,说的都是利己的一面。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按说太后也吃了几回亏了,但好像一点记性没长。

上官凤儿瞪向苏锦,“你少挑拨离间,我怎么会欺骗太后?!”

苏锦淡淡一笑,“那这么说,你有告诉太后,你给我的一万两银票是假的事了?”

上官凤儿脸色一变。

太后愣住。

上官凤儿心头一慌,恼道,“你休要污蔑我!”

“污蔑?”苏锦笑了。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她伸手,杏儿把银票拿出来放到苏锦手上。

苏锦把银票打开道,“这张银票上面可有上官大姑娘你的手印,要不要找个人来鉴定下真伪?”

上官凤儿脸色一白。

银票上面怎么会有她的手印?!

她不知道苏锦是在两张字据上摁了手印。

但她上官凤儿摁的一张在字据上,一张在银票上。

苏锦趁着检查的时候,把银票夹在了两张字据中间。

杏儿勤快移动,她摁手印时没有细看,便神不知鬼不觉的骗过去了。

“你给我假银票,我给你假药,公平公正,”苏锦道。

“没想到我息事宁人了,你还来找太后告我的状。”

“那我今儿也要找太后给我评评理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当初谢锦瑜告苏锦的状,被苏锦逼着太后罚了。

现在苏锦又开始逼太后罚上官凤儿了。

太后气的浑身颤抖。

不是被苏锦气的,是被上官凤儿气的。

这是怕她这个太后不被活活气死,把人带到她跟前来气她吗?!

然后——

上官凤儿被太后罚了。

苏锦出了永宁宫。

得知苏锦被传召进宫,不放心又要和大臣商议事情走不开的皇上,只能派福公公过来盯着点儿。

结果福公公刚走到永宁宫门前,就看到苏锦走出来。

杏儿跟在身后,怀里抱着一对上等天青色瓷器。

福公公,“……。”

小公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