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一十三章 怪癖

第七百一十三章 怪癖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883

想到回府,必定会受到爹娘的训斥,耳朵要遭罪。

楚舜决定留在东乡侯府避难。

可等他把小厮轰走后,才反应过来秦菡儿要留在东乡侯府。

他要留下的话,和她同处一个屋檐下了。

前有爹娘,后有蛊毒。

楚舜忧伤了。

他决定去大佛寺小住几日,每日早起成捆的香。

但计划是好的,南安郡王一开口,他把这念头打消了。

“你真的要去大佛寺小住?”南安郡王道。

“你不怕伯母误会你要在大佛寺出家?”

“……。”

虽然只是南安郡王的猜测。

但楚舜还真怕再被人非议。

算了。

还是忍忍吧。

他一大男人还怕她一个姑娘不成?!

苏锦临走前,楚舜偷偷问她有没有什么药是能防备被下蛊的。

苏锦,“……。”

这蛊毒不在她医术范畴之列啊。

甚至蛊之人的脉象,她只能把出有问题,却不知道是什么蛊毒造成的。

但她知道,擅长下毒下蛊之人的容忍度较常人略小。

如她,谁真把她惹恼了,抬抬手送他一点毒,自己消气了。

秦菡儿误会楚舜偷窥她,楚舜又突然出现内力消散的情况,苏锦很容易猜到是秦菡儿给他下蛊了。

没点护身的本事,哪敢孤身跋涉千里从南疆来大齐?

苏锦爱莫能助。

楚舜垂头丧气。

虽然人家给他解毒了,但那眼神还是想教训他啊。

还有他更倒霉的吗?

苏锦坐马车回镇北王府。

刚从马车内下来,被告知崇国公府大姑娘在等她,而且已经等了她一个时辰了。

谢锦瑜陪官凤儿在沉香轩正堂等她。

两人手都绑了绣帕。

一而再的忽悠太后替她们做主,以权压人,尤其是这回官凤儿拿假银票糊弄她,被杏儿逮了个正着。

使用假银票是犯了国法的,尤其还是一万两的大面额,闹到大理寺,都够她关三个月大牢了。

崇国公和太后不是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硬是逼着皇罚她,最后还去大理寺大牢待了两个时辰。

太后知道她不会轻易罢休,所以事情一捅出来,打了官凤儿三十手板心,谢锦瑜不是主谋,但是知"情人",挨了二十手板。

太后以迅雷之势堵住了苏锦的嘴,让官凤儿带银票登门给苏锦赔礼道歉。

另外赏赐了苏锦一对瓷瓶。

从假银票抖出来到出门,苏锦几乎没说话了。

太后又是罚官凤儿,又是赏赐,苏锦权当给她一个薄面,没有揪着不放。

但这个面子她给了,皇未必给。

既然能伪造一张假银票,能造十张,这事皇绝不会姑息。

而当时在永宁宫,有不少宫女太监在殿内,苏锦不信这其没有皇的人。

她被太后传召进宫,带着赏赐离开——

皇必定好。

如苏锦所料,皇派人问了苏锦进永宁宫发生的事,知道假银票后,当时龙颜震怒。

这么大的事,岂是太后打三十手板心能算了的?

皇把崇国公传进宫,狠狠的训斥了他。

皇让他彻查京都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卖假银票,必须严惩。

崇国公没想到在自家儿子栽在南安郡王手里后,女儿又栽到了苏锦手里……

官凤儿是崇国公府嫡女,以崇国公在朝堂的势力,她可是众星捧月长大的。

向人赔礼道歉,还从未有过。

但是太后要她道歉,她只能照办。

“对不起,”她声音若如蚊蝇叫。

苏锦看着她,“你再说什么?”

官凤儿咬牙,“对不起!”

声音之大,院外的清扫丫鬟都听见了。

苏锦淡淡一笑,“知错改,善莫大焉。”

官凤儿一口银牙没咬碎。

杏儿看着一万两银票,对苏锦道,“这张银票里有图案,是真的。”

苏锦忍俊不禁。

这丫鬟捅刀子的手法不要太娴熟。

“去拿药膏,”苏锦道。

杏儿赶紧跑回后院取了药膏来。

官凤儿拿到药膏走了。

出了沉香轩,她再也维持不住脸的假笑,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从镇北王府坐马车回去,正好碰到崇国公府管事的带着官兵查抄了一间铺子。

她的那张假银票,是在那家铺子买的,花了十两银子。

马车徐徐朝前,车帘没方向,官凤儿看到了美人阁。

客似云来,络绎不绝。

整个京都论最热闹最挣钱,非美人阁莫属。

从那女土匪进京,坑了别人多少的钱,还有这么间生意火爆的铺子!

还有生意越来越好的冰铺!

尤其是冰铺,苏锦提议运荔枝后,打开了冰铺新生意的大门。

新鲜瓜果不宜运输,那是因为冰块成本高。

可对良心冰铺来说,冰块的价格那是最便宜的。

然后良心冰铺开始运各种不宜保存的东西进京了……

京都权贵多,钱多。

只要东西好,不愁他们不掏钱。

冰铺的生意好,别人不嫉妒,但松记冰铺嫉妒啊。

要不是良心冰铺,松记冰铺也不会关门,更不会损失惨重!

想到那些损失,官凤儿恨的咬牙。

从美人阁前路过时,那眼神恨不得把美人阁瞪成灰飞。

有些人,会吃一堑长一智。

但总有些人,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让他们此服软,从此相安无事,那是不可能的。

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碰到这样的人,苏锦注定安生不了。

……

屋内,苏锦坐在那里喝茶,杏儿给她削梨子。

削好了皮后,苏锦啃雪梨。

杏儿把果皮端出来,几个小丫鬟围来问,“杏儿姐姐,jìngguó侯世子真的有那种怪癖吗?”

她们等杏儿回来,好问她,已经等了半天了。

内心好的像是被猫挠了一般。

“什么怪癖?”杏儿没及时反应过来。

“是偷窥姑娘的……。”

裙底两个字实在说不出口啊。

但大家都懂的。

谢景宸路过回屋,正好听到丫鬟的八卦,他是一脸黑线的进了屋。

杏儿当然要帮楚舜澄清了道,“当然没有那样的怪癖了。”

她把知道的告诉小丫鬟。

但小丫鬟并不信。

jìngguó侯世子和世子爷关系不错,世子妃的美人阁还有jìngguó侯世子的份,肯定向着他。

不是有怪癖,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

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呢,真没想到他是那样的人。

嗯。

所有听闻这件事的世家少爷都觉得楚舜丢了男人的脸。

那些听说了这事的姑娘,无一不在内心鄙夷他。

尤其楚舜家世不错,容貌也好,才学武功在世家子弟都算一流了。

虽然桃花没正儿八经的开过,却也是有姑娘芳心暗许的。

这事一捅出来,几朵潜在的桃花不止彻底焉了,还骂的最凶——

道貌岸然。

衣冠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