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中招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中招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3:06更新  字数:2965

楚舜以为他现在是最惨的。

然而更惨的还在后面。

楚舜没告诉靖国侯府他不小心轻薄的姑娘是秦菡儿,就住在东乡侯府。

靖国侯的小厮还在满大街的找人。

漫无目的,又坚持不懈。

这要是别的事,估计还有人冒领。

但女儿家都看重名节,没有人敢弄虚作假。

毕竟当时事情发生在大街上,不少人看着呢。

万一冒领了,名声搭进去了,闹了一圈,最后靖国侯世子不娶她,那就颜面扫地了。

靖国侯府找了三天,一无所获。

没人知道那姑娘是谁。

更没人知道那姑娘住在哪儿。

直到——

第四天早上,京都白玉桥下浮现一具女尸。

本来一具女尸也和楚舜搭不上关系。

可有心人硬是把两人生拉硬扯到了一起。

那女子成了被楚舜轻薄,不甘受辱自尽而亡的贞洁烈女。

女子在水里泡了许久,浑身浮肿,容貌难以辨认,再加上有心人推波助澜。

楚舜登时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楚舜,“……。”

这几天他都没敢出东乡侯府一步了。

没想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边来。

有人怀疑他不想娶那被他无意非礼的姑娘,所以起了杀心。

楚舜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件事影响恶劣,上达天听。

逼的楚舜为了洗刷冤屈,只能咬着牙备上厚礼去找秦菡儿……

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事情因秦菡儿而起,只能她出面解决。

秦菡儿当然不同意了。

现在正好有个倒霉姑娘来把这件败坏清誉的事担了,她为什么要站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她被楚舜非礼了?

虽然她不是大齐人,南疆距离大齐有千里之遥,可谁知道会不会传到南疆去?

她一个姑娘家,要名声清白啊!

被当众非礼,她没把楚舜打死就算不错了,还要她帮忙洗刷他的冤屈?

她脑子又没坏。

反正楚舜怎么劝,秦菡儿都不同意。

为了躲楚舜,秦菡儿出去逛街了。

这一逛街,正好给了楚舜英雄救美的机会。

她被楚舜当街非礼那天,楚舜正在和武安伯世子打架。

武安伯世子见过她。

楚舜受流言所困,武安伯世子大快人心啊,在醉仙楼上痛饮庆贺。

然后就在楼上看到了秦菡儿。

虽然离的有点远,但武安伯世子还是一眼把秦菡儿认了出来。

毕竟秦菡儿一包袱把楚舜打趴了,那飒爽英姿震撼了多少围观的人。

那一幕在武安伯世子脑海中挥之不去。

模样不错,身姿窈窕,性烈,够味。

尤其靖国侯府见天的找人,都没有找到她,应该不是京都权贵家的姑娘。

不然靖国侯世子夫人的身份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十有**是外地来的。

没权没势还漂亮,那就是块香喷喷的红烧肉啊。

除了被楚舜亲了一口这个缺憾外,简直无可挑剔。

不过只是玩玩而已,又不是娶做嫡妻,并不妨碍什么。

武安伯世子起了色心,派人对秦菡儿下手。

秦菡儿擅长下蛊,但不擅武功。

小厮又是从背后偷袭的,她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装进麻袋里了。

楚舜戴着面具跟在身后。

看到这一幕,他都嘴角抽抽。

这么轻易就中招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从南疆来的大齐。

不过他倒也不担心她,会擅长用毒的用蛊的,哪个好惹?

抬抬手就能让人生不如死,他可是过来人。

绑架她的人简直就是活腻了找死啊。

可袖手旁观吧,又做不到。

毕竟秦菡儿是东乡侯和唐氏的恩人之女,苏小少爷前几日还找他谈过,让他看着他的小面子上不要欺负她,又是躲着他才上街的。

任由她一个女子被人挟持,二次毁清白,于心不忍。

谁让他善良呢。

楚舜骑马追上去。

正好看到马车里的武安伯世子。

好了。

又多了一个理由不得不管这桩闲事了。

武安伯世子当众给了他一脚,才招惹上这么多事。

这一脚,肯定是要加上利息还回去的。

楚舜骑马上前,让武安伯世子放人。

武安伯世子能放了秦菡儿吗?

让楚舜找到人,就把清白洗刷了。

“上回给你的教训还没吃够是吧?”武安伯世子逼视道。

楚舜眸带犹豫了。

那样子分明是想救人又怕挨打。

武安伯世子把楚舜脸上的神情一览无余,他怀疑楚舜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不过送上门来找打的,没有理由不成全他。

他正好可以踩着他扬名。

上回当众把楚舜踹飞,回府后先挨骂,然后就受到夸赞了。

这几天的日子过得不要太顺心。

再加上他到了娶亲之龄,踩着楚舜扬名,亲事都谈差不多了。

今儿就再添上一把火!

武安伯世子手拿折扇从马车内冲出来,几招之后,就被楚舜一脚踹到了墙壁上趴着,顺着墙壁往下滑。

不还他一脚,还真当自己是个高手了。

楚舜走到马车内,把秦菡儿抱下来。

秦菡儿昏迷着,楚舜拍她脸将她拍醒过来。

然后——

又挨了她一巴掌。

楚舜,“……。”

“没见过你这么没良心的女人!”

“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

秦菡儿瞪着他,“你救我?”

“不是你找人绑架我的?!”

楚舜气的没脾气了。

他指着武安伯世子,“我能和他是一伙的?!”

秦菡儿这才看清楚武安伯世子。

知道自己误会了楚舜。

但也不能全怪她,在大齐,她就只和他一个人结怨了。

她和武安伯世子无冤无仇,谁知道会被他绑架。

秦菡儿有些不好意思。

楚舜捂着自己的脸道,“打人不打脸你知不知道?!”

这才认识几天啊,就已经挨了她两巴掌了。

他这么高贵俊朗的脸还没挨过谁的打呢!

四下围观看热闹的指指点点。

大体的意思就是楚舜才刚毁了一个姑娘的清白,事情还没过去,又英雄救美,骗人家姑娘的芳心了。

楚舜的暴脾气,一把将秦菡儿抱在怀里,指着她道,“看清楚了,这就是你们口中本世子偷窥了裙底,在大街上不小心非礼的姑娘!”

“她还活着!”

“活的好好的!”

人群中有人道,“我认得,那天靖国侯世子非礼的就是这姑娘。”

秦菡儿没想到楚舜会当众说这话。

双颊绯红。

她转身狠狠的踩楚舜的脚,再送他一拳。

楚舜疼的眼冒金星。

秦菡儿挤开人群走了。

这么暴脾气的姑娘,再加上有人作证,没人怀疑楚舜话的真实性。

人命的冤屈不攻自破。

楚舜松了口气。

然后——

又卷进了新的麻烦。

他偷窥人家姑娘在前,又当众轻薄了人家,再英雄救美,还当众把人抱了。

这姑娘不娶回府,说的过去吗?

楚舜,“……!!!”

秦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