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一十九章 损失

第七百一十九章 损失 (1/2)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3:20更新  字数:3941

{}?大理寺少卿压力很大。

一池锦鲤被毒死,苏锦很快就把案子破了。

而且破案的手法是连蒙带吓,他闻所未闻。

但很管用,几句话一说,人家就不打自招了。

现在这姑娘被毒死,他盘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大理寺少卿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干这一行了。

苏锦在一旁听着,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这姑娘只是御史府千金,在一众的大家闺秀中并不起眼,注意她的人不多,提供的消息少之又少。

到这会儿已经把人扣在美人阁半天了,苏锦让美人阁管事的放行。

这姑娘的尸体让大理寺抬回去,让大理寺帮忙查这个案子。

美人阁出了人命案,暂停歇业,等事情了了,再择日开张。

苏锦坐马车回王府。

只是她前脚从马车内下来,抬脚上台阶,那边一衙差骑马过来,道,“世子妃,我家大人请您去大理寺一趟。”

苏锦望着衙差道,“有急事吗?”

“案子有了新进展,”衙差急道。

苏锦愣了下。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进展了,她还以为这案子要一段时间才能查清楚呢。

当即坐回马车,直奔大理寺府衙而去。

到了大理寺,苏锦一听文远伯府大姑娘没有回文远伯府,而是去了崇国公府,当时就懵了。

她还以为是她坑了人家三千两,再加上文远伯登门认亲,被林总管揍了。

新仇旧恨,才对她的美人阁下手。

没成想是被人当枪使唤了。

只是这枪质量一般,没能伤敌人,反倒伤了自己。

不过大理寺少卿请苏锦来还不是因为这事,而是在文远伯府大姑娘的荷包里找到了一个药包。

仵作检查是毒药,但不是毒死锦鲤的药。

衙差把药包递给苏锦。

苏锦接过,打开嗅了嗅道,“这是毒死御史府姑娘的毒药。”

仵作也是这么猜测的,但他不敢确定。

大理寺少卿才把苏锦请来。

文远伯府大姑娘跪在地上,她脸色惨白。

还有半刻钟就一个时辰了。

苏锦望向她的时候,文远伯和文远伯夫人赶来了。

要说这两人也是倒霉。

得知女儿闯了祸,匆匆赶到美人阁,结果女儿跑去崇国公府了。

等他们赶去崇国公府,没见到女儿,还挨了崇国公一顿训斥。

一路奔波,到现在才见到人。

看到文远伯夫人,文远伯府大姑娘就哭了,“娘,崇国公府大姑娘她不肯给我解药……。”

文远伯头重脚轻。

他这女儿怎么会蠢成这样?!

她直接登门找人拿解药,人家要真给了她,岂不承认自己怂恿她下毒了?!

这么败坏名声的事,崇国公府大姑娘怎么可能会承认?

拿不到解药,还把崇国公府往死里头得罪了。

他能不能争到户部左侍郎的位置,全指着崇国公帮忙呢。

现在他只盼着崇国公不给他穿小鞋,他还能回永州连任就心满意足了。

大理寺少卿拍了下惊堂木,质问文远伯府大姑娘为什么要害御史府千金。

文远伯府大姑娘矢口否认,“我没有害她!”

“没有害她,那这毒药怎么会在你的荷包里?”大理寺少卿问道。

“这药包不是我的!”文远伯府大姑娘气道。

“我都快要毒发身亡了,是我做的,我承认!”

“不是我做的,你们也休想算到我头上!”

她说话声很大,眼睛一直撇着沙漏。

苏锦也觉得是她的可能性不大。

她虽然是蠢了点,但不至于蠢到给人下毒后,还把药包塞在自己的荷包里。

这么一小张油纸,随手扔哪个角落里能被发现?

怎么看都像是有人故意栽赃给她。

但在美人阁的人那么多,怎么就偏巧栽赃给她了?

苏锦怀疑那人一早就知道她有意在美人阁动手脚,顺带让她把御史府千金毒死的罪名一并担了。

刚刚在美人阁,是谁提议搜身来着?

大理寺少卿和苏锦的想法不谋而合。

之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查无头绪,现在有了这个药包,自然要顺着药包往下查。

文远伯府大姑娘一口咬定药包不是她的。

那这药包又是怎么到她荷包里的?

文远伯府大姑娘盯着沙漏,她的丫鬟跪在地上道,“先前美人阁锦鲤被毒死,一堆人涌过去看,我家姑娘的荷包那时候被人蹭掉了,是一个丫鬟帮忙捡起来的。”

“是谁府上的丫鬟?”大理寺少卿问道。

“……不知道。”

丫鬟声音一下子就弱了下去,她道,“我只记得那丫鬟穿着一身碧色裙裳。”

当时顾着看热闹,谁也没有注意那么多。

就是这荷包,也是上楼之后,她才帮姑娘戴上的。

谁知道就掉个荷包的功夫,就被人动了手脚。

要是找不到那丫鬟,姑娘毒死锦鲤在前,她岂不是替人背黑锅了?

毒死锦鲤,只需赔钱就行了。

可要杀了人,是要偿命的!

就算是死,也不能背着人命案死啊。

文远伯府大姑娘看着沙漏到时辰,她没有任何的不适,后知后觉,她猛然望向苏锦,“你骗我?!”

苏锦未说话,杏儿叉腰怒目道,“你毒死美人阁一池锦鲤,我家姑娘都没吼你一句,你还敢吼我家姑娘了!”

“我家姑娘金口玉言,她说你中毒了,你肯定就中毒了,你安静的等着,一会儿就会毒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