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二十章 挨训

第七百二十章 挨训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5:38更新  字数:2751

原本六个穿碧色裙裳的丫鬟都要被传来问话。

现在有小丫鬟指证,大理寺少卿便派人去陈翰林府上传话。

不止是丫鬟,连陈姑娘也一并传来。

只是主仆两进了大理寺就被分开了。

陈姑娘被领进了正堂,丫鬟被衙差请去了别处。

陈姑娘神情不安,质问道,“为什么把我和丫鬟分开?”

大理寺少卿看着她道,“天色不早了,挨个的审问耽误时间,分开审问,也能尽快排除姑娘的嫌疑。”

苏锦看了陈姑娘一眼。

之前她上百花楼,大家吵着要回去,就是她提议搜身的。

只是这个提议,美人阁管事的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美人阁靠山大,但这些贵夫人也不是好惹的,再者下毒而已,谁会傻到把罪证留在身上?

这种凭白得罪人的事,美人阁不做。

看来这姑娘是真的打算栽赃嫁祸给文远伯府大姑娘。

现在大理寺少卿分开审问她和丫鬟,这案子很快就真相大白了。

衙差过来把文远伯府大姑娘的丫鬟找去辨认,是不是陈姑娘的丫鬟捡到荷包递给她的。

陈姑娘站在那里,紧张的双手攒紧。

很快,衙差就回来道,“大人,捡到死者荷包的确实是那丫鬟。”

大理寺少卿望向陈姑娘。

陈姑娘望着他道,“丫鬟只是捡到荷包还回去了而已,难道也要被怀疑吗?!”

“但凡在美人阁接触过荷包的,都有嫌疑,”大理寺少卿道。

“我大理寺只是例行问案,丫鬟若是清白的,必不会冤枉与她。”

陈姑娘越来越心慌,眼皮跳的厉害。

而那丫鬟被带走后,衙差连敲带诈,再把刑具摆上,都还没有用刑,丫鬟就招供了。

是她趁乱撞掉文远伯府大姑娘随身佩戴的荷包,然后借着弯腰捡荷包,没人看到的时候,把药包塞进了她的荷包里。

衙差问她为什么挑中文远伯府大姑娘嫁祸?

丫鬟也说了原因。

要是平常时候,她们还真不敢在美人阁闹出人命案,凑巧那天在崇国公府。

上官凤儿的丫鬟把药包塞给文远伯府大姑娘时,她们也在崇国公府。

只是陈姑娘身份低微,高攀不上上官凤儿,她是去巴结崇国公府三房姑娘的。

出府的时候正巧领路丫鬟内急,她们主仆也是崇国公府常客了,便自己出府。

半道上,碰巧见到丫鬟喊住文远伯府大姑娘,便躲在假山后偷听了几句。

原本丫鬟是怂恿陈姑娘把这事告诉苏锦,博得她的好感。

崇国公府三房是庶出,趁机和皇上最宠爱的公主交好,对她有百利而无一害。

陈姑娘听进了丫鬟的劝,也坐马车出府,准备拜访苏锦。

只是半道上和御史府千金遇上了。

陈姑娘倾慕自己的表哥,如果没有御史府千金,嫁给表哥的就是她了。

妒恨蒙蔽了她的双眼,让她改了主意。

一念之差,不仅害了御史府千金,也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

听着大理寺少卿宣判,杏儿站在苏锦身边小声嘀咕道,“她的表哥得长的多好看啊。”

苏锦也挺好奇的。

等陈姑娘的表哥赶来,杏儿就嘴角抽抽了。

陈姑娘眼瞎啊。

刘少爷也没长的多好看,她家姑爷能甩他到天边。

长这样都有姑娘为他杀人,杏儿担心自家姑娘了。

苏锦做了最深刻的反省。

她们主仆还是太俗了,以貌取人。

人家陈姑娘看中的应该是内在美。

情人眼里出宋玉啊。

从大理寺出来,天际已经飘了一抹晚霞。

杏儿扶苏锦坐上马车。

远处,谢景宸骑马过来。

坐在马背上的他,风姿卓然,器宇不凡。

苏锦两眼瞪着他,“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事情都忙完了,他才来。

谢景宸一脸疲惫,“祭拜祖母完回府,被皇上传进宫骂了一顿,刚刚才从宫里出来。”

苏锦,“……。”

杏儿,“……。”

今天是老夫人下葬“三七”大日子。

谢景宸随王爷去坟前祭拜,苏锦便没有去了。

虽然皇上还没有册封她,但老王爷和王爷可不敢拿苏锦不当真公主看待。

老夫人下葬那里,苏锦披麻戴孝,以孙媳妇身份一路相送,已经给足了镇北王府脸面了。

之后的祭拜哪还敢麻烦苏锦?

他们不让苏锦去,苏锦也没有执意要去。

想着谢景宸早该回府了,却迟迟没出现,没想到是被皇上传进宫训话了。

“皇上骂你什么了?”苏锦一脸好奇。

“……。”

谢景宸不想说话。

他调转马头,走在前面。

苏锦后知后觉问错话了,她应该问皇上为什么骂他。

杏儿同情道,“姑爷肯定被骂的很惨。”

苏锦,“……。”

可最近谢景宸也没做什么招骂的事啊。

苏锦猜应该是因为人多不便说。

没人挨皇上骂了,愿意别人知道的。

她回府再问不迟。

但是一路上回去,难免瞎琢磨。

可苏锦真猜不到谢景宸为什么挨皇上的骂。

他一没官职在身,二没要求她做过什么,撞不到皇上枪口上啊。

不过苏锦没想到就是谢景宸什么都没做才把皇上惹毛了。

皇上三天两头的派人送贡品去镇北王府给苏锦,明摆着想认女儿。

谢景宸身为女婿理应替岳父分忧。

谢景宸什么都没做——

皇上认定他更向着东乡侯。

谢景宸,“……。”

他能说什么呢?

夹在两个岳父之间,他就没想过有好日子过。

回了王府后,苏锦跟在谢景宸身后追问,“皇上为什么骂你?”

“你快告诉我啊。”

苏锦内心急的跟猫挠似的。

谢景宸三缄其口。

苏锦急的恨不得给他一闷棍才好。

不告诉她就算了,说一半藏一半,这是几个意思啊?

苏锦停下不走了。

谢景宸走了几步后,发现苏锦没跟上。

他转身,苏锦瞪了他一眼,迈步朝另一边走去。

谢景宸过来,一把将苏锦抱了起来。

突如其来,苏锦吓了一跳。

四下丫鬟婆子纷纷看过来。

苏锦瞪着谢景宸,脸红道,“你快放开我!”

“你不是想知道皇上为什么骂我吗?”谢景宸道。

“……。”

“你说就说,也用不着抱我,”苏锦道。

“抱回屋才好吹枕边风。”

“……???”

“我只是有点好奇皇上为什么骂你,用得着跟你吹枕边风吗?”苏锦翻白眼。

“……。”

“是我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