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二十三章 纵容

第七百二十三章 纵容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758

自打被秦菡儿下过几回蛊后,楚舜就开始研究南疆的蛊虫了。

越研究,越毛骨悚然。

他猜秦菡儿一定是在用南疆秘术给他做鞋。

穿上后指不定招小人呢。

心正在颤抖,就听九皇子道,“还是不要让她做鞋了吧。”

“我看她实在笨手笨脚,才一会儿就扎了自己好多下,染的鞋上都是她的血。”

“等鞋做好,估计血也流差不多了。”

“……。”

楚舜懵了,“所以你们给那双鞋取名叫血鞋?”

“不然呢?”苏小少爷一脸疑惑。

楚舜连拍胸口。

吓死他了!

难怪景宸兄的暗卫说和东乡侯府的人说话不要想太多。

东乡侯府的人直来直往,不会委婉,说的话就是字面意思。

想太多就是自寻烦恼。

“她坚持要做鞋,我拦不住,”楚舜头疼道。

他又不缺鞋穿。

而且这未婚妻还是他求着才帮忙演戏的,又不是南安郡王故意刁难,让人退亲的。

要真送给他鞋,他能不穿吗?

他一点都不想穿一双带血的鞋子上街。

楚舜越想越郁闷。

他和南安郡王他们差不多。

为什么他们的未婚妻推都推不掉,他的是自己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

他们主动要绣鞋,轮到他就成硬塞过来了。

楚舜,“……。”

苏小少爷几个玩去了。

他们没打算去大门口,但是丫鬟过来让他们去内院玩。

苏小少爷望着丫鬟道,“为什么要去内院?”

“夫人吩咐的,”丫鬟回道。

“我娘以前从来没这么吩咐过我,”苏小少爷道。

“肯定有问题。”

“……。”

九皇子和沈小少爷互望一眼。

心好累。

直觉告诉他们苏小少爷又在找打了。

他娘让他去内院玩,他就去内院玩不就行了吗?

为什么一定要觉得有问题。

生在宫里的九皇子,有一个自觉,那就是:好奇害死猫。

在宫里,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不该他们知道的事,千万不要知道。

可苏小少爷不同。

他就想弄清楚他娘为什么不让他在外院玩。

苏小少爷不肯去内院。

丫鬟也不好把他抱去内院,就算她敢,她也跑不过苏小少爷。

苏小少爷在外院转了半圈,就发现文远伯在东乡侯府门口。

苏小少爷趴在门边道,“难怪我娘不让我待在外院了。”

虽然他人小,但不缺乏判断力。

从爹娘的谈话,还有江妈妈的生气。

文远伯应该就是他娘的兄长,他的舅舅了。

只是他对他娘一点都不好,不然江妈妈不会气的需要看大夫。

对他娘不好,还说他娘没良心,嫁了人就不认兄长了?

苏小少爷把腰间佩戴的弹弓掏了出来。

拿了颗鹅卵石,苏小少爷瞄准。

石子飞出去,砸到地面,从文远伯的腿边……擦腿而过。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望着他,“你怎么了,这么近都瞄不准?”

“我娘让我去内院玩,就是怕我对他怎么样,我直接打他,我娘没准会揍我,”苏小少爷道。

“我大哥说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该委婉的时候要委婉。”

“……。”

九皇子嘴角抽抽。

用弹弓把石子打在地面上,然后弹起来砸到文远伯就是委婉了?

这和直接打他有什么区别吗?

刚这样想,苏小少爷的弹弓打到石狮子,弹飞dǎdǎo了文远伯的脑门。

“啊……!”

文远伯惊叫出声。

苏小少爷嘴角乐开了花。

文远伯知道来东乡侯府讨不到便宜,只是没想到会被苏小少爷拿弹弓打。

进京这么久,尤其知道东乡侯夫人就是他妹妹后,文远伯没少打听东乡侯府的事。

苏锦的战绩,苏崇赢了崇国公府大宅,还有苏小少爷偷溜出府,拐带九皇子,还用弹弓打伤寿宁公主和北漠公主的事。

连公主都敢打,何况是他了?

他躲避开,可是躲得了苏小少爷,躲不过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啊。

两人本来是和苏小少爷一样,打地面。

可是准头拿捏的没有苏小少爷好。

再加上文远伯刻意避开。

十几颗石子打出去,愣是一个也没挨到文远伯的身。

九皇子和沈小少爷挠心挠肺啊。

两人互望一眼。

齐齐瞄准文远伯。

两石子打出去,文远伯再不敢多待了。

苏小少爷笑眯了眼。

等丫鬟赶来传唐氏的话,文远伯已经走了。

丫鬟还被苏小少爷使唤出去把鹅卵石捡回来,大门口一地的石头,太引人注目了。

“这回,他肯定不敢再来了吧?”沈小少爷道。

“他最好别再来了,”苏小少爷道。

苏小少爷甩着弹弓回内院。

唐氏以他不听话,训了他两句。

江妈妈难得的替苏小少爷求情,“小少爷懂事,又不是什么人都打。”

“文远伯要不凑到侯府门前来,小少爷都不知道文远伯府门朝哪边开。”

“为了一个讨厌的人罚小少爷,夫人忍心吗?”

苏小少爷连连点头,“娘,我可是您亲儿子啊。”

本来唐氏都听进去劝了。

苏小少爷这一句,唐氏狠狠心,罚他练半个时辰的梅花桩。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就没有受罚了。

苏小少爷乖乖去受罚了,沈小少爷和九皇子跟着去看他训练。

江妈妈有点生气了,她望着唐氏道,“夫人!”

“为了个狼心狗肺的人罚小少爷,你也狠的下心!”

唐氏望着苏小少爷走远的背影道,“我知道他孝顺,我也舍不得罚他。”

“但我毕竟是他娘。”

“哪有做娘的纵容自己的儿子目无尊长的?”

江妈妈被反问的哑口无言。

就算她们再恨文远伯,他也是苏小少爷的舅舅。

上一辈人的恩怨,不宜让一个才七岁大的孩子掺和其中。

尤其苏小少爷还小,不懂什么叫人吃哑巴亏吐不出来。

他明目张胆的揍文远伯,容易被御史台抓住把柄,弹劾侯爷,将来也是往自己身上抹黑。

这样一想,江妈妈又觉得唐氏教育的对了。

走远了些,沈小少爷望着九皇子道,“为什么这回二婶没罚你和我?”

九皇子摇头。

他也不知道。

他们两也打文远伯了啊。

而且还没有委婉呢。

这还是他们进东乡侯府第一次没有被苏小少爷牵连。

苏小少爷顿住脚步道,“我娘没罚你们,说明你们没有做错,但罚了我,说明我做错了。”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