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七百二十七章 挖坑

第七百二十七章 挖坑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今天02:37更新  字数:2658

{}?苏小少爷他们没有进屋,就趴在窗户处。

江妈妈的话,他们都听见了。

苏小少爷更嫌弃文远伯府了。

他偷偷问九皇子,“文远伯要多久才被抄家流放?”

九皇子被问的一脸懵逼。

朝堂大事,他怎么会知道啊?

苏小少爷心急啊,但是屋子里再没说话声传来,只有江妈妈的叹息声。

等江妈妈出来,苏小少爷拉着她问,“文远伯要多久才被抄家流放?”

“还早呢,”江妈妈道。

“少说也还要一两个月。”

苏小少爷不高兴了,“怎么要这么久?”

“现在只是弹劾文远伯,虽有证据,但还要查明罪证属实,永州距离京都有些远,一来一回就要半个多月了,”江妈妈解释道。

尤其当年文远伯府遭受过冤屈,文远伯府大姑娘替父伸冤,名震京都。

对待文远伯府的案子,查案之人会更仔细。

查的严,花费的时间就多。

江妈妈比谁都希望这案子尽快了结,等文远伯遭受报应,她已经等了足足十五年了。

苏小少爷不放心道,“我娘不会帮文远伯吧?”

在苏小少爷眼中,她娘做什么都很干脆果决,不比他爹差。

这一回他娘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了。

苏小少爷也猜不透他娘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很不放心。

江妈妈摸着苏小少爷的脑袋,笑道,“夫人只是思念老伯爷了,如今的文远伯府已经不是当年的文远伯府了。”

“这样的文远伯府保住他,只会祸害更多的人。”

“这道理连我都懂,夫人岂会不明白,只是老伯爷那道坎,她心底过不去。”

“给夫人一点时间,她会想通的。”

苏小少爷也相信他娘不会那么糊涂。

再说了,她娘糊涂,还有他爹呢。

害他娘的人,不报仇就不错了,何况还帮他?

他和大哥都不会同意的!

姐姐肯定也不会同意!

刚这样想,那边过来一丫鬟道,“江妈妈,侯爷请文远伯夫人进府了。”

江妈妈,“……。”

苏小少爷,“……。”

打脸啊。

他爹为什么也这么反常?

江妈妈皱眉。

她只担心唐氏,从来没担心过东乡侯。

为什么侯爷举动也叫人摸不着头脑了。

前院,正堂。

东乡侯坐在首座上,文远伯夫人擦眼泪,哭了许久,总算没有白哭,进得东乡侯府了。

其实这府邸她也熟的很,毕竟是以前的崇国公府,她和文远伯没少巴结崇国公。

只是这回被镇北王世子妃算计才和崇国公府闹掰了。

想起这事,文远伯夫人就恨的咬牙切齿。

东乡侯端茶轻啜。

文远伯夫人望着他,道,“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家老爷落难,还请妹婿相救……。”

“一家人?”东乡侯看了她一眼。

文远伯夫人刚要点头,就听东乡侯吩咐丫鬟道,“给她的茶里加点砒霜。”

文远伯夫人,“……。”

她一脸错愕。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因为东乡侯的语气仿佛在说给她的茶里加点糖。

丫鬟还真转身去拿了砒霜来,当面倒进文远伯夫人的茶盏里。

文远伯夫人脸白了又白,“东乡侯这是何意?”

东乡侯看着她道,“文远伯和内子是一家人,还给她喂下绝子药,我东乡侯府拿砒霜招待你,有何不妥?”

文远伯夫人脸色苍白如纸。

“什……什么绝子药?!”文远伯夫人装傻充愣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东乡侯把茶盏放下,“既然不明白,那便请回吧。”

“林总管,派人去永州,帮助刑部尽快查清文远伯府的案子。”

这是非但不肯帮忙,还要趁机落井下石了。

文远伯夫人脸色白了又白。

林总管冷眼看着文远伯夫人道,“当年为什么要给夫人下绝子药?”

“这个疑惑,文远伯夫人不帮忙解了,休想夫人帮文远伯府。”

东乡侯的态度很坚决。

不说实话,她此后连东乡侯府的大门都休想进。

文远伯夫人心底百转千回。

当年唐氏死活不肯出嫁,为此还病倒了,她趁机给她服下绝子药。

现在既然问起来,说明早就知道了。

其实想也知道,服下绝子药,没法生养,十几年了怎么可能不会看大夫?

这样的仇恨,唐氏都没有报复他们,现在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做什么。

而且文远伯已经入狱了,再差能差到哪里去?

他是老伯爷唯一的儿子了,就冲这个身份,她就不会把他这个兄长怎么样。

有恃无恐,文远伯夫人抹眼泪道,“不是我们狠心给她下绝子药,是齐王妃逼我们这么做的,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年唐氏在宫里,入了齐王的眼,要娶为侧妃。

齐王妃怕齐王动了真情,再加上唐氏当年替父伸冤,名震京都。

这么一个聪慧的姑娘,在宫里帮云妃和皇后斗,锋芒毕露。

齐王妃怕她嫁给齐王后,到时候齐王府没有了她的立足之地。

如果可以,齐王妃是恨不得除掉唐氏,只是她不敢动齐王看上的人。

对一个女人来说,在内宅里,没有子嗣,就算得宠,也风光不了几年。

那时候唐氏不愿意嫁,是文远伯仗着自己是兄长,凭着长兄如父四个字给唐氏定的亲。

齐王妃循循善诱。

文远伯夫人知道唐氏会恨她和文远伯,到时候吹吹枕边风,齐王还会帮文远伯吗?

肯定不会。

文远伯夫人就上了齐王妃的船,给唐氏下绝子药了。

蠢成这样,东乡侯府的丫鬟小厮都恨不得拿扫把打的她满地打滚才好。

夫人是倒了几辈子血霉,才有这样狼心狗肺的兄嫂?!

东乡侯压抑住内心的怒气,问道,“你所言属实,不是逃脱罪责,故意把黑锅甩给齐王妃?”

文远伯夫人举手发誓,“我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就让我不得好死。”

“很好,”东乡侯声音冰冷。

“林大人,你可以出来了。”

屏风后,刑部左侍郎林大人走出来。

不止他,身后还有两衙差。

文远伯夫人脸色苍白如纸。

她没想到东乡侯让她进府,是挖了坑等她往里跳。

兄嫂联合外人坑害嫡女……

这事传扬出去,唐氏不认她,也没有人会说唐氏半句不是,只会说他们是罪有应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