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百三十三章 恶心

第三百三十三章 恶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昨日00:16更新  字数:2949

怕暴露女儿家身份,周七姑娘一直强忍着。

可是北宁侯世子拿她当兄弟看待。

平常怎么对待南安郡王他们的,就是怎么对他。

好兄弟勾肩搭背不要太平常。

就是周七姑娘身上的脂粉味太重了些,被北宁侯世子嫌弃有点娘了。

周七姑娘,“……。”

一直瞪眼的小丫鬟,“……。”

七尺男儿……

当然了,周七姑娘肯定是没有七尺的。

但身为一个男子涂脂抹粉这也太奇怪了。

平常和楚舜他们训练,身上的汗臭味一个比一个重。

突然多了一个散发着淡雅清香的兄弟,北宁侯世子觉得和他们有点格格不入。

想当初,他们还没有进东乡侯府,也是这么的讲究。

当然了。

涂脂抹粉那是不可能的。

他看周七姑娘是特别的顺眼,特别的想把她从细皮嫩肉变成和他们一样的皮糙肉厚。

周七姑娘实在不敢和他再待下去了。

她怕自己迟早被他摸给遍。

丫鬟更怕自家姑娘被人占便宜。

两人执意要走,北宁侯世子极力挽留。

周七姑娘说有生意要谈,北宁侯世子便道,“两回都没能喝上,下回不能不喝了啊。”

周七姑娘面上带笑,心底默默的问候着。

出了门,丫鬟道,“姑……。”

周七姑娘抬手,丫鬟赶紧道,“少爷,北宁侯世子都占你三五回便宜了!”

“下次,你再不能被他搂啊抱啊的了,传扬出去,还怎么……娶媳妇啊。”

周七姑娘瞪眼,丫鬟不敢再说。

可惜,已经太迟了。

丫鬟的话被人听见了,还不止一个。

周七姑娘下楼,几人围着她打量。

“真没看出来,北宁侯世子居然是这样的人,”男子摇着玉扇道。

“jìngguó侯世子偷窥姑娘裙底,北宁侯世子好男风……。”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太恶心了。”

然后,北宁侯世子好男风的消息就这么传开了。

等南安郡王他们上楼,就听到楼下议论。

看见他们来,一个个都噤了声,闷头吃饭,不敢言语。

等他们一上楼,又开始小声嘀咕。

这情形,楚舜不要太熟悉了。

他被冤枉偷窥秦菡儿裙底的时候,就是这么被对待的。

人前不敢吭声,背后指指点点。

上楼后,在楼下看不到的地方占了会儿,就听到北宁侯世子好男风的事了。

而且不只是北宁侯世子被怀疑,连他们都一样。

楚舜,“……。”

南安郡王,“……。”

定国公府大少爷,“……。”

三人一脸黑线的进了屋。

屋内,北宁侯世子在喝酒,心情还挺好。

楚舜走进去道,“你这主意也太馊了。”

北宁侯世子有点懵。

他主意怎么馊了?

他就没主意啊。

定国公府大少爷坐下道,“才在大佛寺动手脚,让伯母高兴,你现在又来这么一招,你是打算把伯父伯母往死里头虐啊?”

刚得知儿子将来娶的媳妇能给她添七个孙儿。

转过脸儿子好男色。

这么极端的做法,定国公府大少爷不赞同。

北宁侯世子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楼下在传你好男风,”南安郡王道。

“不是你让人散播的?”

北宁侯世子差点没被口水活活呛死。

他就算再不想娶媳妇,也不至于把自己往死里头抹黑吧?

“你不想娶媳妇,抹黑自己就算了,我们都被你给连累了,”定国公府大少爷抗议道。

北宁侯世子的爆脾气,撸起袖子就道,“谁在抹黑我,我非得揍的他满地找牙不可!”

可惜再生气也没用了,消息一传开,那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啊。

南安郡王、楚舜、定国公府大少爷三个面面相觑。

这顿饭他们都没吃。

为了表示自己和北宁侯世子不是一样的人。

他们决定暂时和北宁侯世子绝交了。

北宁侯世子,“……。”

进醉仙楼的时候,北宁侯世子还有人和他打招呼。

从醉仙楼出来,他瞥谁,谁害怕。

那神情,唯恐被北宁侯世子看上,强行上下其手。

北宁侯世子差点没吐血。

怕北宁侯夫人气坏身子,北宁侯世子赶紧回府解释。

然而已经晚了。

北宁侯夫人已经气病了。

北宁侯世子被北宁侯罚去祠堂跪着。

北宁侯头疼啊。

jìngguó侯世子惹事时,jìngguó侯被弹劾历历在目。

他都能猜到明日早朝,他会被怎么弹劾。

北宁侯世子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心底郁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知道是谁败坏他名声,只能在心底骂了。

再说周七姑娘回府后,赶紧把男装换了下来。

她打喷嚏时,丫鬟正好听闻了北宁侯世子好男风的事,吓的她赶紧跑回来道,“姑娘,难怪北宁侯世子对你又搂又抱了,原来他好男风!”

周七姑娘一脸震惊,“不得胡说。”

丫鬟摇头,“奴婢没有胡说,街上就是这么传的。”

“姑娘男子打扮细皮嫩肉的,他肯定是看上你了。”

“长的人模人样的,没想到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要说北宁侯世子也是倒霉透顶。

被罪魁祸首牵连,还要被她鄙视,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还有被他牵连的,楚舜的事好不容易才平息,又因为他被人旧事重提了,“不止北宁侯世子有怪癖,听说他的好兄弟jìngguó侯世子还喜欢偷窥姑娘裙底呢。”

“和这样的人走的近,能是什么好人啊。”

周七姑娘深以为然。

想到自己被抱了,虽然隔了衣服,还是太恶心了。

让丫鬟抬水进屋,她继续泡澡。

丫鬟准备的是香皂,是她最喜欢的兰花。

鉴于北宁侯世子说她身上胭脂气重,她换成了男子用的香草味。

北宁侯世子派人查流言从何而起,查了几天,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在府里憋了几天,他实在忍不住上街。

又和周七姑娘碰上了。

周七姑娘一身男装,跟在周老爷身边。

看到他,周七姑娘一脸鄙夷的撇过脸去。

北宁侯世子那个憋闷啊。

不用说也知道被误会了。

南安郡王他们怒气冲冲的过来。

没办法,几天没被搭理,北宁侯世子破罐子破摔了。

再不搭理他,他就叫人散播他们三个都被他非礼过的消息。

楚舜他们是来揍他的。

怒气冲冲的骑马过来,正好瞧见北宁侯世子看着周七姑娘一脸愤怒。

楚舜道,“你可别对她动手动脚。”

北宁侯世子两眼瞪他,“我是那样的人吗?!”

“那可不一定,”楚舜道。

“……。”

“苏兄提醒我们,她是女扮男装,是周老爷的小女儿,让我们别跟她勾肩搭背,免得坏了人家的名声,难道苏兄没提醒你吗?”楚舜问道。

北宁侯世子,“……!!!”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