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六章 织女下凡

第六章 织女下凡 (1/3)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6816

一年后。

道牧死刑台上傲立伟姿,一袭黑色武士长袍,迎风猎猎,身高八尺,那凌乱黑发遮住血眼,身上阴冷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骨龄方过十六,已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成熟自若。站在刽子手中,出尘气度,令他鹤立鸡群,养母穆清可谓立下大功。

道牧已不记得一年间,自己挥过几刀,挥落多少人头,多则一天百余次,少则半个月都不见得有一次。

道牧挥刀斩头,干净利落,刀口整齐如镜,一般情况下,不会给死刑犯一丝痛苦,往往头已落地一刻钟才开始渗血,神乎其技的刀技,尽得黑叔真传。

死刑犯还没押至,道牧血眼漠视围观群众一言一行,细品这世间百态,人情冷暖。他开始喜欢看死刑犯的眼睛,黑叔说得对,他们眼睛中闪烁光芒令人着迷。

那是对生命的敬畏和渴望,乃至狂热,甚至憎恶。

死刑犯不重样的目光微神情,每每都让道牧微感还活着,似乎挺好。

“犯了何事?”每次行刑前,道牧都会问这句话。

死刑犯多已接受将死事实,都会口吐真言,道牧都会细听品味。这个行为与黑叔大不同,且喜欢以自己的善恶标准,给予对方不同的待遇。对于那些该特殊待遇的恶人,他从未失手过。

这一个死刑犯与有夫之妇**一次,那妇人家有孩童,对早晚劳累的丈夫心怀愧疚,便不愿与他再纠缠,谁知他不依不挠,毒杀了妇人一家十几口。

话语中不仅没有悔改之意,神情越发癫狂,且将天下所有女性都问候了个遍,杀了那一家十几口人,如是替天行道一般,眉宇间透着狂热的自豪。

道牧面若坚冰,身上森气大盛,幽光一闪,刀落,头落掉地。癫狂神情化作无尽惊恐,意识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头颅看着匍匐在断头桩上无头尸体,刀口处喷涌大量黑褐色血液,溅得头颅一脸,变态的心理防线坍塌,强烈的疼痛涌来,人头在死刑台上滚动,无数幻觉灌脑,凄叫不绝。

“好!死得好!”

“小黑哥刀法果真一流,此人就应当受到侵蚀灵魂之苦,就该让他如此痛苦死去,再入地狱,受酷刑。”

“多好的人,都是被那**所害。”

“那**一家也不是什么好人。”

“……”

道牧已背刀远去,对于围观群众各种言论已经摸透听腻。

他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人不都应该怀揣对生命的敬畏努力活着吗?可为何别人结束一个陌生的生命时,多数人表现的狂热比恐惧更甚。

每每想到这,道牧不由自嘲,自己何尝不是其中一员,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酒肆一年前被毁,原地拔起十三层高楼,装潢比以往精致,但酒菜依旧平民化,每到饭点,座无虚席,有时候门外都还得摆上十几桌。

小掌柜说小黑哥越来越像黑叔,斩了死刑犯人头后,就会想要大口大口喝酒,大口大口吃肉。

难道他们杀了人,见了血,再看到锅里炖的肉,就不会恶心反胃?

若说小黑哥最不像黑叔的地方,就是小黑哥一边喝酒吃肉,还要一边吃糖。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怪癖,这让小掌柜那贱嘴不止一次嘲弄道牧。

可正是因为爱吃糖的怪癖,在街坊传开后,愣是把小黑哥变得比黑叔亲民得多。

“老吴送糖来了吗?”道牧一回到酒楼就开口问忙于算账的小掌柜。

“唉……”小掌柜面露愁容,停下手中动作,轻轻叹口气,直视道牧那冰面玛瑙眼,不像他人畏怯,哝嘴责怪道,“你没听狱卒跟你说吗?老吴犯事了!”

“因为他女儿和葛家风流少爷那事?”道牧知晓一些事情,老吴常常跟他酒吐真言,甚至一度想让他女儿吴倩嫁给他,奈何两小年轻彼此都没感觉。

道牧自行惭愧不愿祸害吴倩,却让一大户人家的浪荡子弟迷了心,失了身,现今还怀胎五月。

“可不是嘛,阿雪她都已经怀孕五月,葛家那畜生竟然还狠踹阿雪几脚,以致小产。阿雪今卧床不起,半身不遂,生活不可自理。老吴去葛家与那畜生一家对持,结果遭遇非人待遇,尽是羞辱。

老吴气得拔出腰间枯木心,乱中将那葛家畜生一通乱刺,神仙都救不活。解气是解气,可阿雪今后该怎么办啊?谁还敢娶她,阿雪该如何生计……”小掌柜嘴贱市侩,心却同他老爹般善良,这是黑叔对小掌柜的评价。

“阿雪现在怎样了?”道牧难得主动开口关心人,惹得周围熟识之人侧目相望,窃窃私语,不乏胆大者打趣。

“还能怎样,我让你嫂子去照看阿雪了。喏,这是老吴给你做的最后一袋糖。怎觉这一袋糖散发着绝望与无奈。”小掌柜挠头苦笑。“我得想想办法,让阿雪找个生计才行……”

“呵!这位大仙好厉害,可闻出糖中蕴藏绝望和无奈。”道牧拎着袋子,走进自家院子,有也不回,“我觉得你娶了阿雪最实在。”

“嘶,这倒是,我怎么想不到呢!”小掌柜猛拍自己油腻额头。

“难,癞蛤蟆吃不得天鹅肉,这种违规天地道理的事情,牧道者都会看不下去。”道牧人已远去,声音却清晰传遍酒楼,惹得众人哈哈大笑,不少喝多的宾客跺脚拍桌,轰乱一团。

“你……”小掌柜涨红了脸,直指道牧消失的地方,久久无法言语。

“说了半天,感情他一点情都不念。”良久,小掌柜拍桌长叹一口,“还是这副乖僻模样,真让人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