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九章 烈日灼心

第九章 烈日灼心 (1/3)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6917

小掌柜一家,人楼皆空,空留下一片平地,却没有人在此地重建一楼。

城主命人立一方十米玉碑于此,碑文曰:善有善报,此证仙缘。诫普罗众,善而行之。

阿雪家收归城主所有,生得一财政收入之道,以向众人收取门票形式,让民众近距离参观感受阿雪的艰苦生长历程,所得收入划为城政支出。

阿雪的父亲得以重新厚葬,霸凌阿雪一家的人虽然没有被城主下令责罚,生活也一落千丈,世交好友,生意伙伴,尽数断交,走在街上被人唾弃,往日辉煌如梦幻泡影,破碎为虚无。

道牧,人是走了,城中却留下各种传说。

有人说他是天仙转世,为拯救苍生临凡;有人说他运气真好,仅两家人与他关系好,这两家都出仙人,分享气运;也有人说他胆大包天,窥窃织女不说,亦还妄想玷污织女,对织女豪吐大不敬之言……

一条官道上,直插幽深密林,看不着尽头。

两边崇山峻岭,绵延不绝,如一条条盘在地上的长龙,龙脊尖锐,森黑插天。古木参天,树冠藏于云雾中,若隐若现,时而滴下露珠,足有拳头般大小。

道牧正骑阿萌,阿萌背上摊着一副地图,他一手捏着自己的下巴看地图,一手托着大水罐接天降仙露,但凡周身三米范围,例无需接。

这情况下,道牧亦还分神研究地图,心中没少骂画地图之人,虽不至于是一路痴,这地图画得真是难懂,山不像山,河不像河,路不像路,搞得道牧一个头两个大。

这地图在别人眼中却又是另一幅模样,山就是山,河就是河,路就是路,画得十分精致,标注也全面细致。

道牧没少问路人,问完之后,都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骗他,这破烂地图花了一百两黄金,想想就肉疼,真当刽子手的钱不是钱。

耳朵微动,身后约五十公分处,空气流动不畅,声音不和谐。道牧头也不回,水罐换手,伸出,啪,露水落在阿萌背上,道牧感觉背后一阵清凉,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阿萌,别闹,正接露水呢……”顿言须臾,道牧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阿萌,你最近总是闷闷不乐,是在担心我吗?”

“哞……”阿萌垂头嘶吼,转过短粗脖子,一个水汪汪大眼睛,直勾勾看着道牧,确有担忧之色,数息后,又转正头,头低得更厉害,脚上速度也慢了很多。

“你一小屁孩,怎么这么感性?我都不担心我自己,你担心什么。我跟你说,你不要太单纯了,轻易相信人类,且投入真感情。

人类是很坏很坏的,幸好你遇到的人是我,否则你这样的,早晚被宰了,拿来炖汤。以后,若是遇到什么危险,你记得一定要撇下我就跑,不要犹豫……”

道牧难得一天说那么多话,一刻钟后,口干舌燥方才停止喋喋不休,端起手中水罐一口饮尽,冰凉的露水,甘甜润喉,沁人心脾。

一罐露水过后,道牧没了再说的欲望,拿起地图,躺在阿萌背上,将地图盖在脸上为自己遮挡阳光,轻轻拍了拍阿萌的身体,朗声道,“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仙人行处行,仙不为者,人为之。”

“哈哈哈……”旁边却传来豪爽笑声,这人啧啧赞叹,“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仙人行处行,仙不为者,人为之。从小哥的语气来看,貌似有故事。”

闻言,道牧坐起半身,却见一高胖中年人骑着一头狮头大獒和一矮瘦中年人骑着一头黑色大猪与阿萌齐头并行。坐骑行路速度能与阿萌齐行,二人不简单。

高胖中年人身后背着一把不成比例的巨剑,矮瘦中年人腰缠牧鞭,手持牧棒,身上盘缠各种罐子,邋里邋遢。

“二位前辈可是前往剑机阁?”道牧好奇问道,两手不由握紧地图,差点抓破,话语中怀揣些许希望。

“哟呵,小哥是要去剑机阁啊,这,恐怕有难度,剑机阁向来大隐于山,唯有缘人能寻得山门。”说话的是矮瘦中年人,莫看他一副冷漠僵硬的面孔,说话语气却很和煦,先前豪爽的笑声便从他传来。

“我们二人并非去剑机阁,不过,目的地倒也在剑机阁统治界域当中。”高胖中年人脸上笑容未曾消失过,话语却显得十分冷淡,拒人以千里之外。

闻言,道牧将手中地图小心翼翼折叠收好,不理二人模样离奇怪诞,“两位前辈怎么称呼?”

“你可叫我胖头。”矮瘦中年人应声。

“瘦头。”高胖中年人应声。

“胖头,瘦头,往后几日,劳烦二位了。”道牧行一礼,对二位点头,旋即附在阿萌小耳朵轻语几句,然后反躺在阿萌身上,午休。

胖头和瘦头二人,相互对视,大眼瞪小眼,脸上浮现无奈神情,歪头看道牧几眼,两人一夹腿,坐骑脚下腾云生风,瞬息消失在原地。

哞,阿萌露出人性化表情,睨视二人消失的方向,小短腿加快频率,四周景物扭曲成团,五颜六色,不过十数息,便追上二人。

阿萌发出怪叫,似在嘲笑他们自不量力。

“这幼兽有点意思。”胖头细细打量阿萌一通后,不由赞叹道。

瘦头笑脸皱眉,神情怪异别扭,二人身下狮獒和黑猪均升起好胜之心,一声兽吼后,大步迈开四腿,欲甩开阿萌。

哞哞,阿萌硕眼半眯,毫不费劲跟上二兽,不看前头,仰头睥睨狮獒和黑猪,满脸骄傲。过了五万里,狮獒和大黑猪,粗气大喘,上气不接下气,一旁的阿萌大气不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