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十一章 极乐剑土

第十一章 极乐剑土 (1/3)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6789

夜幕黯淡锁天,晚风呼呼猖獗。一颗颗璀璨星斗汇聚成河,河聚成海,撕破黑夜无情统治,将希望之光普照大地。

星斗的本意是多么美好,原本温热的星光经过黑夜渲染,只剩光亮却没一点温度。在无尽黑暗当中唯能照亮人眼,却无法指引人心,以致贤者长叹,“高处不胜寒”。

“夜太美,尽管很危险……”

同舅舅一家晚饭过后,道牧自行回到老妈专属院落,坐石凳上,阿萌则躺在道牧身旁,蹭在道牧身上,感受道牧身体温度,方才心安,呼呼睡觉。

一人一兽,融入黑暗,不分彼此,好不和谐,若不细看,哪怕近处都无法发现他们。

地图平铺石桌上,道牧红玛瑙眼眸在星光映射下,炯炯生光,左手撑着嫩白下巴,右手在地图上不停比划。俏脸上时而露出痛苦,时而露出惊喜,已过半个时辰,道牧没能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眼睛为何总欺骗我……”道牧呜呼哀哉,不禁气馁懊恼。右手抬起,剪刀手欲要插双眼,才刚动念,眼皮已自行落下。

哒,哒哒,哒哒哒……

耳朵招风,忽而微微抽动,“两个人……”道牧听见数百米外细微脚步声,“舅舅和表哥?脚步声相似度六成,多出鬼祟近四成,两父子是要作甚……”

“爹,您去请表弟,我在外面把风。”穆山门外小声道,带着激动与喜悦,就犹如孩童期待已久的愿望就要实现那般,惹得道牧愈发好奇。

“嗯,小心把风,莫让你太奶奶和你老妈发现,更不能被你姐发现!”穆武小心翼翼叮嘱,连恐带吓,语气哪有一家之长应有威严,且还带着窃喜。

“舅舅,表哥,你父子二人,鬼鬼祟祟于门口作甚,何不进来说话?”道牧右手哒哒敲打石桌,歪头直视远方拱门,扯嗓子朗声道。

“嘘……”穆武瞬至道牧面前,神秘兮兮环顾四周,发觉没任何动静,这才舒口气,暗怪,“你小子,突然这么大声,做什么?!若被你舅娘和表姐发现,我们可就惨了……”

闻言,“关我什么事?”道牧心中嘟哝不满,嘴上却道,“大半夜,舅舅带表哥来找我有何要事,竟等不得明天。”

哈,穆武对道牧咧嘴,露出诡异暧昧的笑容,两掌奇大,撑在石桌上,占据十分之一,双臂如腿般粗壮,身体微微前倾,便到道牧面前,附耳细声道,“今晚,舅舅带你去一方极乐静土,剑机山门显世前,让你兄弟二人好能释放自己,减轻不必要负担,真正感受一番,人间极乐方为何。”

“极乐静土?莫不是……”道牧闻言,脸上展露出些许欣喜。

“对,对,对,就是那个极乐静土。”穆武裂开嘴,回正身体,笑容越发暧昧。

“大半夜,寺庙还开门吗,难道机剑镇流行半夜偷偷溜进寺庙烧香拜佛,只为求一时心安……”道牧竟然流露出做坏事时孩子那般兴奋劲。

他第一次去寺庙,且还是不给香火钱,偷偷溜进去,他一直觉得自己杀气太重,给佛光洗礼一番,也是极好的。奈何平时碍于别人眼色,道牧便断了念头。

“你……我……他……”穆武看这外甥真挚纯良的笑容,不似在逗自己玩,内心不由哀嚎,“我的老姐哟!你宝贝儿子怎么比你还极品!”

“哎呀,你别问那么多,到了你便知。”穆武拍拍桌,显得有些不耐,声音甚至略微有些大,回荡院落。而后惊醒过来,一手封住自己嘴巴,紧缩脖子,四处张望,耳听八方,神神经经。

“等我一下,我安顿好阿萌,不能让阿萌来捣蛋。”道牧亦如穆武这般,小心翼翼,轻言细语。

“……”道牧这副纯良模样,让穆武无语翻白眼,心道务必让这外甥,日后活得像个真正的男人,成熟坚强有尊严的活着。

吖?!

穆武双眼瞪若铜铃,差点没再叫出声,却见眼前道牧两手大张,竟一把抱起比自己块头大不知几倍的阿萌回她的特供小屋,且盖上三床被子,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轻轻松松。

“道儿,你还是人吗?你确定你不是披着人皮的凶兽?”穆武用最小声量的嘶吼,以表达自己对这个小怪物外甥的惊讶。

“不然呢。”道牧眨了眨红玛瑙双眼,“只不过随着年纪成长,气力见长不少罢了。”

……

穆武轻车熟路带道牧和穆山,左转右拐,很快来到一处繁华街道。道牧四周环顾一番,不由发自内心惊叹这豪华府邸群的正中心,竟然屹立九座如此华丽剑楼。

仙雾袅袅,围绕九座剑楼,灯光照耀下,犹如一方仙境,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心灵震撼。

此处人来人往,无论男女,皆一身华服,腰佩宝剑,或气宇轩昂,或超尘脱俗,扫眼望去皆为剑修。

然,道牧鼻子抽动,却闻出纸迷金醉的风月味道。

“年少争夸风月,场中波浪偏多。有钱无貌意难合,有貌无钱不可。就是有钱有貌,还须着意揣摩。知情识俏哥哥,此道谁人赛我。”道牧轻念九楼拱卫的大石剑上所刻之词。

这才会意,这哪里是寺庙,这分明是风月场所,想到这道牧脸上开始变得复杂。

“表弟,此地唯我机剑镇方有特色。我跟你讲,极乐剑土中不乏那些无奈委身的大剑豪,这里非流通黄金白银,宝剑与剑法秘笈才是硬通货……”穆山一把搂住道牧脖子,一个劲喋喋不休。

“表哥常来?”道牧眉头微皱,尽管不喜欢穆山这动作,心觉别扭得紧,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