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十三章 酒鬼瞎晃

第十三章 酒鬼瞎晃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612

翌日,清晨。

穆婉晴来到院子将唤醒道牧,“距离晨餐尚早,昨晚娘亲吩咐我监督你,且教导你一些自保技巧。尽管有我和穆山庇护,也难保你不出意外,今日便到斗剑台给你恶补一番。”

道牧哪有反抗能力,如机关木偶那般,任由穆婉晴使唤,睡眼朦胧中,稀里糊涂梳妆整理一通,便被带到斗剑台。

天才蒙蒙亮,朝阳才露尖尖角,斗剑台四周草丛灌木挂满露珠,在朝阳下闪闪发光,蟋蟀虫趁着夜的余色,在进行最后一次狂欢。

凉风袭来,已经带有些许冬的无情。阿嚏,未曾生过病的道牧,才刚从极乐剑土出来一个晚上便感染了风寒。

穆婉晴美眉紧蹙一阵,想到道牧生病是纵欲过度所致,关心的话到了喉咙,生生咽下,“本该从五日前开始授你保命技巧,却不曾想你花了五日的宝贵时间于风花雪月。今日,临阵磨刀,就得看你的悟性了,届时意外殒命,莫要向姑母告状是我穆家的不是。”语气依旧冰冷,针对性很明显。

锵,穆婉晴拔出一把与她同身高的巨剑,虽未开锋,朝阳下,剑刃照样灿灿生辉。今日换去闺秀雅裙,披一身紧身剑修服,配上那恬静甜美的容貌,有种特别的反差美。

“拔刀吧。”穆婉晴一手单握巨剑,直指道牧面门。

“有必要这样吗?”道牧眼皮垂落落,顶着两轮熊猫眼,全身怠惰无力,无精打采,费力的眨了眨眼,有气无力道,“有太姥姥和舅娘这两个重量级大佬,我们不是应该直接保送进剑机阁吗?”

“你想得到美!”穆婉晴见他这般模样,烂泥扶不上墙,又是姑母最疼爱的儿子,恨得她银牙切齿。

一声冷哼,刺剑贴脸而过,剑身拍来,裂风呼呼。这一拍,足以让道牧清醒,也可让道牧掉几颗牙。

说是时,那时快,道牧瞬息蹲下,躲过一击,有惊无险。穆婉晴只道他好运气,武动巨剑,下一波攻势已临,道牧直接躺在体面,又恰如其分躲过这波攻势。

穆婉晴以为巧合,心却埋下易躁的种子,巨剑以力劈大岳之势压下,霎时,剑影漫天,封锁八方。道牧猛地跳起身,身体摇摇晃晃,形如醉酒之人,却次次有惊无险躲过穆婉晴的攻势。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道牧的感知已经远超凡人水准,大剑豪未脱胎换骨前,也不过如此。一人挥剑,一人闪躲,一个出身名门,一个出自野路,竟僵持住。

路过行人不由驻步观望,指指点点,都言表少爷无法修行,怎觉如此厉害,不似传闻那般废物。

穆婉晴生了心气,不忌真剑伤人,挥剑愈加凌厉,道牧依旧未变,还是那般怠惰慵懒,气得穆婉晴差点动了灵力,将眼前这虚伪的家伙劈成一滩肉糜。

一个时辰后,穆婉晴无力挥剑,抬手一扔,巨剑归入数百米外的剑鞘。

“你还是人吗?”穆婉晴面色煞白,上气不接下气,脸上乃至全身冒汗,对面道牧虽在喘粗气,却面色红润,两人情况,顿时高下立判,“你这诡怪步法为哪家门路,未曾见闻。”

“这步伐很诡怪吗?一大叔教授我的。”道牧却不解,一直以来总觉黑叔胡搞瞎教,“还说是叫什么,酒鬼瞎晃。”

“谁会起这种名字!”穆婉晴见道牧这般模样,恨不得拔剑再跟道牧再站个痛快。

穆婉晴彻底恢复昨日冰冷,深觉道牧是在耍她,不似表面纯良,城府深得很,更不似姑母那般正值爽快。

舅娘抬头看了看道牧,又将目光投向穆婉晴,“婉晴,今日晨练如何?”她对今早晨练之事有些耳闻,却明知故问,怕是那些人夸大其词。

“好得很,行事谨慎些,自保足矣。”穆婉晴咬牙切齿,说话间,抬起头看向道牧,那凶光不似她这样的女孩发得出来。

道牧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好生吃个早餐,也会得罪到她。

穆武和穆山两父子埋头吃饭,不言不语,两父子不时对眼交流,好似在打什么算盘。

“我吃饱了,诸位慢吃。”道牧放下碗筷,礼貌道谢。

“我也吃饱了!”穆山猛地坐直身体,随即转头对舅娘,“老妈,我跟姐姐一起给表弟做集训,如何?”

“嗯。”舅娘放下碗筷,环视三个孩子,语重心长道,“你姐弟二人都能帮道儿一把是最好的,三姐弟相互切磋,相互沟通,届时进了无机森林,好能够默契配合。”

“山儿,记住莫要公报私仇,好好教导你表弟。届时进了无机森林,穆家光环可不是一个好事。到时候,就靠你们三个齐心协力,共渡难关。”穆武缓缓抬起头,轻描淡写,“婉晴,你要尽心尽力,好好督促教导你两个不成器的弟弟,莫丢了老穆家的脸……”

“……”道牧垂头把玩胸前黑鱼吊坠,怎听这无良舅舅的话,有点不对劲。

斗剑台。

“桀桀桀……”穆山狂笑若癫,挥一柄木制长剑,剑尖生花,花幻成蝶,行云流水,眼花缭乱,穆山从未这么喜爱这个来到吐了的地方,“表弟,我不用灵力先试试你的感知力。”

“请吧。”道牧半眯眼,哈欠连连。

深觉吃过晨餐后,愈加犯困,恨不得直接躺在地上睡觉,心中还在为自己能够睁开半眼,鸣鸣得意,美滋滋道,“我的意志力还真坚定。”却忘了那五日逍遥,李雯诗一声叫吟,一个动作就勾得他失了魂魄。

“看剑!”穆山大喝一声,声音刚到,剑已随至,数十道剑芒只取道牧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