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二十三章 团队合作

第二十三章 团队合作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356

道牧阿萌,一人一兽,永远都在路上。

孤独对于他们已是常态,相互陪伴也变得格外珍贵。阿萌不把道牧当人,道牧不把阿萌当兽,两人形影不离,不是家人,更似家人。

养蛇场逗留不少时间,以致他们没了织天府的踪迹。没了织天府前方开路,道牧和阿萌一路磕磕碰碰,狼狈不少。

“这些牧道者也不是没干正事。”道牧盘坐在阿萌身上,又给画板上一头怪物画上一个叉。

道牧阿萌风尘不少,阿萌呆气不减反增,道牧稚气倒是退却不少。

路上修仙者逐增,多以团队形式出现,散人常被视为怪物。道牧这样的组合,要么敬而远之,要么争相拉拢巴结。相较于认为道牧是普通凡人,修仙者们多数将道牧视为一个深藏不露的修仙者。

“这位道友,何以孤身一人?”一牧道者,眉清目秀,和善道。

青年模样,年岁三十好几,气质温文儒雅,声音和煦,令人心生好感。他的团队亦有十七人,剑修多数,牧道者几人,医者一人。

道牧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同伴都已经怒目而瞪,他亦然没有生气,“在下埃门,月前刚突破桎梏,至牧地境,此次灾区之行,只为夯实大牧根基。”

“嗯……”道牧微微转头,余光扫视他人,“本道爷因一脚将外事长老之子踹去半条命,这对老狗父子使阴谋将我逐出师门。”道牧冷淡回应,瞧他乖僻孤高模样,大家确信七八分。

“不知道兄师承何处?”埃门笑容随和阳光,眼神却冷淡得紧,一般人无法分辨一二,奈何埃门面对道牧这小怪物。

“织天府!”道牧傲慢睨视埃门,“牵牛星,第一修仙圣地,织天府!”阿萌亦扭头对他们阿嚏,半眯眼,都不正瞧他人一眼。

众人鄙然,本来还信他七八分,现在只剩二三分。埃门不同,眼波荡漾几许,嘴角抽搐一下,见道牧气质孤高,拒人千里之外,便又再信几分。

“道兄口中那对老狗父子,该不是织天府外事长老莫长老?”埃门两手颤抖几下,幅度些许大,面部神情变得微妙起来。

“咦?!”道牧惊疑,猛地转过头凝视众人,眉头紧锁成剪,右手已悄然抓住决刀,沉声,“你如何得知?你们……莫不是调查过我?!”

见道牧反应如此大,其他人严阵以待,剑拔弩张。一时间,温度骤降,气氛陷入尴尬境地,空气定格凝固,火药味缓缓弥漫四周。

“误会!误会!道友莫要误会……”埃门哭笑不得,连连摆手让其他人放下戒备,“道友,你有所不知,我亦是被那老狗陷害,逐出了师门,你我本是同门师兄弟呀……”

“当真?”道牧见他眼神荡漾,神情激动,为真无疑,却依然摆出高姿态睨视他,“瞧你骨龄三十余,晋阶至牧地境,成就大牧。放在织天府也算小有名气,本道爷怎没听过你的名讳?”

“这还得感谢莫老狗……”埃门咬牙切齿,两手紧握成拳,狠狠打在空气当中,颤抖抖,关节发白。

原来埃门当年出身卑微,祖辈六代均为织天府杂役。而后被织天府一尊大牧赏识,收其为弟子,从此咸鱼翻了身。

一年过去,埃门便跟师父的女儿有了情,师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支持也不反对。却不曾想,情人一日遇上莫然,情人的姿色以致她招来祸患。

情人不堪莫然霸凌羞辱自尽身亡,师母失去爱女,郁郁而终,师父痛失妻女,被莫增贤父子活活逼疯,现今不知所踪。

埃门忍辱负重,望能够找到机会扳倒莫增贤父子,岂有斩草不除根的讲法,埃门频频遭受暗算,几度惨死,最后好人相助,方才度过鬼门关。

好人也是为一老牧者,临死之前成就了埃门,将毕生修为给埃门醍醐灌顶,使得埃门一举突破至牧地境。

“合作如何?”道牧躺在阿萌背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放在胸口,一手拍着大腿,斜视埃门,目光淡淡,“童伯羽兄妹带千人团深入灾区,其中包括前来镀金的莫增贤父子,你我一起合作将那老狗坑杀。”

埃门皱眉,道牧一开口就要杀人,且还是织天府的外事长老,不为修仙者常情,猜疑是不是有陷阱,“道兄杀意为何比我还重?”

道牧娓娓道出驿站发生的事情,加工三成假,留存七成真,最终成了童婕与他两情相悦,他怒发冲冠为红颜,将莫然一脚踹个半死,才发生一系列事情。

“杀人不过头点地,辱人不过一巴掌。”道牧语气森寒,猛地坐起身来,两手撑大腿,身体向前躬,抿嘴冷笑,目光似剑,“你能忍?抱歉,本道爷不能忍,如此恶人,当由我这小恶人来磨。”说完,道牧又躺下,画板盖脸,不再理会他们。

埃门自以为识人无数,有一双看破虚伪的慧眼,以致他能够成为团队核心,从零开始招揽这个已经颇负盛名的赏金牧人团队。“此子方才十六七,心狠毒辣不输于莫然……”

埃门极为人情世故,并未自己一人强势拍案做主,见他将所有人召集一处,开一个小型会议。

“此子看起来就不简单,瞧那头河马幼兽,瞧着呆萌无害,可不是普通凡兽,合作不亏。”

“埃门大哥,我知道你重情重义,可是这一次织天府来的是千人团,他们是大树,我们是蚍蜉,他们是车,我们就是螳螂。”

“倘若只有莫增贤父子那还好说,大哥你要三思,不管最后你如何选择,我都支持你。”

“你们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