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三十章 灾厄编年史

第三十章 灾厄编年史 (1/3)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5625

老者自命天灾,却不向道牧言明师承何处,也不讲自己修为究竟到哪个境界,道牧只觉老者深不可测,本能的相信老者目前不会害自己,仅此而已。

二人很快登顶遗蜕,来至头部正中,天灾遣大水牛和阿萌退守一旁。

笑容消失,换来严谨凝重,只见天灾两手小心抖落烟草烟灰,好似有灵,竟自成一阵,形貌若一尊莲台。天灾让道牧盘腿坐在阵中,左手竖手刀,右手捏兰花指,形同观世音佛印。

这一刻,道牧彻底放松自己,豁了出去,任由天灾摆弄。

说来也怪,烟草烟灰不但没有那种特有怪味,雾气袅袅,散发出阵阵莲花的香气。道牧坐在其上,并未感觉冰冷刺骨,反觉莲花香气扑鼻,屁股上绵软暖和,好似真的坐在莲台之上。

“喝!”天灾两手大张,烟斗悬浮在两手之间,灵气汇聚烟斗,圣光中化作一颗莲子,坠入法阵。

嗡,一声嗡鸣,道牧与遗蜕皆震,“这感觉……”道牧发现自己的感知力被无限放大,此刻自己就是遗蜕,遗蜕就是自己,甚至清晰感觉自己正与遗蜕融合为一。

俯视众生,地下的人宛若蝼蚁,看着愈加可笑,道牧觉得自己一手便可将下面的人拍死大半。

远方,两座大岳仅相隔一山谷,各自山巅有一人,二人坐山相望。

“苍今笑,百年不见,你愈加风发意气,只怕择日即可飞升。”说话为一迟暮老人,黝黑的脸庞皱巴巴,瘦削的身体如枯木,粗糙的大手似沙面,佝偻的脊梁如桥梁。

他一身麻衣粗布,座下大岳,却山林葱郁,鸟兽齐鸣,观望对岸。

“百年前,侯野老师已天牧境至臻,仅凭这点,今笑就望尘莫及。”苍今笑为一青年,华服洁白一身,迎风猎猎,风度翩翩尔雅,气宇轩昂拔群,座下大岳却怪石嶙峋,枯藤蔓延如蛇攀爬涌动,整座大岳杳无生气。

这是天牧与天牧的战场,道理与道理之辩,生与死之别,没人敢靠近。

“侯野老师,恕今笑直言,那灾厄编年书,非你等伪善牧道者可驾驭。前有牧苍,前前有牧拓,前前前有牧挽白,这些都是你等牧道者自命不凡,引来不灾像。”

说话间,苍今笑抬手一招,身下枯藤逢春焕发新生,枝叶娇嫩欲滴,芽尖流下晶莹液体,空气中弥漫一股淡淡草木清香甘甜,令人精神为之振奋。

紫砂茶壶收满液体,枯藤化作灰烬,随风飘逝,向紫砂茶壶中撒下几片白茶。咕噜噜,茶水很快在手掌上沸腾,茶气袅袅如烟,似人似兽又似仙。

一时间,香气弥漫整个山谷,风雪消去,唯有一沐春风润山间,驱除冰寒,万物复苏,长势竟比侯野座下大岳还好。

“老师,请用茶。”茶杯轻掷,条条藤蔓于空中相互缠绕交织化作一只手臂,将茶水稳当当送到侯野面前,苍今笑更是站起身来,彬彬行一礼,“二三百年间,我观牧道者不下亿万万,就独老师值得今笑钦佩,曾作为您的学生,是今笑一生最大的荣耀。”

“谁能想到,老朽一生最得意的门生竟然成为祸人间的牧灾人,且还盗走我牧星山所有气运,以致我牧星山被其他修仙门派压得再也起不来头。”侯野话语风轻云淡,语气却透着一股忿恨,粗糙双手接过茶杯,不管温度是否适宜,仰头一口饮尽。

“老师,您还是这般固执,从来都认为自己才是对的。”苍今笑摇头轻叹,脸上不无缅怀之色,脑海中过往记忆流转,他给自己斟满一杯茶,轻抿一口,茶杯护在两掌间,又道,“牧星山迟早会毁于您手,呵,毁了也好,就让牧星山永远沉在历史的长河,只有回忆才会让牧星山显得愈加神圣。”

“牧苍一家血案是你所为?”侯野微抬眼皮,不愿跟苍今笑叙旧,此刻那杯静心茶都无法压抑他内心涌动的杀意。

“老师,您就不该让灾厄编年书重现人间。你们牧道者野心这么大,其他修仙门派知道吗?”苍今笑摇头轻笑,双手捧起茶杯,将茶水一口饮尽,“您老人家此行是要救这小姑娘的话,恐怕您要失望了,她若不死,我们怎么拿到灾厄编年书。”

“你们……”冰后遗蜕突然动了,调头直视侯野二人,那双冰眸神光湛湛,形如两轮明月。

侯野、苍今笑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惊讶,人影闪动,苍今笑消失在原地,侯野正要追去,已被五人围住。

“五尊天牧,当真看得起我。”侯野环视周围,心跟面色一样沉如水,右手一抬,手掌下压,天地剧颤,五尊天牧嗯哼一声,倒退如飞。

另一处。

天灾轻拍道牧后脑勺,顿时两眼一抹黑,失去意识,两手放在大腿,头自然下垂,随后人影黯淡,随着法阵一起消失。天灾这才满意点头,带着大水牛及阿萌一起凭空消失。

苍今笑两手背负在后,两眼炯炯生光,犹如两个灯笼,扫视整个冰后遗蜕,“咦。”惊疑一声,吃惊自己竟看不出冰后遗蜕有何异样。

吼,道牧如梦惊醒,就觉眼前刺亮,眼睛好似有两个灯笼,灯光耀眼胜阳,下意识挥手拍向灯笼,顿觉耳边轰隆隆鸣响不绝,刺眼光芒消失,唯见一轩昂青年站在眼前。

赫然是那座大岳之巅上的青年,天牧苍今笑!

“是你!”道牧将苍今笑与侯野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见到苍今笑,理智竟一下去一大半。“拿命来!”话虽是道牧心所想,却从遗蜕口中道出,声音如冰天灾地呼啸的寒风,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