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四十二章 时代的悲哀

第四十二章 时代的悲哀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344

于老爷子边下找一位子坐下,一杯浓茶悬空飞来,道牧稳稳当当接住茶杯,抿上一大口,咕噜噜吞咽下肚。

“老爷子,您身上死气,愈来愈重,很不寻常。”道牧有意无意抬头看侯野,侯野闻言,也是愣下神,目光浑浊,却没有说什么。

“您可不能倒下,你若倒下,牧星山将不复存在……”道牧一口将滚烫茶水饮尽,浓茶苦口苦心,让人心静神宁。

道牧这一言立马道破牧星山当前窘境。

时过变迁,斗转星移,牧星山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牧星山。昔日荣光早已黯淡,不再辉煌,牧星山人全都缩在山下一隅,画地成牢,与世隔绝。

无人可进,无人愿出,就这般一代又一代。

曾经辉煌的荣光,而今成为噩梦,镇中没人愿意提起当年。昔日荣光,看不见摸不着,却如同牧星山周围一座座大岳那般,压在每个人心理。

牧星山明明那么近,却显得那么遥远,牧星山明明不算高,却显得高不可攀。那漫天星斗,眼睛一眨一眨,仿佛也在嘲笑牧星山下人。

“阿道,你打算和大壮一起到织天府闯荡?”侯大伯端上一澡盆,装满乌骨火鸡炒制的特色大盆鸡,“你和大壮这情况,恐难入织天府,如今织天府的眼光更加刁钻,何不留下来,大伯教你,老祖宗也不会袖手傍观。”

“人总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道牧咧嘴,不顾大盆鸡刚出锅,滋滋油炸,一爪子捏出两大鸡腿,大如猪腿,一个分给阿萌,一个自己稀里哗啦狂啃,不顾满脸油渍,不顾嘴中含肉,对着厨房方向支支吾吾,“大伯娘,你煮的菜比以前还要好吃呢!”

“好吃你就多吃点!”大伯娘话语中带着喜悦,美滋滋。

阿伯娘在厨房忙碌,四个大男人坐在高堂,品味地道牧星茶,你一问我一答。道牧感受到候家话语还是带着对外来的憧憬与希望,然而更多还是对未来的迷茫,以及对现状的无奈。

饭菜陆陆续续搬上桌,大伯娘还特意把每道菜留出一份给阿萌,阿萌满足得笑眯了眼,对大伯娘亲近不少。

正阳渐老,金光转桔,普照到屋院,却没了正阳的凶猛,多了几分世故柔情。晚风习习,草木清香与饭菜酒香融合,为一家人晚餐增添不少乐趣。

晚饭过后,道牧阿萌登上牧星山,虽然只有百米高,却可将整个小镇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夕阳不甘自己待天地如此柔情,却被苍天打入九幽冥海,于是他用尽全力燃烧,欲要报复这无情的苍天。

夕阳的愤怒染红半边天,天际红得发紫,桔得发黄。黑暗却已降临大地,很快将天地淹没在墨缸当中。

墨绿的山川森林本是生机勃勃,令人憧憬向往,那是生命美好的体现。此刻,却因为染上墨汁,风中化作妖魔鬼怪,变得张牙舞爪,令小孩晚上不敢独自出恭。

因夜而诞生了多少鬼怪故事。

牧星山下,炊烟袅袅,灯火通明,如此祥和的小镇,此时此刻应该充斥孩童的欢笑声,然,此时此刻却静得可怕。

萤火虫开始出来约会,犹如无尽绝望当中闪烁的希望之光。牧星山周围一条条山脉宛若隆起的龙脊,一座座大岳犹如龙脊上的骨刺,又如洪荒巨兽的獠牙,看得人心生寒。

“阿萌,我跟你讲,以前,牧星山可没那么多萤火虫。”道牧靠在阿萌身上,一人一兽迎着清风,闻着田园风香,时而看看左边,时而看看右边。“以前,牧星山也没那么死气沉沉,尽管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美好,那么祥和,还是给我感觉如梦泡沫,一碰就碎。

这是老爹的故乡,何尝不是我的故乡,牧星山如此现状,我的心何尝不痛。

你说,我该怎么办?”

哞哞哞,阿萌不会吐人言,却听得懂人话,唯有用自己的方式安慰道牧,从她目光当中,貌似她也有些想自己的家乡了。

那里有她的灵兽家人,灵兽与灵兽之间相处,也没有人类社会这般复杂。人类,真的不如她曾经想象那般可爱善良单纯。

“好在还有他。”阿萌转过头,舔了舔道牧的脸,感受道牧是真实存在的,于是笑眯了眼。

“牧星山还是当年牧星山,人却不再当年人。”侯野佝偻身体,弓腰如虾,撑一木棍来至道牧身边,缓缓坐下,空荡荡的裤脚迎风猎猎,将道牧拉回现实。

“老爷子,方才一年,您已经衰败至此。”道牧发觉自己对侯野已没那么讨厌,反而有些同情怜悯这个被牧星山荣光压垮的男人。“我给大壮哥吃了一颗千年朱果,你能撑到他成长为天牧那一天再走吗?”

“他这小子,我是不奢望了……”侯野轻叹,见手中木棍放下,半眯的眼睛荡去浑浊,如那萤火虫那般一闪一闪,“你的希望比大壮高很多,只是,你真的不打算留在牧星山吗?论牧道正宗,非我牧星山莫属。”

“非走不可,我讨厌这里,我讨厌您。”道牧转过头,红玛瑙双眼尽是绝望之色,“你和这里的一切,都给我一种发自灵魂的毛骨悚然。从小就有这感觉,这一次回来,感觉愈加强烈。

大家都以为我瞎说,没人愿意相信我,可我知道您一定了解其中缘由。可是您没告诉大家真相,您固执、霸道,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哪怕做错了,也是对的。”

“牧经只是个传说,就算牧经真的存在,也不可能在织天府,更不可能在祝织山。”侯野轻叹一气,脸皱成一朵苦菊花,话虽这么说,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