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四十四章 拳头相向

第四十四章 拳头相向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316

人未动,刀未出,气已狂嚣缭乱。咕隆隆,鲶鱼粉黄肉壁狂颤,刀气裂开肉壁道道伤痕。肉壁蠕动,两边却无法愈合,淡黄粘稠溶液涌出,好似伤口化脓那般,液体黄中混白,散发阵阵尸体腐烂恶臭。

呱呱呱,红眼癫鲳甚喜这种味道,顿时起了精神,眼眸闪烁红光。红眼癫鲳王奋力挣脱阿萌的束缚,带头钻进刀口,稀里哗啦对伤口下嘴,不过短短时间,已见森森白骨,

食人鲶剧颤,咆哮如雷,震耳欲聋。

决刀兴奋颤吟,刀出鞘,幽光汇聚成刃。

唉,一声叹盖人间凶器吟,一声叹尽人间绝望事。

人刀俱颤,不过呼吸间,刀出挥斩,刀已归鞘,一道紫黑月牙将食人鲶上下身掀开,仅一层黑皮切不破,顽强连接已经分开的上下身。

呱呱呱,红眼癫鲳肚量无底,迅如闪电,随着不断吞噬食人鲶,体型也在快速膨胀,只怕吃完这头食人鲶,又出不少红眼癫鲳王。

道牧猛抬头,耳朵抽动一阵,耳闻一阵如雷轰鸣。须臾后,唯见前方黑洞涌来大量黑绿胃液,空气泛着一股陈年腐败老陈醋味道。

道牧感觉自己好像身在一处大醋缸,且还是泡过无数尸体的大醋缸,想着就觉得浑身瘙痒难受,哪怕封闭嗅觉,好像也能闻到那恶心的味道,头皮发麻。

“阿萌,我们走!”道牧颤声,一人一兽,化作一道清风从食人鲶鼻孔飞出。

食人鲶在垂死挣扎,不成比例的大头在水中晃动,硕眼看见道牧阿萌竟然逃出生天,顿时咆哮,欲要再度吞食道牧。奈何他下半身被道牧斩半,一群红眼癫鲳在他肚子里面肆虐,犹如蛆虫在伤口吞食。

决刀手中抹过,鲜血淋漓,道牧血眼烁狠光,从阿萌身上一跃而下,两手持刀下刺。

噗,决刀不受任何阻碍,如切豆腐那般,没入食人鲶头颅。道牧血液顺着刀身流入伤口,食人鲶哀嚎阵阵,再也坚持不住,坠落底部,掀起漫天淤涛。

六根鲶须如有灵,轰隆隆抽打过来,未等道牧躲避,鲶须就已疲软乏力,垂落地面。食人鲶身体迅速吓瘪,一坨坨鼓包在体内游动,道牧方才抽起决刀,阿萌已将其接走。

咕隆!如是水中闷雷炸裂,掀起一道水波,水土震撼,食人鲶同红眼癫鲳一起化作黑油涌上水面。

透着外界光线,道牧可见候大壮身影走过,阿萌欲带道牧飞出水面,却被水面那一层黑油阻挡,强力反弹回来,震得阿萌两眼昏花。

“这或许就是在外界,时常看到鼓包的原因,本以为是产生了气泡……”

道牧哭笑不得,水面这层黑色物质比食人鲶皮肤更加恶心,又黏又有弹性,无论阿萌缓冲,还是决刀力劈,软硬都不吃。

道牧阿萌浮在水中思考之际,犹如飘带一般的生物游动而来。上下左右,三十六十度都有,犹如蚁群围攻食物,密密麻麻,它们一只只拳头般大小,成人手臂一样长。

“污水蚂蟥……”

道牧正犯愁之际,咕咚一声,一根擎天巨柱从天而降,细看却是一条牧鞭。

“阿道,你在里面吗?”候大壮声音洪亮如钟,带着焦急。

道牧拍拍阿萌,阿萌会意,飞出蚂蝗重围,踏上牧鞭之上,快速攀登。候大壮感觉手中牧鞭有规律震动,猛地抽起牧鞭。

道牧阿萌随着牧鞭一起被甩出水面,于空中不断放大,最终恢复正常大小。阿萌回过神来,与天空优雅旋转,平平稳稳落在地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候大壮牧鞭一甩,黑油滴落水田,牧鞭自行回卷,挂在腰间,接着朝着道牧小跑过来。

“大壮,你跟我说实话,这里到底是什么一回事?”道牧脸色阴沉,目露凶光,怒视候大壮,见他两手紧握成拳,骨关节发青发白,咔咔作响。

“啊哈哈……”候大壮后退几步,环视周围,一手挠头,干笑连连,“只是因为苍叔和婶婶走后,牧田便没人打理,久而久之,牧天也就成这副鬼模样。”

“候大壮,你当我是白痴?!”道牧见候大壮给自己打慌,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在候大壮脸上呼几拳。“你摸摸自己良心,仅仅因为不打理,我家牧田会成为一方死地吗?!”道牧激愤得,连周围散发的阵阵腐败恶臭,都感觉没有那么难闻了。

“你先别生气,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镇里的叔叔婶婶见你家牧田既然都已荒废了。于是把那些平时自己无法灭杀的灾兽灾源拘禁到你家这片牧田,让他们自相残杀,自生自灭。”候大壮被道牧如此阵仗给吓到,说话支支吾吾,“谁知才几年过去,就成这般鬼模样。”

“放你娘的狗臭屁!”道牧见候大壮还不给他说实话,彻底怒了。一拳直击候大壮腹部,候大壮闷哼一声,身体犹如飞膛炮弹砸在田埂上。“你们这些人,净干那些损阴德的事,难怪牧星山一家家全都断子绝孙,大伯娘能生出你候大壮,还真是老天瞎了狗眼!”

“吼!”候大壮被挑动敏感处,不由恼羞成怒,唾一口血沫,化作一尊怒目金刚,不顾腹部绞痛,猛地站起身,沙煲大拳头挥向道牧,裂风呼呼,拳头未到,道牧已觉脸刺痛,“你若是我,又能怎么办?你什么都不懂……”

道牧冷面含冰,一掌接住比自己手掌还大拳头,候大壮寸毫不前,未等他反应过来,道牧一抬腿,腿鞭如山撞在候大壮腹部。候大壮躬身如虾,砰,在田埂上砸出一个洞。

“这恶心的味道并不是灾所发出的味道,这漫天的风也不是灾风,像是阴风,却又不是阴风。”道牧直指苍天,面红眼露怒光,“除了你们家,没谁可以做到这一点。

昨日,我见老祖宗一身死气,非同寻常。你们莫不是犯了天地禁忌,天地怎会责罚牧星山断子绝孙!”

“呵呵……”候大壮无力瘫在田埂,右手抱着腹部,浑身冒冷汗,多处骨头被道牧打断,浑身绞痛,他无力看向道牧,直视前方,眼神迷离。

道牧在牧牛城所见到的眼神再度出现,候大壮迷离的神眼是那般无奈,那般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