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四十九章 命中克你

第四十九章 命中克你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284

“我怎会跟他是同类人?”

道牧与童伯羽异口同声,斜视对方,针尖对麦芒,空气凝固至冰点,一旁候大壮不禁打了几个颤。

“凭你这根骨,还妄想拜入织天府?”童伯羽转过头,房屋温度回暖,“织天府没沦落到需要招收你这类人,充当门面。”

“我怎觉你是在威胁我,难道你怕了,欲在背后使坏?”道牧右手食指敲击茶几,面露讥笑,睡能想到一个中阶驳剑境敢如此跟一尊大牧硬钢,且还是织天府童伯羽。

童伯羽闻言,再转头斜视道牧,付之嗤笑,“你若能在辨识灾厄环节满分,我帮你二人扫除莫家障碍,如何?”

哒哒哒,道牧抿嘴淡笑,不言不答,望着童伯羽和童婕消失的身影,脸上的笑容愈来愈浓郁,洋洋自得。

“阿道,我不明白,在这种严峻情况下,你笑容还可以这么肆意。”候大壮依稀记得,道牧唯在小时候,于众家长中争宠成功,方才露出这般笑容。

想到这,候大壮再度化作侯大伯第二,神秘兮兮弓腰靠过来,细声细语,“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稳稳压童伯羽一筹?”

“嘻嘻……”道牧忍不住笑出声,却一直摇头,坚守最后底线,尽管喜悦早已难藏于心,“这种事情,以后能跟我儿子吹一千年……”心中窃喜,华丽无视了候大壮一连串的问题。

候大壮揉捏太阳穴,心闷苦恼,不明白道牧为何能够在同一天露出两个极端的心情,“莫不是,阿道得了失心疯,癫狂幻想症?”

“嗯……”道牧不理会候大壮,笑吟吟拿起面前玉简,探出灵神,不过一刻钟便将玉简随意扔在桌面,对面候大壮方才看完前头一小段。

未等候大壮开口问询,道牧已拿第二枚玉简。半刻钟后,又随手扔在桌面,接着拿起第三枚玉简,时间又缩减一半。嗒,扔在桌面。

“奇怪了,童婕是不是给错玉简了?”说着,道牧站起身来,四处寻找童婕下落,找她问个清楚状况,“这些内容怎会如此简单,我一个未曾学牧的人,看一下子就记住了。这哪是重点,分明是幼儿启蒙级别的送分题吧。”

“什么?简单,什么个简单法?”候大壮老笋手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也不看道牧看过的玉简,将自己受伤玉简递给道牧,“你试试我手上的玉简……”

道牧接过玉简,以为是不得了内容,聚目凝神。结果,半刻钟不到,扔回候大壮怀中,“你这块一样,没点新意,我现在严重怀疑,童婕走得太匆忙给错玉简。”

候大壮不信邪,一连问玉简中,十几个生涩罕见的灾厄,道牧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候大壮见道牧完美答出,怔了神,“阿道,你平时没少在学牧上,下功夫吧。”

“呃……”道牧沉吟不语,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候大壮都不会相信,候大壮如今认定道牧一定没少背诵灾史。

“自从脑海多了个奇奇怪怪的东西……”道牧想起自己在水田下面对灾兽时,脑海中会突然涌出灾厄知识。

想到这,道牧一阵窃喜,不用背诵那些枯燥的东西,当真再好不过了。

“这些玉简,你拿去看吧,我不需要。”道牧自信将面前玉简一股脑推给候大壮。

自己给自己斟满茶,一口甜点一口茶,目光跳过候大壮,看向奕剑门,眼神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童伯羽带童婕离去前,吩咐一句,“莫要怠慢里头二人。”

道牧他们待至旁晚,亦没人驱赶,期间还会有侍者过来询问道牧他们需要什么。

道牧需求很简单,也就是甜点和糖果。阿萌更加纯粹,从早上吃到旁晚,净是大鱼大肉,也不见她肚皮鼓胀,还是原本模样。

夕阳西下,一人一幼兽,一人一黑驴,影子愈拉愈长,最终如同人那般,消失在街道尽头。

牧斋院。

“莫墨,你莫家好大够胆,牧星山的古宅,你们都敢霸占。”冯阳气得发抖,他带一众弟子,拿候大壮给的地契以及其他证明跑完内城所有部门。

最终发觉,这些部门都跟莫家串通好,司法权威在莫家面前也就空文白纸。

一整天白忙活,什么脸色都看过,最不爽就是莫墨这居高临下的眼神,按照牧星山联合契约,他们严重侵犯牧星山的司法权威。

行人驻步关注,面上或是讥讽,或是同情,或是好奇,或是欢笑,就是没有人出来帮公道说句话。

“牧斋院跟你剑机阁无关吧?”莫墨两手环抱在胸,身后一众莫家子弟,一个个剑拔弩张,冷笑望剑机阁弟子,莫家作为牧星山土霸主,何惧遥远的剑机阁,“就算地契为真,那又如何?剑机阁弟子的作风可是远近闻名,也不知你剑机阁,用何等卑鄙手段得来。”

这些莫家子弟多已拜入其他门派,牧斋院被莫家霸占之后,成为他们临时住宅。平时出师门任务,这里成为他们的中转站,莫家嫡系则是在莫家本来就有的莫家大宅门。

“这里是牧星山,这里是内城,奉劝你们剑机阁,不要妄想潜入龙潭。”莫墨嗤笑,剑冯阳吃瘪,想到荟萃楼那事,心情莫名畅快,“一千年前,剑机阁惨剧,便是你们的……”

未等莫墨说完,只觉清风拂面,莫墨闷哼一声,胸口凹陷,如一冲天炮弹,击倒身后一串人。

一个高大伟岸的男子,坐头大黑驴背上,缓缓收回大腿,怒目沉声,“强占我牧星山古宅,你还有理了!”牧斋院可算牧星山的祖宅,这是牧星山还存在人世的最大象征。

别人霸占就不说,且还是莫墨这狗东西在挡道,候大壮看着生厌,道牧还未动手,大黑驴已经驮他临至莫墨身前,如以前踩蚊虫蛆灾那般,二话不过,直接霸道一脚。

哒哒哒,道牧阿萌晃悠悠而来,“真邪门,本道爷不论到哪里,都有你莫墨狗影。莫不是,我命中克你?”将决刀从腰间取下,连刀带鞘扛在肩膀上,歪头看狼狈莫墨,“牧斋院总归跟我有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