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五十四章 千灾万厄

第五十四章 千灾万厄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545

织天府。

十三道黑影围坐一巨型方桌,他们身披黑雾,无法看清其性别与面貌,唯有高座上端坐的人,以真实面貌示人,他正是当今织天府的府主,童震。

“织天府屁大点地方,不过一个小小招新入门测试,就惊扰我等两次?”一道黑影一闪一闪,声音便从他哪里传来。

“今日,辨灾试又出一特级特等,史上未曾有过一个特级特等,何况同时出现两个。”童震两手交叉,身体微躬,直视那道闪动的人影。“山主于祝织山证道羽化多年,可曾见过织天府出现特级特等状况?亦或者说,祝织山也出现过特级特等?”

“嗯……”黑影闪动频率愈来愈快,听声音好似陷入沉思。良久,闪动频率恢复正常,“臻儿入门辨天时,亦是特级特等,而今她得证织天大道。你那一下出俩,总觉不对头,二人可是牵牛星本土人?”

“道牧无疑为牵牛星人,牛郎为织女星人……”童震轻语,实则他也不敢肯定道牧究竟是不是牵牛星人,他于牵牛星出生,这是无疑的。至于,道牧的亲生父母是哪里人,却已经无从考证。

“道牧,牛郎……特级特等定非常人……”黑影顿了顿,须臾后,又道,“你觉得如何是好?”

“持续跟进,重点观察……”

“……”

镇灾试很特殊,必须在织天府圣地内进行。

道牧这才刚跨出域门,艳阳普照仙霞迎面而来,让他不由伸手挡住脸,发现不刺眼,这才移开手掌。

阳光亮而不烈,艳而不骚,这轮艳阳神圣了整个织天府圣地。

一座座大岳在苍巅悬浮,无数灵禽于空中翱翔,织天府弟子们或是御剑飞行,或是骑乘灵兽虚空漫步。

清风徐徐拂面,心胸打开,心往神怡,使人想要张开两臂,迎风长啸,以泄心中熊熊热血。

“差距有点大。”道牧联想牧星山的朴实无华,再看看织天府繁荣昌华,“或许这便是凡与仙的差别吧。”

“华而不实,又有何用。”候大壮心有不服,可眼神与面部表情,深深出卖他,“牧星山畏惧过谁?更何况这里本是牧星山核心,结果都是他织天府霸占去的……”犹如孩子吵嘴,嘴巴倒是很硬。

他说得也没错,这一片福地洞天,曾经也属于牧星镇。

候大壮的话让周围的考生冷笑不已,而今牧星山早已成为过去的代名词,牧星镇更是一个笑话。

人们口中牧星山多泛指整个牧星山封地,却不再是那个牛郎证道的一座土山坡,更不是土山坡下那座小镇。

“牧星山不是当年牧星山,修仙人不是当年修仙人。”道牧脑海中尽是牧尸幕幕,那是多么绝望的悲哀,才放他们一个个都愿意成为牧尸,只为辟出一条新生之路。

“这个世界真有意思,猫喜欢吃鱼,猫却不能下水,鱼喜欢吃蚯蚓,鱼却不能上岸。人一边拥有,一边失去,一边选择,一边放弃。”红艳血眸,光芒些许黯淡。

偏见,由来已久,随着岁月沉淀,愈来愈深,愈来愈扭曲。

人们都言,“牧道正统出自牧星山”,这一句话当年是一种无上荣耀,现如今成为无数修仙者嘲讽牧星山的话。

现如今,谁人都知牧道正统在织天府,牧经亦在织天府。

候大壮若有所悟,啪啪,大手狠狠拍道牧肩膀,“阿道,你我兄弟二人,只要还活着,就是一种胜利。”

“嗤!”道牧付之一笑,斜视宛若大猩猩一般的候大壮,“你何时变得如此煽情,让我头皮发麻。”旋即,两人红眼瞪黑眼,接着犹如癫狂那般大笑,谁人读得懂他们眼中的光芒?

“傻大个!”牛郎叼着烟枪,跨着外八大步,挤开人群走来,“红眼小子!”

辨灾试刷下大半考生,亦还有六万人。

牧道考生六万大军,浩浩荡荡,算是织天府每年一到靓丽风景。不少闲着没事做的织天府弟子纷纷聚集观望,其中不乏女弟子。

自信者愈发自信,自卑者愈发自卑,有些人面对他人指指点点,依然闲庭信步,有些人面对他人指指点点,不论男女考生都变得拘谨起来。

亦有些人自信过头,反过来对织天府弟子评头论足,好比牛郎,候大壮二人,好似二人成虎就是为他们准备那般。

牛郎明骚,两眼晃悠,对女弟子样貌气质评分,从头到脚,颇为专业。候大壮暗骚,时不时附和牛郎的话,两人一明一暗可谓绝配。二人笑起来令道牧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想要将他们脸踩在地上来回搓。

“丢人。”道牧暗骂一声,又远离二人几步。

话虽如此,道牧听他二人评论之时,也没少投向目光。

望无涯。

一把刀,斩出一道天堑,眼望去,满虚无。谷雾氤氲,刀气随风而生,随风而灭,在不断续写那一道的涵义。

“诸位,欢迎来到一刀望无,望无涯。”一老妪,腰都快弯成虾,拄着一根蹭亮的桃木杖,上面亦然挂着三颗桃子。

她从彼岸跨步而来,脚下无中生有,一根根藤蔓从虚空长出,编织成桥,挡住刀气,镇住刀意。

“此次镇灾试由我来主持把关,无需猜疑我是谁。倘若你们能够顺利拜入织天府,指不定会成为我的弟子……”

老妪语气平和,人虽老矣,却没有过多废话,直接讲重点,无需刻意倾听,一字一句清晰在耳。

老妪一再强调,镇灾试当中要谨慎而行,死了就死了,没有复活之说,这是所有测试当中最简单,也是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