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五十六章 万木春

第五十六章 万木春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449

一片幽静密林,灌木于林间,郁郁葱葱,一条羊肠小道,曲径通幽。

羊肠小道地面土地黑若顽石,蜿蜒曲折,远远望去,好似一条匍匐在灌木林间的巨型蟒蛇。

小道两旁,花草灌木连成片,宛若篱笆,四周树木浓密而茂盛,树枝四通八达,与他树相互交错纵横林间。

经过一夜孕育,每一片叶子都凝结露珠,露珠在叶子上相互融合,最终划过一条完美弧度,于叶尖摇摇欲坠。可叶子已经爱上露珠,要拼命挽留,露珠的体量却是叶子无法承受之重。

露珠并没因此坠落地上,而是闯入花朵的心房。相较叶子沉稳而内敛,花朵不羁而狂放,四溢的香气将露珠也沁香,宛若琼浆。露珠与花朵相爱,谁都不愿意离开谁,两者相互缠绵,香气愈加浓郁。

然,天空不作美。

朝阳初升,一缕骄阳倾泻,照耀花间。

光的热情下,露珠蒸腾化雾,叶子愈加嫩绿,花儿愈加娇艳,叶子与花儿的香气相互交融,带着氤氲,弥漫整个密林。

没有虫鸣,没有鸟叫,没有风声,更没有树木随风唰唰抖动。朝阳的火热向上,来到密林后,也没了温度。

不暖人身,反冷人心。

静是这里的主题,好似这里的一切都在沉睡,可一切都给人来至灵魂深处的冰冷。凉风袭来,轻抚人面,醒人心神,更醒人灵魂。

忽而!

呼呼呼,狂风大作,打破了这里本该有的静,如同不懂事的孩子,在大人们午睡期间,疯狂搞出大动静。

狂风掀翻花草灌木的叶子和花朵,打落晶莹露珠,吹走氤氲雾气,却又卷来一团沙尘。

好在沙尘狂而不躁,只于林间小道,转若龙卷。一人一兽逐渐成型,好似为阿萌量身打造,正好容纳她圆嘟嘟的身体。

道牧坐在阿萌身上,环视周围环境,神情安和平静,双眸宛若两颗红玛瑙精雕细琢而成,不带任何涟漪。伸出手,欲摘下一枚绿叶,方才捏住绿叶,整兜灌木都活过来。

枝干为手臂,叶子胜刀,在道牧手上留下几道伤口,鲜血淋漓。花朵做嘴,吐出粉色气体,将道牧笼罩其中。一股浓郁蔷薇香气扑鼻入肺,沁人心魂,令道牧六感大幅度衰退,行动迟缓。

阿萌肥躯一震,肉眼可见一道涟漪荡出,粉色气体立马溃散。道牧红玛瑙双眼泛发璀璨,摊开右掌,掌纹细沙流动,须臾后,掌心生出一方沙尘气团,不断旋转。心念一动,沙尘气团化作一条蛇在手上盘,栩栩如生。

“沙皇灾气……”道牧呢喃自语间,右手对灌木丛挥落,沙蛇飞跃,临空爆散,顿时笼罩灌木丛。

不过数息,灌木丛化作黄沙,一齐回到道牧掌心,沙皇灾气好似有灵,于道牧掌心亲昵,好似一根羽毛在撩拨掌心。

道牧若有所悟,手掌合拢成拳,再次摊开,沙皇灾气已不见踪影。

“人要我死,灾要我活。”

“人叫我绝望,灾教我做人。”

“但凡不能杀死我的,最终都会使我更强大。”

“阿萌,你后悔来到这个让人头大的世界了吗?”道牧一边呢喃,一边抚摸阿萌的头。

“哞……”阿萌咧嘴吐舌,笑眯眼,很享受道牧的抚摸。

这一刻,道牧心中涌出一团温热,发觉自己活着,真的挺好,“生命的意义不在于你给敌人投下多少阴影,而在于你给亲友挡住多少风雨。”脑海浮现一路走来,对自己付出真心的人。

哞哞哞,阿萌感受到道牧心灵蜕变,笑得更加灿烂,迈着小粗腿,摇摇晃晃走向远方。

“啊!”一声凄叫划破静寂的密林。

道牧临至,唯见一汪湖泊中央有一小岛,一棵树桩三丈有余,头顶嫩枝嫩叶葱葱郁郁,正挥舞一条条小拇指大小树枝与人类在战斗。

目光掠过空地四周,岛上百余人,暗中潜伏的人,估摸还有数百。

“人类,你们是来考核的,猎杀精灵是要被扣分的。”树精不想跟人战斗,更不想痛下杀手,明明可以碾压式杀了所有人。“你们这等心性……牧道迟早毁在你们这些人手上……”

“老怪,休得聒噪!”一牧徒挥斥牧鞭,罡风凛冽如刃,树精一不留神被斩下一团头上一抹嫩绿。

“万木春!”人们一阵欢呼,暗中潜伏的人也动了。

“你们好大胆子,分明是我斩获!”那牧徒怒叱,牧鞭燃火,呼呼狂啸宛若火龙,挥向那些企图争抢他战利品的人。

眼见就要扫杀贼人,忽觉心口一阵刺骨严寒,低头一看,一根牧棍将自己捅个透心凉。强烈疼痛袭来,浑身发软,瘫倒在地,身体不断抽搐,亦能够清晰闻道一股浓郁血腥味。

“万木春……”望着人们争抢的那一抹嫩绿,那牧徒不甘死去。

树精碍于道行不易,不愿破戒杀人。然,仅一抹万木春,却让人类自相残杀。它本是一棵食人树,因渡劫之日被毁成一段废木。

一朝感悟,匿于密林,苦修道行,不染生灵气血,只为寻求心中那份安宁,超脱自己,得证大道。

命运,总是喜欢跟有觉悟的人开玩笑。

贪婪的血液染红肥沃的土地,树精凄叫拔出根须,不愿沾染人血。牧徒驱使一头岩象抡起鼻子将那手握万木春的牧徒抽飞,穿过根须牢笼,撞在树精主干,化作一团血雾。

血液沿着树皮皱纹凝聚,染红那双睿智的双眼,滴入干裂的嘴唇,血的味道,甜美得令人发狂,“好怀念的味道……”

咻咻咻,根须胜过利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