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五十七章 一刀成人

第五十七章 一刀成人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594

道牧单膝蹲伏,左手持刀鞘,右手紧握刀柄,四指张张合合,只为快速驱干,手心虚汗。

“鬃毛,獠牙,眼眸……”道牧红玛瑙眼灼光,大脑涌出冰凉给血眼降温,“肚脐!”道牧脸上一喜,五指紧握刀柄,决刀欢愉颤抖。“阿萌,上!”

哞,阿萌迈开小粗腿。

“不好!”道牧瞳孔收缩一阵,映射旱猪头领诡异笑容。

下一刻,数十道黑影破土而出,竟比阿萌速度还快,切开阿萌身体一道道肾口,道牧身上洞穿十数咕隆,一人一兽鲜血淋漓。

叮嘤嘤……

决刀荡吟,丹田一阵龙吟,双手力挥决刀,一条十丈金龙随刀舞动,将一只只旱蝎蟹撕成碎末,掉在地上,化作一滩滩青黄黏液,将大地腐蚀一个个深坑。

“咳咳咳……”道牧咳血,手接血液,不愿浪费抹红决刀,掏出逢春果,道牧阿萌各一颗吗,“原来,此群居非彼群居。”

环顾左右,旱蠕,裂鼠,枯草螳螂,已将道牧围成一团,密密麻麻,看得道牧头皮发麻。

“嘶呼……嘶呼……嘶呼……”

道牧努力平复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经脉呼吸那般一张一缩,灵力汇聚双手,血液如火,染红刀鞘与刀刃。

“佛魔一刀间!”

声似梵音,却来自幽冥,一半极乐,一半极苦,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刀鞘与刀刃的抡舞,血刃密集若茧,斩碎那些不知所谓的灾兽。阿萌神行如光,决刀犹如切豆腐那般,将旱蝎蟹巨钳一刀两断。

啊,道牧在自己虚脱前,挥出最后一刀,“一刀终焉!”天地皆颤,地下咕隆巨响,掀起数十米尘涛,密集惨叫声中,黑气袅袅如蛇,蒸腾升空,随着凄怨一起随风飘逝。

“你们愣着作甚!”道牧见那些牧徒关键时刻愣神,气不成声,“旱猪的弱点在肚脐!”

然,时不待人。

“桀桀桀……”旱猪头领怪笑声中,爆炸成灾,化作瘟怨疫障笼罩天地。

风声胜刀,不仅刮人耳,更插人心,好比静寂黑夜,突然有人在你耳边吓你一跳,然后一直在你耳边狂笑不止。

烈日如一尊烘炉,疯狂对大地施暴。

没多久,道牧已经汗流浃背,汗液划入还未愈合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又加空气中那股带着骚气的腐臭,让方才恢复些许的道牧,差点没晕死过去。

尘土犹如蚊虫苍那般,围着生灵萦绕,伺机钻入任何细微伤口。阿萌撑起的气罩上,尘土如水流动,唰唰作响,融合风声,令人生烦。

瘟怨疫障下,视野范围不过十米,只闻哀嚎遍野,又闻旱猪嘶嚎,且闻激斗动静,却只能依靠经验和想象,猜测牧徒们的现状。

沿着绿光前行,耳边不时传来惨叫,或是灾兽,或是人类。瘟怨疫障之中,这些旱猪如有神助其中一人的声音依旧铿锵有力,指挥所有人在抵御旱猪神出鬼没的攻击。

锵,锵,锵……

灵力近乎于无,道牧以自身气力抡舞决刀,六感大开,一次次抵御旱猪獠牙突袭。

藤蔓牢笼本是用来困灾锁厄,如今反成牧徒们自我拯救的手段,一次次挡住旱猪突袭,躲过獠牙致命撞击。

“此灾,已不是我们可镇。”道牧阿萌狼狈不堪,闯入防御圈,上气不接下气,“相信我的话,我带你们走出牧障。”

“我认得你,你是道牧,在莫家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双血眼,一头萌兽,一把玄黑似剪怪刃,一脸冰冷俊逸少年,这个标配不仅莫家传开,整个牧牛城都传开。

“我们都是莫家人,为何冒死救我们?”声音铿锵有力,正是那个一直在指挥的人。“据我所知,你不止一次,睽睽目下说,讨厌莫家人。”

道牧不答,见他举刀,一头旱猪从天而降,獠牙利如矛,决刀没入猪头,獠牙仅差一厘就给道牧的头穿个大窟窿。抽刀猪落,抬腿一脚将旱猪踢飞,强霸的气力令人生寒。

“我救人,只看眼睛。”道牧直指自己双眼,再指对方双眼,“而且,我讨厌莫家人。”

“叫我,莫部。”莫部伸出淋漓血手,“那就拜托道牧小哥。”道牧明白,只要自己与莫部握手,那么自己性命就会与这些莫家人绑在一根草。

道牧并没有迟疑,啪,稳稳握住莫部的手,敏锐感觉莫部的手在颤抖,道牧却没能够看出莫部是在害怕,还是什么。

“兄弟们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

此刻,莫家人说话的声音带颤。

旱猪头领自爆化障,身处爆炸中心,瘴气贯体,同伴一个个死去,心灵再怎么坚定,都会崩溃。

看着一双双绝望中带着对活着的向往,道牧的心沉下不少,几十条性命重如山,直接压在自己身上。

道牧负责指路且抵御从天而降的旱猪,莫部负责指挥调动,将松散的力量凝聚成一股绳。

一头变异的旱猪,高十丈,四根獠牙黑黄,嘴角毒液欲滴,浑身猪毛好比一根根钢钉。

道牧见它时,它亦看道牧,猪嘴裂开,露出人性化笑容,毒液与唾液哈喇落地,它四脚竟不沾地面,难怪杳无声息!

“跑!”道牧突然大喝一声,莫部也发现异样,可一切都太快,任何反应都太晚。

呼呼呼……

变异旱猪呼出大风,藤蔓牢笼枯萎断裂,未等藤蔓再生,变异旱猪已经袭来,四根獠牙瞬间将未来得及躲闪的牧徒成串。

牧徒们并没有立即死去,精神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洗,疼痛感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