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五十八章 脱胎换骨

第五十八章 脱胎换骨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440

“牧道者灵力?!”灾王惊声尖叫,他未曾想到道牧挥出那一抹绿芒竟会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你分明没有学牧,何来牧道者灵力……”不甘的哀嚎,愤懑与不解中消散于天地。

莫部离去前,给道牧丹田传入一道灵力。谁都没有想到,便是这一口灵力,成为道牧镇灾的关键。

灾王消逝,牧障消沉,沙尘本来锋利且无情,此刻化作黝黑沃土,倾泻而下,融入大地。

“万灵生灾,灾养万灵。”道牧依剑而立,望着一平如洗的沃土平原,刀龙卷还在绞杀残余牧障,随便将山林犁一遍,好似预料到这里将会变成一方沃土那般。

“同归于尽的结局,总是让人难以预料。”

道牧全身血肉模糊,骨架森白发寒,清晰可见。透过骨架隐约可见一颗火红的心脏在强有力跳动,在告诉全世界,“道牧,还活着。”

道牧内心莫名悸动,感觉好像也失去什么,不知是寿命,亦还是灵魂,又或者是其他。

卟呋,道牧两眼一抹黑,终究倒下,头枕阿萌小粗腿。一把怪刃插地,一人一兽躺在冰冷地面,呼吸时而平稳,时而急促。

肥土黑而不臭,松软如蛋糕,散发淡淡的草木清香。

风呼呼吹,沾染道牧血液的褴褛衣衫迎风飘摇,刀迎风轻吟,像是在咏唱,又像是在怨怼,“如此卖命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什么……”

夕阳西下,黑暗临世,皓月当空,冰冷的月光倾泻这边新成的肥沃黑土地。月光下,黑土地上无数光点闪烁,好似一方夜幕映射的星海。

这些光点在移动,攀附在道牧身上,细看那是一粒粒细小金沙,它们好似有灵,侵入道牧骨头。

道牧的白骨却无法承受金沙之重,时常噼啪断裂,金沙这是会化作金水将白骨粘合,挤出一粒粒黑粉。

金沙愈来愈多,道牧宛若一轮烈日,欲与皓月争辉。噼啪声愈来愈密集,道牧不时闷哼抽搐,抖落一地金沙,她们却不依不挠,攀附在道牧身上,继续她们的工作。

一夜无言。

朝阳初升,温暖的阳光驱走寒冷,经过一夜的蕴养,肥土也变得潮潮的。

唯独一块小地干燥而蓬松,好似一张黑色鹅绒大床,未走进就感觉一股热风带着浓郁香气扑面而来,未过多时就让你身上冒出热汗。

一把玄黑怪刃上挂着褴褛,迎风飘扬,猎猎作响。道牧那还自愈的伤口上露出一块块骨骼,宛若黄金浇铸而成,于阳光下,流转金属光泽。

热量从道牧体内正跳动如雷的心脏呼出,自胸部伤口愈合后,大量热气从道牧鼻子和嘴巴吹出,随着心脏跳动,一呼一吸,伤口在快速愈合,将金骨覆盖。

“奇怪……昨日分明感应此地,灾气肆虐横行。方才一夜,灾气全无,且还没一点灾厄肆虐的痕迹。”一群女人扭动袅娜身姿,一身紧身衣袍,花红柳绿,莺歌燕舞。

“童頔姐,你面色怎么这么难看?”女子行径风风火火,大大咧咧,来至一温婉女子身边。

“莫琪,你瞧这黑土。”童頔不嫌肮脏,玉手抓起一把土,“灾已死,正反哺大地。”

莫琪小心翼翼捧出一块黝黑石盘,童頔将黑土撒在石盘上。

咔擦,石盘裂纹密布,未过多久,嘣,一声爆碎成粉,粉尘抹了莫琪一脸,众人都被吓一大跳。

“这土是香的,带点甜咸的味道,我从未遇过这等怪事……”莫琪呸呸吐舌。“可怜我这把跟我多年的承灾镜,才用第三次就不堪重负。”

“灾王无疑。”童頔玉手拂面而来,莫琪一身尘土落地,“谁有如此大能耐镇杀一尊灾王,怕不是一个人所为,大家分头找一找看,有没有丰碑,应该很高大那种。”话落,童頔已迈开步伐。

数十人分散开来,找了大半天,却找不到任何线索,一眼望去全是肥沃黑土直至地平线。时不时,惊叹大自然鬼斧神工,若是能够在这一块地植牧,效果一定斐然。

说做就做,随着她们挥舞玉手,宛若天女散花那般,一粒粒种子撒入黑土地。生根,发芽,树苗,小树,大树,参天巨树,不过数十息间,花草灌木伴着树木勃生。

戳开一个个洞,涌出清泉和鱼虾,地面划开一条条小河,隆起一座座山。这才没过多久,其他地方的动物已经发现这一块无主之地,纷纷涌入森林。

“咦?!”莫琪突觉周围空气变得异常闷热,肉眼可见一缕缕雾气朝四面八方散去。她循热源方向,大步迈开。

很快发现正躺在地上的一人一兽,此刻道牧身上唯有下半部分些许遮羞布,实在太热,浑身通红,其余布条都被睡梦中扯开。

“好俊逸的少年……”莫琪脸上泛起两片红晕,道牧一身肌肉棱角分明,配上那俊逸冷面,对于大部分女孩有这边不小的杀伤力。

一俊逸少年,一呆萌幼兽,一把玄黑怪刃,“等等!”莫琪瞳孔收缩一阵,顿时明白眼前正是牧牛城人人皆知的红眼少年道牧。

莫琪右手摊开,一把匕首幻化而出,寒芒湛湛。她目露恨意,缓步前行,方才走出三步,却又停下脚步,“我莫琪以这种方式报仇,与他道牧所作所为又有何异。如此行径,实在有悖道德……”

莫琪眼眸水光流转,一步一停,一步一停,手上匕首收回唤出,收回唤出。临至道牧身前,凝实十数息,狠咬牙,“姐妹们,我这里发现一个人!”

声音洪亮却不刺耳,清晰传到其他人耳中,众人放下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