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六十六章 无妄之灾

第六十六章 无妄之灾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4608

“不然呢?”牛郎反问,虚空掏出烟枪,啪啧啪啧抽烟,连吸几口后,精神不少,“一头灾皇境的厄兕的心皮,你二人给我收好这部族迹。空白页处,续写你二人一生,留给子孙后代,也不算白活。”以大哥姿态,教导道牧二人,颇有李小胖无耻风格。

“族迹没丰碑霸道张扬,却有同样功能,且想怎么吹就怎么吹……”候大壮咧嘴憨笑,哈喇都快流下,二十六七岁亦还孤身,就想这么远。

道牧啧啧摇头,不理二个活宝,低头翻开书页,油墨浓香混合纸的草木清香,掩盖住香火气息,沁人心脾,使人顿觉神清气爽,能很快沉浸文字所编织的世界。

辨牧试,一次三千人,一个半时辰一次。

牛郎先于道牧二人参考,出来时,叼烟浪笑,浑身上下洋撒着骄傲自得。绕着道牧二人,不停转悠,叨叨念念,重复自己以甲级甲等的成绩,位居第一。

道牧时而点头,时而皱眉,时而坐着,时而躺着,沉浸在族迹中,华丽无视牛郎话痨废语。牛郎却不自觉,一直喋喋不休,搅得候大壮,不胜其烦。

待道牧二人入考场,牛郎这才让略干的嘴唇休息,啪啧啪啧抽烟不停,未先行离去,阿萌与大黑驴就在旁边。

他两腿盘立于大黄牛背上,一手抱怀,一手拿烟枪。眼睛咕噜乱转,一会儿望高台,一会儿望考场。

不知何时,大黄牛睁开眼睛,硕大而美丽,宛若整个宇宙都装入牛眸当中。相较阿萌活泼灵动,大黄牛眼睛净是睿光。

考场布局很有意思,三千余人坐于开阔场地,面前一方桌,方桌一石板,石板一手廓。

“开考!”监考使令箭挥落,一声令下,考生们纷纷抬手按廓。道牧却还沉浸于牛家的族迹世界,候大壮二话不说,站起来就给道牧后脑一板头,道牧方才回神。

十数息后,才彻底回神,茫然环顾四周,才觉此时考试氛围已很浓郁。考生们无一不低头紧盯石板,或低嚎,或微笑,或抿嘴,或无奈,神情百态。

整个考场就独他二人抬头,“愣着干嘛!”候大壮挥手催促,手已印在身前石板上。

“肃静!”一织天府弟子瞪眼冷叱,“考试期间,莫要交头接耳!”

道牧饶有兴致,循声望去,见一青年,国字脸,严肃威严,不假丝苟。

忽觉,脊骨生寒,头皮发麻,道牧回望高台,见那监考使,中年模样,与莫墨有四五分相似。刘海下,那双蛇眸,眼水冒绿,冷视道牧。

“我命犯莫家人?”心中自嘲一番,手掌已放于手廓。

石板黑似墨玉,冰凉刺骨,犹若将手放于坚冰上,且同坚冰那般,还带着些微粘度。嘶,浑身一颤,只觉掌心被针扎一下,刺痛转瞬消失,一股心神随着刺痛感,逝入石板。

须臾,墨香于石板渗出,无法形容这香味,浓郁而不腻,沁鼻而不刺。

“牧道,分哪两大系?”墨迹终显,黑如夜鸦翼羽,墨香更浓几分,字若天成,透着无法言喻的韵味。

答案随念,念由心生,“狭隘,植牧与兽牧。广义,死牧与生牧。”道牧心中所想,已浮于板面。

“答毕与否?”脑海忽生一念,道牧不假思索,“答毕。”

心念出,题字消。

须臾,石板又显新题,“生牧与死牧,孰强孰弱?”“生牧与死牧,明确界线与否?”

先为模棱两可的广义,而后愈分愈细,范围定在植牧与兽牧。

老爹牧苍出自牧星山正统大牧,植牧与兽牧皆有涉及。然,广为人知老爹强绝的植牧手段,兽牧能力,鲜有提及。若非候大壮告诉道牧,牧家那块兽牧田地有一半为牧苍开辟,道牧自己都不相信。

道牧长于大牧人家,自小亦受到正统牧道教育,较为浅显的基础,道牧还能应付自如。问题愈来愈深奥,道牧仅凭爷爷留给的笔记擅自揣摩。

时间于指尖流逝,在心上未留痕迹。

道牧聚精会神答题,不觉间,已过一个时辰,身后何时站人,都不自觉。

“你,起来!”国字脸青年一手抓起道牧放在手廓上的手,粗手紧握如钳,抓得印处失血泛白,其他地方却又积血通红。

道牧从答题中回过神,回头望目,心知麻烦终来。

“放手。”道牧面不改色,语气平淡如常。

这语气配上道牧那双红玛瑙眼眸,却给国字脸青年心灵,造成巨大冲击,遂松开粗手。

“童卓,何事闹吵?”监考使皱眉,环顾他人,好似跟他无关那般,“轻言轻语,莫要影响其他考生。”声音随意,如随口脱出,却带久居上位的威势。

不少考生,闻动静而抬头注目,亦有些人看道牧几眼,又低头答题。

“莫长老,弟子发觉,此人作弊嫌疑极大。”童卓口含浩然气。

顿时引来全场考生瞩目,掀起议论潮,声音如苍蝇般,嗡鸣不停。

众目睽睽之下,童卓两手将桌面石板抬起,以背面示给监考使看。石板底部粘有一片玉符,监考使抬手一招,石板飞来手中,掀下玉牌端详。须臾后,监考使抬头望道牧,“你有什么话说?”

“莫家,童家……”道牧望几眼监考使,再回头望童卓,“有点意思。”内心轻蔑表露无疑,三言两语,耐人寻味。

“就这些?”监考使眉头微皱,心觉道牧的反应太过反常,根本不符合情报所描述那般。

“莫长老,你还想让我说什么?”道牧闻言,咧嘴嗤笑出声,“你大可告诉我,我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