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六十八章 牢狱天灾

第六十八章 牢狱天灾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509

方至半腰,道牧忽觉脊髓骨生寒,危机感油然而生。道牧不假思索,纵身一跃,红眼瞬间掠过整个监狱,却没敌人半分踪影。

下方尸骸堆积成山,四周残垣断壁。血瀑布泄流噗噗,大坑洞起风呼呼,带来黏糊血气。阳光不到处,黑暗笼罩,透着莫名森气,侵入心脾,远看好似鬼影涌动,骇人心魂。

令人犯呕的腐骚臭逐渐掩盖血腥,道牧没因此而舒心,反觉通体发寒,泛起鸡皮。

气和谐,风流畅,唯有味生变,灵识探出,找不得任何踪迹。登高,道牧不断登高,不断接近人工太阳,尽管无温度,但光能驱散人对未知的恐惧。

此刻,道牧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洗个热水澡,面前一道天堑挡住道牧去路。

道牧与皮包骨男子激斗之际,对方两把骨刀齐劈,通途划成一道天堑,刀气尚存,随风纠缠,呼呼咻咻。

数十丈跨度非他当下所能,道牧经过一轮大战,早已精尽力疲,正欲登高寻得一安全处,休养调息。换做平时,无需阿萌,道牧亦可纵身跨越。

道牧强忍身体不适,调头转向他方,还没迈开几步,忽听滋油声,腐骚臭沁鼻。道牧回望,只见森黑天谴伸出十几条影子触角至敞亮地面,光亮下,滋滋生烟。

胡乱吞服一枚灵果,道牧撒腿就跑,“咻咻”只闻破风声,影子触角洞穿道牧影子,道牧僵在当场。

一阵闷哼,只觉自己瞬间被捅十几刀,身负重伤。低头却不见坑洞,可血液已经涌上喉咙。

锵,决刀出鞘,将淤血一口喷在决刀上,不理自身状态不佳,转身挥出“一刀成人”。沙暴龙卷于天堑肆虐,伴随一阵阵“吱吱”怪叫,黑气袅袅蒸腾,腐骚臭弥漫整个牢狱。

道牧不敢滞留太久,拖动沉重破败的身体,不断登高。一路上,避开阴暗角落,只行光明处。

“唧唧……”实地平台的坑洞中传来一阵怪叫,相似老鼠,又似雏鸟,“蝼蚁之血,怎如此奥妙出灵。”声似九幽森暗之地传至人间,魅惑人心,蚀人心魂。

话落,无数影子触角从坑洞中蔓延而出。阳光下,影子触角滋滋升腾黑烟,黑烟愈多,腐骚臭愈加浓郁,道牧终忍不住封闭嗅觉。

狠咬牙,使全劲,身行快如疾风,往人工太阳登去。然,影子触手更快,阳光下,化刀,化剑,化枪,化战戟,只取道牧影子。

“该死!”道牧眼见已逃脱不得,奈何口中糖果不够甜。

将太极龙鱼坠含于口中,甜蜜瞬间沁人,决刀挥动,左手拈花弹刀,止不住颤吟。只见无数刀气化影飞驰,影子对影子,竟然凑效,影子触手烟消云散。

“咦……”坑洞传来一阵惊疑,“决刀?!”声音尖锐刺耳。

道牧趁此机会登顶牢狱,转眼望太阳,瞳孔大张,“金乌?!”如此说来,这就不算人工太阳,而是一颗真正的太阳。

“金乌已死。”道牧这才发觉,阳光冰冷的根本原因。金乌已死,血液冰冷,不再流动,也就没了阳光该有的味道。

“红眼臭虫,你下来。我们好好谈谈……”坑洞再次传来声音,“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你当我傻?!”道牧睨视,遂用尽全力,终身一跃,跳在金乌喙尖。精力不住,以致差点滑落,吓得道牧一身鸡皮,正下方正对实地平台的坑洞。

金乌翼羽犹若金子雕琢而成,偏偏又比其它禽鸟的羽毛还要柔软舒适。尽管金乌已死,翼羽依然给道牧以温暖,驱散身寒,拂去心霾。

道牧来至金乌背部,毫不羞耻拿出水冲洗身体,换上干爽衣物。再登上金乌头顶,因其冠羽最为茂盛,躺在此处睡觉,岂不美哉。

“奇怪,那影子怪怎不说话了?”道牧疑惑,这影子怪有悖常理。俯首望去,发现尸海在消融,化作一滩滩骨血,血瀑布流势更甚。

哪怕金乌生前再强,此刻也不能抵御那股令人犯呕的腐骚臭。

“老怪,你莫不是下水沟里的死老鼠,怎散发如此恶臭?”道牧本要睡觉调息,担心睡得太沉,很危险。遂开启嗅觉,可那股腐骚臭扑鼻入肺,差点没把胃酸吐出来。

“你若同我这般,困在这粪坑数万年试试。”声音不再那般森冷,反倒多了几分惬意,“还得感谢你这怪胎,否则鼠爷我快饿死了。”

道牧循声俯瞰而下,眼睛半眯,瞳孔聚焦收缩,找寻数十息,依然找不得他人,遂于血海中寻找,结果依然相同。

“小小年纪,眼睛就不好使了?”声音愈加慵懒,没了先前恶气。

道牧遂声望去,血海角落,阳光黯淡,几十具尸体正漂浮。一具尸体上躺着一只肥硕黑鼠,成人拳头大小,肥手肥腿,手短腿长,翘着二郎腿。

纤细粗长的尾巴殷红若血,一半探在水中,嘴巴叼着一根绣花针,脖子好似被一根草绳绑住,双眸硕大不成比例,宛若两轮黑洞,看不到任何水光。

“好绝望的一双漂亮眼睛。”肥硕黑鼠与道牧对视,不禁感叹,摆了摆肥爪,“裁决的口味,万年不变。还天真以为,全天下唯有这类人,才能将人类引领至正确方向。

千百万年以来,裁决亦还孜孜不倦,祸害这脆弱人间……”

“天灾,品种未知,等阶未知……”道牧脑海中涌出一段知识,只道肥硕黑鼠是天灾,其他一切未知。“可录入灾厄编年史……”心中突然涌出这句,吓道牧一跳。

“灾厄编年史?不该叫灾厄编年书吗?”道牧捏下巴俯瞰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