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七十二章 犯禁

第七十二章 犯禁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358

出了织天府圣地,走在街道。道牧环顾左右光景,有种恍如隔世之感,好似几百年未曾下红尘。

路人熙熙攘攘,空气中弥漫炉火之气,酒菜之味,灵果仙草之香,以及街上各种味道杂糅一起,这就是红尘的味道。

“道牧被放出来了?”

“道牧的成绩是丁级甲等?”

“难道,道牧真的被莫家陷害?”

“……”

道牧才从织天府圣地回来,街上已流传道牧被放的消息,甚至不少人为此大打出手。

辨牧试,万余人取六千人,道牧丁级甲等的成绩中等偏上。且有前两次特级特等加持,道牧自不会被淘汰,以致招来不少人嫉妒,私下诋毁不断。

专修牧道的牧徒,竟敌不过弃剑从牧的剑徒,论谁都觉其中有猫腻。作弊传闻并没有因道牧被放而消减,反而更甚。

可有没有任何证据足以说明道牧作弊,辨灾试和镇灾试几乎不可能作弊,也仅仅是几乎而已。

回到牧斋院,与众人寒暄一阵。道牧回房,倒在床上,就入深眠。

夜半。

夜黑风高,月明星稀。

苍巅夜幕皓月,层云叠嶂,也无法阻挡月亮的执着。月光为大地素裹银装,原本狰狞的万物,变得柔和些许。

道牧于床上辗转反侧,床铺咯吱咯吱作响,又加道牧闷哼长吟,将阿萌吵醒。不知何时,道牧身上只挂遮羞布,浑身通红,犹似烧透的烙铁。

浑身挂汗,热气蒸腾,身后琵琶骨现一对羽翼纹身,线条黑如夜,随着道牧辗转反侧,纹身跟着一起动,好似在飞。

“噗!”阿萌吐一口唾液在道牧身上,才过数息,已化作热气而发。“哞……”惹得阿萌瞪大眼眸,满目惊疑。

阿萌不信邪,伸出粉舌,以舌尖轻轻点道牧额头,又热,又咸,又苦。

嗷,一声惨叫,阿萌猛的收回舌头,舌尖被烫起一个大水泡。十数息后,大水泡方才消失。

“噗!噗!噗!……”阿萌瞪眼,来了小情绪,以口水将道牧全身吐了个遍。

“啊……”道牧痛苦沉吟,犹如阳光下暴晒的泥娃娃,身体崩裂溢血,血液如被墨水侵染过一般,黑褐深沉,高温下,皮肤翻卷。

这一幕,吓得阿萌哀嚎带泣,撒腿就往外跑。

清晨,天凉露重,东方一抹阳光倾泻而下。阵阵风吹来,水面波光粼粼,带着花草清香,令人神清气爽。

“嘶……”道牧打了个寒颤,从睡梦中醒来,发觉自己身处湖中,四周一块块冰,随波逐流。岸边,站着一群老面孔,见到自己醒来,皆露出笑容。

“诸位,你们搞什么恶作剧?”道牧以为自己被扔进湖中。

“阿道,你内视一番,看看自己有何变化。”牛郎蹲在湖边,叼着烟枪,烟雾于湖面弥漫,久而不散,带着劣质的焦油味,湖水又降几度。

“好似……没什么变化。”道牧内视五六遍,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那可奇怪了……”牛郎吞吞唾沫,将烟枪里残余烟草倾倒湖中,“你出湖,我且查探一番。”

道牧闻言,愈发觉得这是大家的恶作剧。心念才动,忽觉身体轻盈,周身生风,从水中漂浮升空。

道牧发觉自己对气流变得敏感,如鱼儿在水中游一般。心念再动,他已飞临众人身前,身体一颤,震出袅袅水汽,全身瞬息干透。

“怎觉自己像只鸟……”道牧低头,打量自身,发觉自己皮肤,好似又白了几分,“这……算变化吗?”道牧抬手,扭身。

好似全身肌肉更加结实,棱角更加分明,无需特意收腹,八块腹肌令剑机阁女弟子两颊泛红。

“阿道,你是用了戒指之能?”牛郎烟枪轻点道牧身后一对翅膀纹身,实则心中早有答案。“你琵琶骨上一对翅膀纹身的道韵,非凡兽可有。”

“嗯,我看完族迹后,一时心血来潮,便对一头金乌用戒指之能。”道牧并未否认,牛郎如此一问,道牧这才想起金乌之事。如此说来,自己的变化,应该跟金乌有关。

“金乌?!”牛郎跳脚惊呼,眉目生疑,“活着的金乌,莫说牵牛星,哪怕织女星都未曾现过。”牛郎于织女星长大,熟知各地志异,作为戒指佩戴者,他何尝不想找一头金乌。

“死的,不知死了多少年。”道牧漫不经心。

“是了,是了……”候大壮想起侯野跟自己说过的神话往事,“牵牛星曾有一头金乌临凡,爪下一只濒死老鼠。”

“对,还有一只牧影鼠,活活把我杀的万人坑也吃得一干二净。”道牧面色凝重起来,天灾为祸人间,非一般人可当。

“完了,完了,完了……”牛郎欲哭无泪,拿着烟枪的手,颤巍巍,“戒指不可对已死之灵使用,这是墨守成规的法则,我忘记跟你说了。”

“对死灵使用,会有什么结果?”候大壮不以为然,换做是他,他也会对金乌下手。

“我也不知,反正是一个大禁忌,戒指佩戴者绝不得触碰。”牛郎搜刮脑中知识,发现没有任何相关描述。

“按照你这么一说,族迹中,的确没人对死灵下过手。”道牧回想族迹内容,“对生灵使用,总觉太过残忍,对死灵使用不是更好?”

“……”道牧这么一说,把牛郎呛得说不出话,可从小被灌输不得触犯禁忌的思想,让牛郎对此有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

“我回去找老太婆,大壮,你给我老实点,哪怕见到真龙尸体,也别再像阿道这般莽撞。”话才落,牛郎已化作一阵清风而去。

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一阵寒暄,道牧别过众人,回到院落发现自己床铺,苦笑不得。整个房间散发一股汗水酸臭,床铺上一个人形烙印,黄得发黑。

饶是自己床位,也让道牧泛起鸡皮。这床铺是要废了,道牧哭笑不得,唤来仆人将此处整理一番。

临至候大壮的院子,道牧不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大壮,还有两日,就临实牧试,随便教我些入门牧术。”

候大壮正拿把棕色木铲给一盆景松土,道牧突然出现,差点把幼苗给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