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七十五章 何不服

第七十五章 何不服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379

道牧后退几丈,手掌反转,将种子按入地面。“呼……”道牧用尽体内所有牧力,额头豆大汗珠滑入嘴角,咸中带甜。道牧伸舌舔了一下嘴唇,干白的嘴唇这才多几分润色。

道牧身前鼓起一个小土包,啪,一声脆响,一根翠绿藤蔓破土而出。它宛若一条青蛇,于地面生长,一根根细小根须扎入地面,疯狂汲取养分。

很快蔓延至悬崖边,咻,一声破风,藤蔓犹若一根标枪飞驰彼岸。临至彼岸,藤蔓又化作一条青蛇,一边扎下根须,一边朝童咏那边生长。

临至童咏身前,啪,又一声脆响,藤蔓拍出一道口,入黄鳝般,从口中穿入地面。

嘣嘣嘣,于彼岸扎根过程中,藤蔓时而绷紧,时而松散,如是有人在不断拉放弓弦。最后一次绷紧,藤蔓不再生长,亦不再松散。

“开始测吧。”道牧望着眼前拇指大小的藤蔓,心中莫名喜悦,总觉这跟藤蔓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

“啊?!”童咏以为自己听错了,“就一根?”道牧这也太搞笑,一根藤蔓还用怎么测,顶多不过千来斤。

“嗯,测吧。”道牧本就来过过场,藤蔓也按照脑海所画的模样生长,他也就没什么遗憾,“独木可成桥,独藤亦可成桥。”

哈哈哈……

道牧一出此话,顿时惹来场中所有人哄然大笑。

“独藤成桥?好词,好词……”中年考生对道牧竖起大拇指,抿嘴淡笑,目光幽幽,讽刺以为十足。

场外大部分人都将目光投向道牧这里,等的就是结果,等的就是再笑话道牧一次。

童咏站在众目睽睽之下,仿佛自己就是道牧那般。内心一阵哀嚎,这小子莫不是来搞笑的,无奈转头看童頔,却见童頔对自己点头。

啪,童咏不情不愿挥动测力鞭,鞭若黑蛇缠绕藤蔓。“咦!”童咏一声惊疑,方觉这藤蔓不简单,好似含羞草,食人树这般,天生拥有些许灵感。

“少说也得万斤。”童咏一眼判断,念生身动,扯手猛拉。嘣,一声悦耳之声,藤蔓不仅没断,仅仅有些弓曲而已。

“怪,忒怪!”童咏见道牧笑吟吟,想起道牧屠了整个牢狱万余恶徒,不可以常理来评估道牧。“试试,十万斤。”心念才动,手已跟上,扯鞭十万斤,弓曲不少,藤蔓韧性十足,形似残月。

童咏瞳孔骤缩,瞬息放大,抬手再拉,力量不断叠加。藤蔓愈来愈弓曲,从残月过度至半月,再作椭圆。童咏总觉这一根藤蔓,怎比他人藤桥还要难测,扯得他面红耳赤。

三十万斤,嘣嘣嘣,响动连连,藤蔓椭圆已如箭头那般,两头的根须开始崩断。嘣,嘣,接连两声,强弓放矢那般,震耳欲聋。

童咏本已牟足了劲,要以三十七万斤的力量拉,却拉了个空,顺势往后飞退,于空中几个跟头,方才平稳落地。

“能把童咏折腾这般,起码也得十几万斤吧。”道牧蹲下,掌印藤坑,绿光萦绕,剩下的根如青蛇那般盘在道牧手上,带着青涩苦味。“谢谢。”道牧忽生悲凉,对手掌藤蔓道一声谢。

话才落,藤蔓枯萎,随风飘散。道牧心中悲凉,也随风飘逝,“这是它的情绪吗?”道牧看手,身体僵硬,呆立原地。

啪,身前不远处,发一鞭响。道牧抬头一望,“三十六万六千斤”金字闪烁。“这么高?”道牧自己都被吓到,再看周围考生,多数为十几万斤,十几个三十万斤的档次,几个四十万斤,三个六十几万斤。

道牧右边候大壮六十七万八千斤,左边中年考生,六十五万九千斤。自己三十六万六千斤,夹在两个六十万斤级别,似乎也就没有那么显眼。

可是,道牧仅一根藤蔓呀,一根藤蔓承受力三十六万六千斤,这未免太过夸张。

“他连牧徒都不是,如何做到的?”

“种子有问题?”

“又作弊?”

“……”

场内场外,窃窃私语。

“道牧,你是不是用本源牧力来惊醒种子?”童咏疑惑,可见道牧精神抖擞,生气盎然,又不似动用本源牧力该有的样子。

“什么本源牧力?”道牧一脸疑惑,他还真不懂,“释牧通灵后,我注入近乎所有牧力,这算本源牧力吗?”

“一丝都没留?”童咏又问。

“留有一股,莫部生前,度给我的一股牧力。”道牧手摊开,一缕绿气如龙,于掌中遨游。

“首尾呼应,生生不息,方为本源。”童咏嘴角抽搐,心中又是一阵哀嚎,道牧这门外汉怎么看,怎么像一根臭气熏天的搅屎棍。“莫部度给你的,正是本源牧力。”

“原来如此……”道牧手一握,绿龙消失,回想当时,莫部那决然目光,道牧似乎有些明悟,“这是一抹希望……”

恍惚中,童頔宣布成绩,“道牧……”童頔顿住,回望身边花山主。童頔这一停顿,场内场外皆一片死静,气氛弥漫着诡异,无法言明。

“念吧,成绩没错。”花山主轻口悠悠,无形中带着,毋庸置疑的威严。

“道牧,乙级甲等。”童頔,娇声带颤,于道牧这修为,这成绩绝对仅有。

话才落,哗然全场。

道牧何许人,不过一介卑贱刽子手,连牧徒都算不上。何能得到如此高分,道牧身边的中年考生也不过乙级甲等。

更让人怀疑的是,同样的种子,为何道牧激醒的种子长出来的藤蔓,属性差别那么大。

作弊,道牧一定换了种子!

考生们交头接耳,或是看道牧,或是看与道牧同场的考生,或是看监考使,或是看监考台,各类论调开始蔓延。

童頔表面无恙,实则也很头疼这件事情,眼睛不停瞄道牧。主持招新事务六年,几年怪事特别多。

“我不服!”待童頔报完成绩,道牧左边的中年考生,终于按耐不住,沉声怒斥,眼神凌厉,给人一种偏激,无法抑制的歇斯底里。

童頔美眉微皱,相较道牧性格乖僻,却让人如依大山那般安全。这人就同一条无法预测的脑病患者,无法知道他怎么发疯,那双眼眸犹如毒蛇那般,令人厌恶反感。

“羊常,你何不服。”童頔目光淡水,语气非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