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七十六章 吾道孤矣

第七十六章 吾道孤矣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361

羊常调头冷笑,直指道牧,“我亲见此人,偷换藤种!”仰首挺胸,正颜厉色。

“放你的够臭屁!”候大壮先于道牧,破口大骂,熊手啪啪拍胸,“我,候大壮就没看到!难怪你,人到中年,亦未有所成。心术不正之人,怎能在牧道上大成。”

“你这无力词藻,便是他作弊的理由?”羊常嗤笑,面上满是鄙夷,“莫不是,认为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是不是小人,天知道。”道牧轻语,淡若自然,“我是不是君子,我知道。你真不适合,修行。如你这类人,总会成灾。”

“我修行四十余年,初阶地牧巅峰。”羊常仰首自得,直指大牧双眼,“你这牧徒都不是的红狗,考测作弊,岂有资格辱我?”拂袖回头,不再看道牧,对监考台一众,鞠一躬。

“道牧,你可有话要说?”花山主看羊常几眼,目光转向道牧,老神在在。

“既然诸位前辈都予以道牧如此分数,只怕诸位前辈已看出其中奥妙。”道牧成竹在胸,行晚辈礼,“不说,反而更美。”

哒,拐杖跺地,花山主身体巍颤颤,“来人,将这人带出织天府,永久取消资格。”拐杖抬指羊常,绿光乍泄,藤蔓虚空成长,将羊常绑成人粽。

“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有内幕!有内幕!今日,织天府已龌蹉到可包庇作弊的人!”

“织天府,这个三流门派,迟早要完!”

“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所有人!”

“……”

声音渐行渐远,最终随风消声。

考生们微言细语,不似方才那般热锅蚂蚁。花山主如此强势果断,给考生留下不可磨灭的阴霾。

先前跟羊常一起坐的人,没一人身起来附和,没一人开口抗议。淡然坐在自己位置上,目光幽幽,看不出心中所想。

“*******……”道牧背手观望。

“在场考生,考过,亦或没考过,但凡你看出奥妙,道出所以然,老身给你甲级甲等。”花山主当知考生心有不服,哼哼几声,慢言。

“看不出,也罢,道不出,也罢。但凭自身祸心,随意污蔑他人,莫怪老身剥夺尔等资格。”

花山主脸上沟壑纵横,把眼睛都挤成一条线,好似在像人们述说岁月的沉重与苍桑。眯眼闪烁豆光,掠过考生台,好似天塌下来那般,令考生喘不过气来。

“给你们半个时辰。”

在监考台诸老注视下,气氛空前凝重压抑。太阳比以往毒辣,往大地倾泻他的愤怒。本就不适,又加威压,内外焦灼。浑身瘙痒难耐,汗液止不住流,空气中,汗液味渐浓。

一刻钟过去,没人敢起来,反而有些考生昏倒在地。此时此刻,却没人嘲笑那些昏倒的考生。他们自己都面色煞白,嘴唇干裂翻皮,胃酸汹涌澎拜,难受得紧。

一个个都在苦撑,就怕昏厥倒地,给监考台诸老留下不好印象,断了自己前途。

“不失为剑修的好料子。”

“此子野心不小,意图剑牧双修。只怕贪心不足,蛇吞象。”

“此子有别于其他人,似对牧道有独特见解。”

“牧苍养子,有点意思。”

监考台诸老没少照顾道牧,只觉威势如潮,惊涛拍天之势汹涌袭来。道牧巍峨不动,任由衣着猎猎,顶天立地。好似一把出鞘利刃,愣生生将威势切成两半。

哒,花山主拐杖一声敲。

道牧见一道涟漪激荡四面八荒,顿觉压力大减,只怕时辰已过。

“第九批退场,下一批登台。”无需花山主吩咐,童頔已宣告下一轮考测。

考生愣神,面面相觑。花山主竟不解释,也不让道牧出来解释。直接开始下一轮考测,织天府竟如此霸道蛮横,不考虑他人怎想。

“师尊,我们这样作为。不怕落榜考生,在外诋毁我织天府?”童頔退回花山主身边,透着些许焦虑。

“頔儿,为牧道者,无论你做甚,定会受到他人非议。”花山主喃喃,脸上泛起些许失望,“浩瀚宇宙,剑仙芸芸,独牧道者,无人成仙。非天庭不待见牧道,是牧道精神已消逝。世间,多少牧道者爱惜自己羽毛,而对灾祸视而不见。”

童頔闻言,脸上不由泛苦,“如师尊所言,只怕天底下,没谁能合您老心意。”

“或许吧……”花山主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吾道孤矣。”浑身颤巍巍,犹如风中摇曳的残烛,凄凉萧肃。

第十批考测,毫无波澜结束。

咚!

天际忽来一玉简,划破虚空,敲得大青山,荡起万丈金光,令人啧啧称奇。

童頔探手,白绫成桥,将玉简接引入手。双手捧给花山主,花山主轻言,“无需老身过目,直接告招天下。”

“金榜前三千名留下,继续参加下一轮考测。其余跟随引路弟子,离开织天府圣地。”童頔一话,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

“不是还有一项,搭建鹊桥吗?”

“考试规则,怎能说变就变,织天府也太过儿戏了吧!”

“就不怕寒了天下人的心?”

“……”

顿时引来大部分考生反弹,满面激愤。有些考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甚至爆粗口。

“落榜考生,请务必自觉随引路弟子,出织天府圣地,以免发生不必要伤亡。”童頔一挥衣袖,语气不带任何情感波动,强势霸道。

“伤亡”一词都用出来,可见织天府动了真格,并非玩笑之话。

“頔儿,可是府主钧旨?”花山主这才发问。

“师尊,是太上钧旨。”童頔应声,语气带颤,似有不解。

“这些个老怪物……”花山主呢喃,手抬拐杖,虚空一敲,荡起千层涟漪。

唧唧唧……

不过一会,天际传来鸟雀声,绵绵不绝,脆亮不刺耳,愈来愈近。

“鹊鸟数量,鹊鸟品质,持续时间,均为成绩指标,望各位量力而行。”

道牧抬头望去,见一方黑云飞驰而来。宛若千百万黑甲大军,浩浩荡荡而来,占据半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