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八十二章 大织天拜典

第八十二章 大织天拜典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566

清晨。

红晕、黄云、紫气托起太阳,朝霞已占据半片天。

道牧已梳洗完毕,一袭嵌红黑色紧身道袍,与道牧气质莫名相配,相辅相成。不用道牧叫唤,阿萌已从自个房间出来。

临至候大壮院落不见人,过路仆从告知才知,候大壮已在正门与牛郎汇合,就等道牧醒来。

“比我还积极。”嘟哝间,阿萌已带道牧奔至正门。

正门前,比道牧想象中多一人,正是童婕。牛郎三人正有说有笑,忽来一阵清风,道牧阿萌凭出现。

“啧啧,人长得普普通通,这身衣服为你增色不少。”牛郎怪声连连,望自己一身墨绿带白,再望候大壮与自己相差不大。只觉道牧这一身特立独行,为他一人量身定做那般。“只怕“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一话,便是出自似你这类人之口。”

牛郎一边抽烟,一边低头比照道牧,恨不得把这一身给烧了,换上道牧那一身。

“着一身类剑修服,彰显个性气质,乖僻,桀骜,森沉,孤高。”候大壮围道牧转悠,前些日,道袍尚未加身,看不出差别,“且腰佩宝刀,出门在外,说你是牧道者,怕是只有自己相信这鬼话。”

童婕瞪大美目,手捏衣角,一副可怜巴巴模样。

“你想和阿萌玩?”道牧看出童婕小心思,遂跃下其背。

童婕见状,立马变脸,笑吟吟,见她纵身一跃,骑阿萌背上。好似得到钟爱依旧的玩具,喜悦甜蜜。

“走吧。”道牧脚下生风,与三头灵兽并驾齐驱。

良辰吉时,各大门派新生弟子,皆在这人跨过域门回自家圣地。街道雾轻露重,雾化袅袅,随着各式晨餐浓香弥漫开来。

时候尚早,已人来人往,人靴兽蹄,啪嗒啪嗒,敲打坚硬地板,络绎不绝。

“莫家族老已决令,但凡致你死地者,记大功。”

“今后,莫家人皆不可信,包括我。”

“难保我不会为更大的利益,出卖你。”

熟悉声音随风而来,道牧抿嘴,心道,“我只想安安静静学牧习剑,怎就这么难?”思绪间,道牧已借三灵兽跨步之风,伴行而去。

“林哥,红狗一身红黑道袍,颇有刽手屠夫之味。”

莫林望道牧消失方向,双眸冷冽灼光,面色阴沉,身后一众莫家外门,十数人。两人在侧,一人抱手冷笑,一人指点江山。

“牧剑山,童伯羽拜求而不可得。”

“可恨我无法拜入织天府,见不得日后趣事。”

莫林忽而灿笑,对道牧离去方向,猛挥一拳,“让他们看看,我们小人物的力量!”声似坚冰,气冷寒心。

路上行人欲断魂,依得闲空对道牧指点,或艳羡,或妒忌,或赞赏,或咒骂,或跟风,或打趣。道牧听得不少,只觉来来去去都那样,词汇匮乏,没个新意。

大织天。

圣峰临空林立,上下沉浮。霞瑞缠云,垂落九天。圣峰下,绿牧成海,大风呼呼,掀起道道绿色破浪。

大织天,织天府圣地中心,织府与天府弟子皆于此汇聚交流。日常就够热闹,今日更甚之,新生弟子拜典是为大织天每年最热闹的日子之一。

一番赞叹过后,道牧力排众议,拉众人缩在一隅浮石上。因这一身煞景的黑红道袍,道牧没少惹人注目。

道牧心觉,自己已拜入织天府,天知道织天府这潭水有多深,还是低调为妙。

“嘶呼!”牛郎一边气呼呼,大口抽烟,一边斜眼望道牧,“不对劲,不对劲……怂,可不是你的作风。大壮,你何曾见过阿道,如今日恁般怂包?”

牛郎望向候大壮,作为牧道妖孽之才,一路行来,风头都被道牧给抢走,气煞人。

“看来,你对我误解很深。”道牧头也不回,此刻织天府主童震正做烦闷演讲,道牧竟听得津津有味,“我这人,一向如此,人懒又低调。”

“放你个狗臭屁!”牛郎立马跳脚,惹得四周天府弟子直皱眉。牛郎更是光棍,直接怒瞪回去,“牧牛城,什么大事不是你做的?”

先不说道牧刚到牧牛城便屠了一条街,而后道牧于裁决地牢,屠戮整个牢笼万余人。牛郎想破头,都想不通,道牧怎么做到。

“嗯……”候大壮捏下巴,熊眸打量道牧无数遍,“阿道小时候就是熊孩子……阿牛的话也很有道理……”

虽然与道牧相处时间不多,但这些时日与道牧相处。候大壮发觉,道牧较于小时候,性格乖僻,易冲动。戾气存心,动不动就杀人,不计较后果。

“照你们恁般说词,你二人日后找我,小事招魂,大事挖坟。”道牧不觉自己哪里高调极端,所做反应皆为现实所逼罢。

“你二人,妄为道牧兄弟,一点都不了解道牧。”童婕哼声,正坐阿萌背上,看道牧三人。

“谁跟他是兄弟?!”牛郎骂骂咧咧,拍打自身衣袍,远离道牧几步,嫌脏。“他一路哗众取宠,抢我风头,是我一生之敌!”

“道牧的性格,就如一汪幽静潭水。平时些许风沙、枯枝落叶、小石块都掀不得几道波纹。忽然砸落一块巨石,自是掀起万层浪。

这时,要么巨石将潭水挤散,堵住泉眼,从而枯竭。要么潭水将巨石吞没,化作一方登天脚石。”童婕叉腰瞪目,一语点破。

“嗯……”候大壮依旧捏下巴,熊眸未曾离开道牧身上,“阿道小时候就机灵聪慧……童婕说得非常有道理……”

“候大壮!”牛郎闻言,手颤瞪目,差点抡烟枪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