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八十三章 大家误解了

第八十三章 大家误解了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710

莫商登台,如把出鞘利剑,走路生风,利气压盖全场他人。年方十五六旬,已临此境界,足以自傲。莫商未言,已惹来一片沸腾,欢呼雀跃,口哨四起,不亚于童震莅临之时。

“不愧出自同一父,跟他哥哥莫淡,无本质差别,且某方面更甚。”道牧望莫商那双眼睛,牛郎为其同龄人,却高莫商不少层次。

“真想将他的脸,踩在地上来回摩擦。”牛郎见不得此人风头盛劲,且笑容虚伪傲慢,“阿道,此子与你不是一层次,简直云泥之别。”

牛郎斜望道牧,烟枪于手掌跳舞。虽气道牧抢他风头,但夸起来,亦不吝啬。何况,此时就该同仇敌忾。

“我就当你在夸我。”怎觉牛郎在讽刺自己,道牧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毕竟,我是正义的伙伴。道德高地被我占领,自是高于你们几个层次。”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道牧软硬不吃,滴水不进,让牛郎狠咬牙。本想把道牧拉到自个阵营,互相取暖。

“开始了。”候大壮抬手直指拜典台。

“倒是看看这小子如何口吐莲花。”牛郎叼着烟枪冷笑,遂转头望向拜典台,“天下风头千千万,就是不可在本少面前抢。大壮,阿牛,咱们找个机会,把这小子给做了!”

“你方才还说道牧乖僻,易怒杀人。”童婕见牛郎唆使道牧杀人,且是莫家人,担心显露在表。

“阿道怎能和我比,我这人活得很单纯。”牛郎睨视众人,叼烟枪说话,洋洋自得,“抢我风光者,如杀父仇人。”

“怎不见你把我二人也给做了。”候大壮不由翻白眼,牛郎发癫也不是一两次。

“我倒是想,你们戴了戒指,现已没机会。”牛郎摇头叹息,“那老太婆净给我找麻烦。”

道牧笑而不语,细听莫商感言,一个十五六岁少年,愣生生装作一副老气横秋模样,有趣得紧。

“普通人和强者,二者都会恐惧。然,普通人与强者最本质差别,就在于普通人选择逃避,而强者选择直面。”

“一直以来,我便是抱必死之心,仗剑披荆斩棘,势如劈竹破至地剑境。其实,相较于一个人,我的人生也变得黯淡无光。”

“想必大家都听过这人,没错,我说的这人就是牧剑山弟子,道牧。他一生坎坷,若没有一颗强者的心,怎会走到这地步。”

“谁,面对我莫家,不觉恐惧?恐惧之余,亦有谁如他这般敢与我莫家叫板。且杀我莫家恁多弟子,我莫家却拿他没个办法。”

“……”

道牧哑然,转头望众人,“他这是在捧杀我?”谁能想到,自己的案例会在这种情况下被列举,且还是莫家人。

“不,他是在夸你!”牛郎咬牙切齿,双眸幽深,一脸幽怨。

啪,候大壮猛拍额头,觉得牛郎为了面子,已入魔怔,“死要面子活受罪,另一新说。”

“人生在世,努力活着,不就是为了面子?你个大憨熊,你懂个屁!”牛郎怒瞪候大壮,举起烟枪就要夯人。

“莫商已说完,该轮到你们了。”童婕转移话题,道牧一个巨婴就够她受,现在又多出个牛郎,也就候大壮因年长些许,靠谱多了。

正如童婕所言,热烈掌声中,天府金榜前三已下台。

“你们这一届,是我执掌织天府以来,资质最优的一届。”童震双臂一张,俯视周遭万余人,笑吟吟,“想必大家已迫不及待,一睹织府三强尊容,及其感言。”

静,死一般安静。

大织天的气氛陷入空前尴尬,童震依旧保持笑容,脸却有些挂不住。

“啪啪……”

童震带头鼓掌,而后才有零星鼓掌相随,“请牛郎,道牧,候大壮上台。”

道牧三人早已准备好,周围新生弟子惊讶目光中,唯见三人凌空飞行而去。候大壮与牛郎还好解释,毕竟地境修为。道牧高阶驳剑境,怎能御空而行。

“不对!”

“瞧他体内已无灵力剑气,唯有牧力。”

“奇也怪也,方才几天,灵力已转化为牧?”

“……”

莫说新生弟子,童震亦惊疑道牧一身浩然正牧。相较以往咄咄逼人,此刻的道牧就如一把华丽宝剑,亦还在鞘。出尘与雍华,轩昂与内敛,正气与乖僻,互相纠缠不清。

“道牧,这件道袍如为你而量身定做。”

童震从不吝啬对道牧的赞赏。说来也怪,当他从花山主口中得知,道牧被牧剑山招录,莫名喜悦。

“谢谢。”道牧行一弟子礼。

童震环顾周围,将新生弟子百态尽收眼底,或是冷漠,或是好奇,或是欣赏,多是嘲弄。

唉,心中一叹,望道牧他们别放在心上。想到这,童震抬手示意道牧三人可开始。

“我先。”牛郎快过候大壮,大跨几步,回望候大壮,愣生生把候大壮瞪回去。

道牧见牛郎恁般积极,觉得会噼里啪啦讲一堆,自不会搞什么大事情,心情顺畅不少。

“诸位同门,本少织府金榜榜首,牛郎。”牛郎微笑,神情姿态,说话语气一切正常。

“我上台,没那么多话,不像前面那三个,假惺惺。亦不像你们这般没教养,私底下诋毁别人,骂别人。”牛郎笑容更甚,目光掠过四面,眼水冰寒。“我这人很单纯,骂人辱人,都是当面讲,蹬着对方鼻子当面讲。”

话落,牛郎停顿,烟枪入嘴,深吸一口烟。吐出成百上千只烟手,指向每个角落。“抱歉,我的意思是,在坐的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