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八十五章 十方不古

第八十五章 十方不古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523

牛郎候大壮二人,皆有个实质目的地,可自行按地图寻到,且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牧剑山则不同,地图寻不得,问人问不得。

曾问过童震,童震去给他一把小木剑,直言道牧若有灵性,这把小木剑自会指引他,到达他想要到的地方。

道牧躺于阿萌背上,把玩小木剑。通体黝黑,透着一股奇异木香,沉手光滑,形同玉质。小木剑黝黑得发亮,却不是打蜡打亮打光。这是无数人以肉手握持,不断温养后的结果。

“如府主所言,怕是已可通灵。”想到这,道牧运转牧力,分出灵神,对小木剑释牧通灵。

一刻钟后,道牧眼睛神光黯淡,眼水干涩生疼。面色煞白,额头挂汗,刘海黏着一起。汗水自额头滑落,些许被吸入鼻中,又辣又痒。

道牧不住打几个喷嚏,些许入口,又咸又涩。喷嚏动作过大,以致汗水滑入眼眶,顿时泪流满面。

“嘶呼嘶呼……”

释牧通灵,因牧力枯竭,灵神后劲不足而断。

道牧回过神,猛的坐起身,大口大口喘粗气。一身虚汗淋漓,瘙痒难耐,汗臭扑来,道牧嗤鼻。

“失败了?!”道牧面目尽是错愕,一向自傲天赋异禀的他,竟搞不定一把小木剑。说出去岂不让牛郎候大壮,两贱人笑掉大牙。

寻得一条小河,洗去一身汗渍,方才舒心不少。

捞起侵泡多时的道袍,紫红牧气流过手心,涌上道袍,似有一声鸟鸣,道袍流光溢彩。随一阵清风徐徐环绕,再抖落几下,道袍已干洁。

织天府人不同牧牛城,他们早已麻木每年的招新,对招新愈加冷感。

问过数十人,有一半跟道牧瞎扯传说,有一半最让道牧哭笑不得。说什么,牧剑山这东西,根本不存在。然后给道牧推销各类古书,独门牧术,剑诀秘笈。

一路走过十数个小镇,终临一座大城,方古城。

“站住!”一黑甲守卫大声呵止道牧。

锵锵锵,黑甲守卫皆亮刀剑,锁定道牧气机,惹得过路行人驻步观望。

“少年郎,拿出你的身份文牒!”

一黑甲守卫走出队伍,卸下头盔,却是一中年男子,胡须满面络腮,双眸目光似鹰。眼神有意无意,往道牧四周退路掠过。若有若无,怕是个使刀好手。

道牧一袭黑红道袍,非那些常见款式与配。却又绣有织天府特有绣迹,其绣法精致古朴,为中年男子平生第一次见。

“身份文牒?”道牧哑然微愣。

黑甲守卫见状,立即将道牧包围,如临大敌。

“可是这东西?”道牧举止优雅,毫不慌忙,手摊开,掌心现一黑金腰牌。

随意抛去,中年男子连忙接手,略显慌乱。黑金腰牌篆刻一剑一鞭,刻满道理暗纹,黑金牌背后有五个古字符,“牧剑山”“道牧”。

黑金腰牌在手,重万斤,且冰寒刺骨。没过须臾,中年男子手结冰霜,冻得发紫发黑。一阵妖风袭来,冻得中年男子,浑身打个哆嗦。

黑甲守卫以为道牧要害对队长,顿时刀剑出鞘,利刃相待,只等中年男子一声令下。

“大叔!”

“快还于我!”

道牧脸色微变,黑金腰牌恁般妖孽。只认其主,他人若占,必招损。

中年男子好似被冻了魂,听不得道牧声音。眼看灵魂之火亦被侵袭,道牧已做清风,瞬至中年男子面前,探手如光,拿回黑金腰牌。

黑甲守卫以为道牧动手害人,刀剑挥斥而来,皆攻道牧各处要害,封住道牧所有退路。

哞,阿萌嘟嘴瞪眼,欲跨步踩人。“阿萌!”道牧轻声喝止,“切莫伤人过重,普通人愈伤成本极高,且使城卫失去效用!”

说话间,道牧抬手捏剑指,体喷涌红光热气,一头金乌玄黑,雄赳赳,若隐若现。剑指锋若仙剑,如破豆腐,直指中年男子心口。

哞,阿萌应声,化作一道风,黑甲守卫惨叫连连,飞退千丈余。

金乌吐精炎,顺过道牧手臂,沁入中年男子体内,护住心口。精炎萦绕,心脏如若一轮炎日,血液滚滚翻腾,若岩浆。太阳的火热,迅速驱散中年男子体内噬魂寒气。

城墙黑甲守卫拉弓满月,先前被阿萌逼退的黑甲守卫,再度挥斥刀剑袭来。

“住手!”中年男子回神,不顾体虚神弱,扯嗓子喝止黑甲守卫,“道公子为织府弟子,都给老子收回兵器,大家莫伤和气!”心脏沸腾,血脉澎湃,招致一身热汗,蒸腾如烟。

道牧已回退至阿萌背上,连自己汗臭亦不能忍,更别说其他大老爷们。李雯诗自是个特例,她的汗都是香甜的,犹如果糖。当然,李雯诗汗水亦没她唾液美味。

道牧自觉思想已偏,遂猛地摇头几次,努力平息,非非秽念。

“大叔,很抱歉。”道牧抬手行一礼,风度翩翩,“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黑金腰牌,恁般诡怪。”

当初,童婕连道袍带腰牌送来,只字未提。道牧亦才想起腰牌,也未曾细究,以致今日尴尬局面。

“不知者不罪,倒是道公子不寻师门,恁地突然莅临方古城?”中年男子一身黄黑油腻物质,亦觉自身气味难闻,不是凝眉皱鼻,却还不时抬手凑于鼻子闻,眼中喜色却藏不住。“偶有道公子不少传闻,今日撞面,只觉传言不实。”

“大叔,我倒是想直接寻得山门,可没人告诉我牧剑山于何方。”道牧面涌苦意,下意识掏出一颗糖果,每当这种情况,唯有织女亲制糖果的甜蜜,方才能驱散苦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