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八十八章 闻剑而行

第八十八章 闻剑而行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592

噗呋!

大鹏扶摇,鹏程万里。

时空周景皆凝成流,人生不可见之奇景,惹得乘客惊呼连连。

“鹏程?!”老伯试错惊疑,饶是飞驰多年,亦未见过鹏程奇景,“芩茶仙子,道牧他已为天牧?”若非天牧,谁能让大银鹏放松心神,振翅鹏程行万里。

“你所听到的,近半为真,就如道牧修为。”牧芩茶何尝不惊讶,突如其来的鹏程,让她开始重新认识老祖宗跟他说的话。

“看!”

“啊!银翼成金了!”

“奇景!生平难见奇景!”

观众惊呼连连,牧芩茶循声望去,却不见众人说得恁般夸张。翼羽银光透灿,光皎洁如月,却染上太阳的热情,银中代金,灼灼生辉。

“升华……”牧芩茶美眸微闭,天剑威势弥漫周遭。一粒灰尘的轨迹,亦无法逃过牧芩茶灵识。

大银鹏羽翼大幅挥落,“噗咚”,似闻水珠滴落潭水声。大银鹏驮扶众生,再次没入虚空,荡漾道道涟漪。

呼呼呼,风的欢叫不绝于耳。清凉拂脸,带来些许人间烟火,陌生而又熟悉。没多时,空中出现大量飞禽,甚至有二三头金鹏大鸟。

“到了?!”

俯瞰大地,山川树海尽收眼底,一座巍峨古城,屹立山河正中,天府城。

本该排队,大银鹏自是不愿等待。一声吟啸,诸禽皆动,金鹏惊鸣,金翅挥舞,瞬至大银鹏周身,锁定道牧气机。

“太阳?”

道牧耳响惊雷,震耳欲聋,他心生涌苦水,无论怎么解释都不可得,唯能别言,“我才入天府城,诸位如此高调,是要我得罪城中权贵呀?”释牧通灵,以大银鹏为媒介,传达己意。

“太阳,你真是太阳!”

“……”

大银鹏驮扶,金鹏陪衬,它禽退让成道,皆迎道牧莅临。

“这……”道牧欲哭无泪,只觉亿万道目光集聚身上,如坐针毡。“不是说对死物使用戒指威能,会招致不祥吗?”这哪是不祥,这是大灾祸。

临至梧桐台,银光大盛,乘客皆被送至地面。道牧自是要溜,未等他行动,一抹香风已临周身。道牧凭空消失,大银鹏上独留老伯一人,呆若木鸡。

萃剑楼,天字间。

牧芩茶道牧二人,一人凝眉抱剑,一人埋头吃饭。一番释牧通灵,整个身体仿佛被掏空,强烈饿意并非吃食灵果就可消,织天府独门辟谷丹亦无用。

“按理讲,修仙者境界越高,食欲越弱,愈不喜人间烟火,你倒相反。”牧芩茶有些闷气,道牧对今日的说法,一点都不切实际。

“芩茶仙子,说话恁般阴阳怪气,”道牧回想方才,“你也别再执着,我的答案已经够真诚,信或不信,由你心定。”

实则,道牧自己都觉诡怪,牧芩茶不相信也正常,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太阳。

“为所未闻,见所未见,兴许你师尊剑古有些线索。”牧芩茶选择相信道牧,尽管匪夷所思。“你从小木剑悟出点什么东西吗?”

“若能悟出什么东西,我早在牧剑山,而非在此。”道牧终抬头,脸上有些古怪,“每每看这把小木剑,就觉扎心,莫不是一把木制剜心牧刀?”想起镇灾试,差点死于剜心牧刀,心不由打颤几下。

牧芩茶挑眉,颔首沉吟,“兴许,这便是小木剑给你的讯号。”

咕噜咕噜,道牧一口气喝下一大盆汤,以灵水漱口吐在痰盂,拿来绸巾擦嘴,这才望向牧芩茶,“我是怎么你了,你这么想让我死?”

牧芩茶笑靥抿嘴,玉笋指道牧双眼,“从哪里看,你都不是一个怕死之人。”

“我很怕死,至少目前怕得要死。”

道牧不再言,猛地起身,唤起阿萌。阿萌还未吃饱,瞪着大眼睛怒视道牧,小粗腿抬起就踩其脚。

“回府中,我自会帮你寻得些许线索。”牧芩茶起身,二人此次分开,自是分道扬镳,“织女星,再见。”话落,牧芩茶先行离席,朝外而去。

“芩茶仙子,你若遇见,出自谪仙封地的李昊虎,且帮我照拂照拂。”道牧神态真挚,语气恳切,令牧芩茶停步数息,“嗯”应一声,算是承诺。

一眨眼,人已不见踪影。

牧剑山,怕是漫山遍野的剑,道牧凭此特征询得一地,名作万剑坟。地处天府与奕剑门缓冲区,每日都有大量剑修临此,因各种原因,而埋葬自己爱剑。

道牧心有所感,那里就是自己目的地。临至梭港,道牧虽一身有别其他弟子的奇装异服,却因黑金腰牌,未被他人为难。

道牧交上一斤极品灵石,买张尊贵独间票,不见心疼,惹得一些人另眼相看。

一些好事者,甚至猜测道牧来历,有些人也看出端倪,却没道破。侍者热情招待,二人一手等上飞梭,消失在众人眼中。

一批银甲人坐骑龙马,缓缓临至,威风堂堂。

前头一人,一袭金甲,座下独角龙马,无不彰显其不凡,咔咔声响,头盔散开敛入肩甲背甲。

大青年模样,三十五六岁,散乱刘海下一双灰白眼睛,没有灵水生气,只有苍茫绝望。一道蜈蚣疤痕自右眼划到左边锁骨,浓密唏嘘的胡须也得给疤痕让步。

“哟,归海大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售票人暂停售票,哈腰迎上,贼眉鼠眼惹得青年生厌。

“方才何人登舱,背景甚是熟悉。这孤高淡漠气质,怕不是那童伯羽?”

青年眼睛微眯,一手握缰绳,一手捋龙马鬃毛。趾高气昂,形同售票人对待普通乘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