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九十章 鲜血如阳

第九十章 鲜血如阳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478

一波忙碌过后,开始清闲下来。零星一二散客,两个女侍者足以对付得来。肥肥姐的丈夫缓步行来,脖子上白毛巾湿漉漉,怕是汗水参半。

“少年郎,瞅你模样,怕也是个使刀好手。”肥肥姐丈夫拉来一圆凳,坐于道牧对面,肥膘如破浪乱颤,豆眼精光若闪电,“你的传闻,我也得知一二,幸得与你父母论道几日……”

谈到牧苍夫妇,肥肥姐丈夫唏嘘不已。原来老爹年少轻狂时,亦是个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算是牧星镇出的一朵奇葩。

那时,牧苍与穆清正处热恋,牧苍意气风,偶闻一处有灾肆虐。一口浩然气在胸,自是不甘此等惨剧加剧。

待牧苍夫妇临至灾地,灾厄已灭众生转化小灾变,正朝他处生命牧场肆虐。人生未曾挫败的牧苍只是不惧一场小灾变,遂携美深入灾地。

在那里,牧苍夫妇遇到肥肥姐夫妇,两对情侣正当轻狂之年,志向相投。自以为牧术高于其他牧道庸人,他人牧道者一一惨死,亦有一尊天牧。

四人却不自知危机,迷失厄障当中,被困半月。最终牧苍与肥肥姐合力,寻得灾厄之源,四人以死搏命。最终,自是活下来,却落下这么一肥膘。

话语简短,避重就轻,不言其惨,直言其过。道牧未曾修炼前,就经历数次灾厄,怎会不明灾厄可怖。

灾害成厄,灾厄生变,小灾变,大灾变。何尝不是,事态初始未得到重视,而后不断生变。天灾人祸,天灾在前,人祸在后,却无灾厄,并非没有道理。

“世叔与婶婶,自那之后,便隐居于此?”道牧心起波澜,拿出一颗织女亲制糖果,小心翼翼剥开糖衣。天地所有甜蜜在口,心境波澜才慢慢平复,“我老爹老妈亦自那以后,接受谪仙封地李家邀请,定居谪仙城?”

“当年……”肥肥姐丈夫拿起毛巾擦拭面上汗水,正欲娓娓道来。

“老肥!”肥肥姐自后厨探出头,面色颇为不耐,近乎看不见的颈脖上,亦也挂着一条毛巾,“过来帮我忙!”说话间,脸上肥肉挤成一堆堆,汗水于缝中乱流。

“来了!来了!……”肥肥姐丈夫望道牧苦笑一下,慌乱起身,朝后厨忙去。

二个女侍者对这副场景,早已见怪不怪。道牧两手交叉撑下巴,糖果于口中咕咕翻滚,目送圆滚滚的身影离去。“我能帮上一点忙……”血眸灼光,在思索,在权衡,气氛再次陷入寂寞。

“就是他,就是他,花百斤极品灵石在这破烂店。”

“百斤极品灵石,足可让我在馨花楼与玫瑰房的仙子,美滋滋过上一个月。”

“小白脸模样,喜喝甜酒,怕不是某人禁脔?”

“……”

随着夜幕降临,多人出门觅食,酒肆又开始忙起来。美人渐多,单身汉如饿狼闻香而来。以致好事之声,随风入耳,惊醒道牧,回归现实。

哒哒,两声轻响,两玉盘盛满佳肴放于桌面。“甜酒未动分毫,是不喜自家甜酒?世叔这就给你去他个店家要来酒水。”肥肥姐丈夫一身通红,汗流不止,快眯成缝的豆眼,真诚且精神。

“不用,小子打小喜甜食。”道牧抬手阻止,“亦是因甜酒香气,方才令小子驻步。”

二人接触瞬间,道牧只觉肥肥姐丈夫皮下厄气汹涌澎湃。若非活生生站在面前,不敢相信他还活着,且未成灾。

肥肥姐丈夫笑开颜,动如脱兔,窜入后厨为道牧盛饭端菜。道牧还未动口,阿萌一个舌头伸出,就已吃半盘。

“或许,我的血对他们有用……”道牧血眸烁光,两手不知觉间握成拳,下一刻反应过来,遂松开手。这才低头寻饭菜,却见阿萌身边两个玉盘,菜汁都不剩,一干二净。

“你个吃货。”道牧哭笑不得,若非接连奇遇,否则还真养不起阿萌。遂拿起面前瓦罐,对饮一口,咕噜下肚,浓郁酒香携清甜入喉,较于糖果甜蜜,自有它独特佳美。

有了一口,自不可能再停下来。咕噜咕噜,道牧一口饮尽一坛甜酒,才觉满足舒坦。世人皆言,甜酒不烈不冲,饮尽百八十坛亦不能醉。

只有甜腻死,没有醉梦死。

一坛甜酒下肚,酒气回喉,竟有烈酒之意。只见道牧浑身白雾袅袅,头上更甚,只差七窍生烟。

“已身酿酒,奇哉奇哉。怕是作为牧道者的婶婶,才可独具匠心。”

道牧抬手一招,拘来一坛满满甜酒。鼻子抽动,闻得一股醒胃菜香,遂抬头望去,只见肥肥姐丈夫捧来一大澡盆。

袅袅菜香蒸腾如云,热得肥肥姐丈夫别头。道牧下意识挥指,肥肥姐丈夫周身生风,菜气不侵。大步一跨,肥肥姐丈夫已临至道牧桌前,放于桌上。

“嘶呼,嘶呼……”肥肥姐丈夫似用尽全力,累得哈腰喘气,尽管有风环身,依旧汗如雨下。“你婶婶说,你这幼兽不凡,怠慢不得。”声音颤巍巍,毛巾擦汗不停。

十数息后,肥肥姐丈夫又恢复大气力,正要转身回后厨帮忙。道牧眼疾手快,拦在肥肥姐丈夫面前,“世叔,让小子来吧。让你二人操劳,甚是失了礼节。”莫看道牧面不改色,语气真挚,常人却也听得出。

“使不得,使不得,你是客,且交了百余斤极品灵石,怎能让你做得苦活贱活。”肥肥姐丈夫连连摇头,太多用力,甩飞好几滴大汗珠。

道牧两手环抱在胸,平视对方,“师叔,虽为天剑,但恁般情况。爱惜生命情况下,怕是敌不过我。”经一番观测,道牧已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