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九十四章 长青树下

第九十四章 长青树下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459

路遇多少类似老垂柳的还愿树,道牧已数不清。他人眼中,一棵棵被他们自私的赋予还愿职能的老树,不过死物罢。

可就同他们内心自私的原因那般,又希望老树有灵,希望老树能还愿。自此,老树成为他们精神寄托。

道牧眼中,一颗颗还愿树,就同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人们希望他们还愿,却又在他们身上插满刀剑,无时不刻在折磨他们。大半还愿树被切断生脉,枯萎死去。

人们将这现象称为还愿失败,于是苟延残喘活下来的老树,成为剑修们追捧对象,见缝插针。但凡有些许突破,都归于还愿树上。

道牧自觉非良人,可这些人作为真的太可笑。他们只知索取,却不懂付出。

刺剑插刀时,面面虔诚,神神叨叨,望天地有灵,令他们心想事成。可又有几人想过,请得几个牧道者,照顾还愿树。保不定,日后还愿树成精,真能给他人还愿。

“不是世人仙气少,神仙不似世人心。”道牧忽觉脑海一片清凉,自头部惯用四肢百骸,毛孔大开,浑身抖擞。

一条灵气如线,穿过眉心,直至道牧脑海。内心不由悲怆,双眸烁烁血光,心念才动,阿萌领会前行,追根朔源去。

“万古长青树,终究不敌无常。”

一女牧道者,长叹一气,从一棵古树抽离玉手,惊世仙容,不无惋惜。她三十模样,成熟身体藏于宽松牧袍下,出尘气息却无法隐藏。

“菁菁,以你天牧境界,精通植牧,亦也无法救活,只怕全天下没谁能救活此树。”一老者,白发苍苍,嘴巴内陷,颤颤巍巍。一俊逸青年,着一袭雪白剑袍,将老者搀扶。

“肖菁菁,老祖宗并未夸大。奕剑门中,论植牧天赋,独你至臻。只怕织天府能及你者,也寻不得几人。童伯羽兽牧第一,菁菁你植牧第一。”

青年似与肖菁菁同龄,一语一笑,如宝剑轻吟清晰悦耳,又如春风拂面。二人站一起,如一对金童玉女,天造地设。

“大师姐,老祖宗都没怪罪,你何须自悲。”

“世间万物,终都老死,树自不例外。”

“大自然循环规律,岁月留痕,谁又能敌。”

“……”

肖菁菁的师弟师妹,皆好言相劝。其实,大道理谁都懂,只是人只能劝别人,却劝不了自己。更何况,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肖菁菁作为植牧天境,她太明白万剑坟的老树受着怎样的折磨。

“这棵万古长青树正值壮年,且处启灵开蒙状态,再过几年,本可开智成灵。”肖菁菁望一把把刀剑,恨不得将它们一一拔出,扔入烘炉。

“菁菁,老朽似乎没告诉你这点,你竟已到这地步。”吐字已呢喃不清,老人面泛惊异,皱成黑斑菊花,眼睛已眯得看不见。

肖菁菁停步回首,“菁菁并不确定,仅靠妄论罢了。”十指白嫩,于树干青皮上换欢舞。为一尊天牧,她镇杀多少灾厄,竟对一棵树束手无策,难免不甘。

“菁菁,你和继戎是时候办喜宴了。只怕老朽,已活不得几年……咳咳咳……”老人说得激动,连连咳嗽,面色酱紫。

“老祖宗,此时还得从长计议,毕竟此事可大,可小。”继戎为老人捶后背,语气不急不缓,风度翩翩,且给肖菁菁一个台阶。

肖菁菁似没听到那般,整个人融入天地。“一个襁褓婴孩,让我眼睁睁看她夭折,于心何忍……”分明是一个临凡仙子,却同面前古树的一部分那般。

大量牧力灌入树干,化作浩浩生气,将一团绿胎包裹,延缓死亡。心念万转,肖菁菁一边延缓树灵死亡,一边回忆此生所学。

绿胎就同一无底洞,疯狂汲取牧力,不加节制。尽管死亡明显延缓,可肖菁菁毕竟为人,牧力不能无穷尽。随时间推移,找不得任何办法,肖菁菁的心开始焦躁不安。

一人一兽,从黑暗中走向绿胎。那人淡漠脸,似笑非笑,一双血眼如阳。

“谁?!”肖菁菁猛地睁眼,美眉紧蹙,转头望向众人后方。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觉身后传来动静,嘘嘘唰唰,脚踩枯枝落叶声,响个不停。循声望去,却见道牧阿萌,缓缓临至。

“奕剑门人?”道牧唤停阿萌,不再深入人群。

“好一双绝望的血眼,李慧雯跟我提起过你,道牧。”肖菁菁手不离树,声音却带颤音,面无血色,笑起来显得那般无力惨白。

“放手吧。”道牧目光掠过众人,与肖菁菁死目相对,“你虽为天牧,毕竟为人,不是神仙。她身上成千上万窟窿,你如何填补?”树干上,刀剑密布,自底部到树冠,无处不在。

或许,这就是人。

道牧感概,奕剑门人在此,想要出手救活树灵,难上加难。

万古长青树,高达百丈,直通云霄,树冠遮天蔽日。其躯干比老垂柳粗大不知几倍,状况比老垂柳严重太多太多。

道牧估摸一下,树上起码有百把新增刀剑,年限不超过两年。这百把新增刀剑,就是压垮树灵的最后一根稻草。

想到这,道牧又闷气又无奈。哪怕自己救活万古长青树,又能如何?消息传出去,将会引来更多剑修,皆是又将重蹈覆辙。

“你有办法?”肖菁菁见道牧语气古怪,神情有异。

“我一高阶牧徒,弃剑从牧,还未真正入门,能有什么办法?”道牧面不改色心不跳,眼睁睁看一个新生树灵死去,心里也不好受。

遂对奕剑门一众行一礼,“打扰了,我正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