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九十六章 功成身退

第九十六章 功成身退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322

牧儿果,山林之魂果,山林予守牧人的馈赠,外人眼中如若仙品。

众人惊诧目光中,莫归海给道牧扔去一个储物袋,“当是予你的报酬。”

道牧随手接住,扯开袋子口,同夜明珠那般璀璨光涌。一股浓郁草木精香扑鼻,沁人心脾,净人心魂,通体冰凉舒适。

实在太舒服,这感觉太熟悉,难以忘怀。正是长青树呼救时,那一缕灵气给道牧的感觉。

道牧不知天高地厚,一连吞服七枚牧儿果。莫归海伸手阻止,肖菁菁樱唇轻启欲言,为时已晚。七颗牧儿果进入丹田后,金龙欢吟,遂腾空戏珠,紫红牧力,充盈四肢百骸。

有了牧儿果做后盾,道牧肆意灌入大量牧力,激发长青树生脉。一条条沟壑,一个个窟窿,不断被填补,愈合。

接连六天六夜,已无法估量道牧输出多少牧力,长青树终于焕发生机。长青树终有余力,牧力于长青树和道牧之间形成小循环。

直至第八天,长青树以不需要外力,重塑的生脉,强于任何时期。七颗牧儿果消耗殆尽,牧力在长青树与道牧之间,形成一个大循环。

唰唰唰……

花草树木,无风自动,好似在庆祝,好似在欢呼,将有什么喜事发生。

一滴晶莹从天而降,没入道牧头颅。道牧剧颤一阵,同篝火一般,燃起紫红烈火,迎风招展。伴随一阵阵仙音梵声,道牧心觉自己听到远古祭祀声音。

这一刻,道牧突破桎梏,臻至地境。道牧起身,僵硬身体咔咔作响,眼睛被紫气萦绕,一身霞瑞敛入身体。

没有一部牧经做基,道牧一路走来,误打误撞也能冲破桎梏,臻至地境。

“这也能成?”道牧望自己双手,一会儿手背,一会儿手心,面色略显古怪。

阿萌蹭了道牧几下,哞哞叫唤几声,这才将道牧唤回现实。拍拍长青树,道牧发自内心笑容,“祝你早日化成人形。”

“谢谢你,太阳。”长青树灵形同刚出生的婴孩,缓缓睁开眼睛,“你的无私,我却无以回报,颇感愧疚。”

“你若知道,牧剑山门坐落何处,那就好了。”道牧又拍长青树几下,仰首望天,长叹几声。遂跃上阿萌,回望莫归海他们,轻抚阿萌耳朵。

道牧不言不语,就这么干瞪眼。忽而,一阵山风袭来,花草树木再度狂欢。道牧阿萌,随风绝尘而去,留下众人错愕原地。

“他也不讲讲话?”

“我们还会杀了他不成?”

“他对我们有戒心。”

“……”

众人都觉道牧行为,让人难以理解。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一句话不说,直接走了。

“阿萌,找一处温泉。”

“哞!”

阿萌应道牧要求,带他寻得一处温泉。吃饱喝足过后,一人一兽,跃入温泉泡澡,美滋滋。

“虽已过期限,最基本礼节,还是得有……”牧袍,灭心牧剑在隔壁小池漂荡,道牧手握黑金腰牌,怔了神。

回想这几年,人生大起大落,经历过几次人家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大事。而今,蓦然回首,不由感概自己初生牛犊,年少轻狂,不知所畏。

“呵呵……”道牧突然干笑几声,“以前我不怕死,一心求死,自是不觉有所畏。而今,想法大转变,也就是说,我现在怕死……”

短短不过几年,经历几个大事件。人生起起伏伏,大起大落。一路走来,遇到那么多人,形形色色。

有了新的朋友,有了新的牵挂,有了羁绊。对自己来说,死,或许不再是解脱。活,慢慢成为自己的信仰。

“红眼小子,你还打算找牧剑山门?”灭心牧剑自水面飞来,氤氲一呼一息。

“找到牧剑山门,把牧袍和腰牌还予牧剑山,有始有终。”道牧抓住灭心牧剑就往隔壁扔去,一直觉得它妖得很。

牧剑山门还是得找,将这几件牧袍和黑金腰牌,还予牧剑山。也算是为拜入织天府,画上一个句号,尽管不尽人意,但终算有头有尾。

“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这样!”灭心牧剑空翻一个跟头,又飞回道牧身边,“不过,在此之前,你应该接受吾之传承,好有个依仗。”

“嘶……”灭心牧剑自行捅道牧心口,痛归痛,可就是捅不破。道牧一把抓住灭心牧剑,对方这才老实下来,“你很妖,从头到尾也没跟我说,你所身负脉承。”

“你仔细观察周遭环境,发现有什么不对吗?这里已是牧剑山境地。”灭心牧剑颤吟不断,洋洋自得,“若没有我大发慈悲,你怎会来到这里。”灭心牧剑转移话题,抛出更大话点。

“所以,灭心牧剑从始至终都是你,没有被人掉包。”道牧眼睛半眯,手紧握灭心牧剑,指关节森白,“你一路不理我,只为拖延时间,蛊惑我接受来历不明的脉承。”

“真当自己是仙参,人人都抢你,人人都要害你,妖怪都要吃你?”灭心牧剑如泥鳅一般,滑出道牧手心。“你对灭心牧剑,一无所知!”义正言辞,震慑道牧心神。

灭心牧剑连噬两个千年精怪,方才开始与自己产生联系。道牧细想,也觉得有道理,可又觉哪里不对。“如是说,你本是牧剑山来,本就是信物?”

“这是自然!”灭心牧剑平对道牧眼睛,仅有一拳之隔,任由道牧抓取,也抓不到。

“那么,开始吧。趁我,没有改变主意。”道牧索性放弃与灭心牧剑纠缠,事已至此,也没有更好选择。

闻言,灭心牧剑虚化作实,剑尖直指道牧心口。道牧无视阿萌担心,一把抓住灭心牧剑,只待用力推入。

“你总该让我知道,你身负的脉承,属于哪个派系吧。”剑尖刺破皮,渗出一滴血,灭心牧剑瞬间吸尽,道牧却收力不前。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吾之脉承……”未等灭心牧道说完,道牧猛地起身转头,望向千丈外一处山丘。“谁?!”

话才落,唯见一道人影浮现山丘,下一刻,便至道牧这边山头。

“剑古。”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