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九十七章 师尊剑古

第九十七章 师尊剑古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383

剑古中年模样,剑眉星眸,一头白发,整洁发髻,通体玄黑道袍,样式却与道牧一般无二。剑古仅站在一旁,道牧却觉自己面对一片天。

“剑古前辈,晚辈没能按照织天府时限寻得山门。无缘拜入牧剑山,心有不甘,这才执意寻得山门。只为亲手将牧袍与腰牌归还,为求内心一丝安定。”道牧水中行一晚辈礼,不卑不亢,礼到心到即可。

“时限?”剑古抬手一招,灭心牧剑飞入手中,“织天府规矩对我牧剑山无效。”不理灭心牧剑骂骂咧咧,手一翻,灭心牧剑消失无踪。

“赶紧梳整一番,随我一起前往牧剑山山头,祭拜历代门人。”

“喔。”

幸福来得太突然,道牧感觉自己在做梦。唯见道牧化作风,数息间,梳整完毕。

道牧坐于阿萌背上,剑古脚踩一片绿草叶子,速度快若流光。剑古好像知道阿萌不施展神行,速度的极限。剑古如闲庭信步,阿萌堪堪并驾齐驱。

牧剑山境地,并没道牧想象中那么大。估摸这面积,就跟大织天一样。牧剑山却很大,整座山脉占据境地一半面积。

牧剑山山头。

一座草庐,迎风而建。任其四周大风肆虐,草庐巍然不动。

道牧呆立当场,本以为会到一个宏伟庄严的宫殿,结果不过一草庐。走进草庐,也不像道牧所想那般另有洞天。

这就是一个草庐,一个普通的草庐,一个修建得比较精致的草庐,一个专门用以供奉历代门人的草庐,仅此而已。

“对灵牌位,磕三个响头,即可。”剑古凭空掏出三支香,递给道牧已自燃。

道牧接过香,双膝跪地地上无他物,为赤黑石头。砰,道牧磕第一个响头,随即一声闷哼,只觉头部被人重击一下。

眉心裂开一道缝,两耳响惊雷,大脑瞬间爆炸。道牧两眼瞪大如铜铃,眼前一片漆黑闪雷,差点晕倒。

一股清凉自脑海冒涌,数息后,道牧呼吸趋稳,意识清晰。头重脚轻感觉,不仅没有消失,反觉更清晰。“这山作怪,还是草庐作怪,亦或其他?”

本以为简简单单,另藏玄机。第一次磕头,道牧心有余悸,再想而后两个响头,暗自发憷。就怕自己糊里糊涂昏倒,成那砧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疑心,莫太重。”剑古来声。

道牧狠咬牙,按下内心疑虑,本欲以最小力量磕下,头方低一半,忽觉有人猛按自己的头。

砰,又磕一个响头。

道牧只觉自己被人用巨石砸头那般,头崩脑碎,疼得他浑身痉挛,闷哼痛吟。尽管有种被人拿石头捶打手指头,两手比身体颤得更厉害,手上三香依然紧握正立。

香火袅袅不绝,萦绕灵牌位,牧剑山历代门人活过来那般,云蒸雾蔚。剑古两手背负,嘴角在不苟言笑的脸上,划开舒服的弧度,道牧觉得千百双眼睛在注视自己。

眉心再裂一条血痕,与第一条尾部交合。十数息后,脑海再度涌出凉意,心脏却跟着一起狂热跳动。大脑如月,心脏如阳,一主理性,一主感性,二者战争就此打响。

时而忽冷忽热,时而又冷又热,道牧不堪其扰,不如磕下最后一个响头,一了百了。

砰,又磕一响头。

道牧双眸充血,熠熠生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眼前却一片无尽黑暗。眉心再裂一条血凤,蜿蜒曲折,尾部与它二条交合。近看似“山”字,远看像“火”字。

“啊……”

道牧终忍不住放生痛嚎,顺势倒在地上,瘫若烂泥。不时抽搐痉挛,嘴角哈喇落地,却无法自理。

身体和灵魂,仿佛被剥离分开。意识比以往清晰千百倍,却无法控制身体。明明感觉自己像是被凌迟,却无法作为。

脑海冰凉如海,翻江倒海,淹没道牧一身。那一缕缕白气,自毛孔溢出,像是寒气,又像烛气,一点就燃。

心脏强有力跳动,同深山寺庙的洪钟,声音绵长,传至四面八方。血脉奔腾如龙,炽热火气终燃,道牧如同一根枯木,身上焰火呼呼。

石头都被烧得通红,周遭可见扭曲波纹,眉心三道伤痕,不禁没有愈合,反倒愈演愈烈,鲜血直流。

道牧连哀嚎的气力都没有,任由身体自行痉挛,痛苦愈加清晰。火势愈来愈猛,道牧卷缩成团,身体最终消失在火焰当中。

道牧本以为自己能撑过去,待身体被火焰彻底吞噬,他的意识也无。所幸的是,他终于不用在忍耐这非人痛苦。

剑古坐于灵牌台下一蒲团,左右各有一个。“怎不把那枚戒指给摘下?”剑古头冒一气,化作一鹤发童颜的老者,坐于剑古左边蒲团。“歪门邪道的东西。”

“找个称心的徒儿不易,小家伙也就心性合我心意。”剑古头上又冒一气,化作一风度翩翩的少年,坐于剑古右边蒲团。“其他马马虎虎。”

“金乌,可是一头仙兽……”剑古盘腿而坐,两手自然垂落放于大腿,那双星眸好似夜幕两颗星辰,可通晓天地,上至仙境,下至九幽。“是劫,非劫,是灾,是福,何不换个角度看看。”

“较于童伯羽,道牧还差那么点。”老者宝座庄严,形同庙宇雕塑那般,不苟言笑,庄严肃穆。

“我和老头都喜童伯羽,你却冷漠拒绝,却又不道出个所以然来。”少年左手仗剑,右手撑地,半躺半靠,漫不经心。

剑古看少年几眼,又转头看老者,余光未从道牧身上离开过,“瞧你二人都不喜道牧,何不一起反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