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一百零一章 心不可测

第一百零一章 心不可测 (1/2)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3418

塘角鱼为墨鲶,成年墨鲶能有牛那么大,一口一个成年人。牛蛙为食蛇蟆,多以各类大蛇为食。形同将道牧阿萌连同房屋一起吞食的水蟒,食蛇蟆一日可吞食七八条。

墨鲶,食蛇蟆,虎兕皆为经济效益极高,有实力的牧民皆爱养。各大名贵酒楼,皆以此类做各式招牌菜。

肖万长娓娓解释,此三类牧兽为他所培育异种,除却为牧民提升经济效益。主要是培育出凡品,能让墨鲶,食蛇蟆,虎兕衍出凡种。

极大减小肉质减损的同时,让普通牧民也可畜养。以此流入千家万户,一代代吃这类食材,人们的身体素质也会得到提升。从根本上缩小,人类较其他生灵,天生羸弱的状况。

道牧不得不佩服肖万长,看肖万长眼神就知,肖万长跟老爹很像,皆是为人为民。不同的却是两个方向,一个专研牧物,一个专研镇灾。

肖家大院于六十里外,几句话来回,就已经到了。大院真是大院,跟外面府邸一般无二,无非面积更大现需。

一美妇人,迎面而来,样貌同肖菁菁,几分相似。若非肖万长父女介绍,道牧以为肖菁菁与美妇人是两姐妹。

肖菁菁的母亲,肖万长的夫人,名作继虹,人如其名,貌若惊鸿。以致肖万长相貌平平,生得肖菁菁恁般闺女。

“织府,牧剑山弟子,道牧。”继虹眼利,一眼看清道牧腰间黑金牌,饶有兴致打量道牧,“久仰大名……今日,但见本人,果非常人。”

“肖夫人,莫要折煞小子。”道牧跃下阿萌,作上一礼,“后生,不请自来,搅扰到你,还望海涵海涵。”未来大半年,寄人篱下,作为后生,该有的礼仪还是得有。

右手抬起,掌心多六颗乳白果实,同葡萄大小,“本门盛产小野果,以作赔礼,望夫人欣然收下。”

“咦?!”肖万长手快过闪电,道牧还未有感觉,已有一颗乳白果实被肖万长拿于手上端详,“此为白果,有嫩肤、驻颜、益寿,滋阴补阳等功效。因为女人补身美颜圣品,以致野生白果已绝。道牧,你这白果,果肉实若珍珠,只怕年限超过千年。”

“那得多珍贵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肖菁菁先于继虹开口,眼睛直视道牧手上白果。

“吞服一颗,普通人延寿二百年,美颜至死永驻。死后尸身不腐不化,直至千年。”肖万长望向自家闺女,“野生千年白果,可遇不可求,有价无市。至于价格方面,你得问你娘,她最清楚不过。”

“可参考前段时间,陀奉拍卖行的拍卖的朱果。”继虹笑吟吟,自家闺女二十有六。继虹生过孩子,更不免俗。“你这孩子,来了就来了,送这么贵重的礼。”

继虹接过白果,主宾皆喜,越看道牧越喜欢,不自觉拿道牧与继戎对比。

“菁菁,你领道牧去你隔壁宾院,带他熟悉熟悉环境。”肖万长大手拍拍道牧肩膀,“老神仙的徒弟,休得怠慢,将道牧当成你亲弟弟恁般对待。”遂同继虹一起往后厨去。

过路仆人面色古怪,一个轩昂青壮男子被男主人安排在大小姐院落旁。正常人都能看出,道牧来头不一般。目光有意无意扫向道牧腰间黑金牌,见道牧竟是织天府人,愈加好奇。

道牧,一个织天府弟子,寄宿肖家,且还安排在肖菁菁的院落旁。这消息长了翅膀和脚,很快传遍肖家,上上下下,人尽皆知。

“准姑爷继戎,都没有这种特殊待遇……”

不少男人为继戎愤愤不平,不少女人对道牧愈加好奇,甚至反驳其他男人。

女人的预选机制很独特,男人的相貌才华同等情况下。其他女人对这个男人的态度,决定女人对这个男人的兴趣程度。

众人皆知肖菁菁对继戎不冷不淡,形同凉白开,甚至没有滚烫过。肖菁菁对道牧的态度则有些不同,一路上肖菁菁二三句话,道牧才回一句话。

更奇妙的是,二人话题都离不开李雯诗姐妹。

肖家不算很大,也不算小,走马观花,也花一个时辰。道牧颇觉疲困,于是二人各回自个院落。道牧本想冲个澡,洗去几日劳顿风尘。道牧躺在床上就不想动,须臾,人已进入梦乡。

奕剑山,继府。

继戎正于门中教授新人,偶闻老祖宗同肖菁菁归山。几日不见肖菁菁,总觉心中少点什么,匆匆回到继府。

方才入门,一仆人迎面而来。继戎顿生心惑,不祥预感加深,仆人临前附耳,窃窃私语。须臾,继戎一身疲惫转为森沉,寒气凛冽,骇退仆人。

“老祖宗何在?”继戎寻得一小管家,天剑之威,如宝剑扎心割肉,令小管家瑟瑟打抖,连声音都有点颤,“默苑……”闻言,继戎拂袖调身,就往默苑,大迈其步。

继戎离去,周遭仆人顿觉,身上大山挪开。大口大口喘气,相互对视,形容死后余生。一个个臭汗淋漓泛酸,亦有些胆小者吓得,四肢无力坐地,淡黄尿液流淌,骚气弥漫开来。

默苑。

为继砝开辟的一块静默沉心之处。

默苑一隅,一棵杨柳茂密参天,杨柳下一方圆桌。继砝以背靠桌,手那竹制鱼竿,身前一汪小池,比圆桌还小些许。

“继戎,你忘了老朽的告诫?”继砝老神在在,头也不回。声音如一把暗器,命中标靶,振聋发聩。

继戎临至杨柳树下,正欲走到继砝身边。

继砝又言,“你就站那。”

继戎没有听出继砝的弦外之音,定定站在原地,正欲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