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牧仙志 >第一百零四章 事态有变

第一百零四章 事态有变 (1/1)

小说名称《牧仙志》 作者:匀音早西  更新时间:2018-05-16 02:54  字数:2298

翌日。

肖家依山傍水,面向一片汪洋绿林,左右为无际牧田。

天蒙蒙亮,那天地间弥漫的不是雾气,而是天地馈赠万物的灵气。

风呼呼狂叫不停,风却不大,有些虚张声势。灵雾随着风,在河面上,在山林间,快活的奔跑,温润大地每一个角落。

尽管与肖万长喝道夜半,牧同东方太阳那般,闻鸡起舞。

经过一番梳洗,道牧精神抖擞,来至院中小亭。拿出一颗糖,随手掏出一本牧经,聚精会神。

也不知过多久,灵雾早已沁入大地,太阳开始澎湃激情。阳光如金,撒进小亭,照在书上,甚是刺眼。

道牧正好也有点困倦,收起牧经,正要尝试重捨升龙凤翎的内功运转。仆人小跑而至,唤道牧去用膳房,吃早餐。

待道牧临至用膳房,却只见肖万长一人。肖万长经过一夜修生养息,酒意全无,又回到那憨实木讷样子。

茶余饭饱,道牧将先前牧经拿出,问其不明之词句。

肖万长看向书页,一时间愣神,“道牧,你在逗我玩?”分明是空白书页,空白的书籍,哪来的经文,只有纸张特有的味道。

“你看不见?”道牧也觉得肖万长在逗他,书页上经文密密麻麻。墨迹清清楚楚,且还有淡淡的墨水味道。

道牧不信邪,照念几句给肖万长听,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道牧,你的玩笑有点过了。”然,道牧所念话语,到肖万长耳边就成了疯言疯语,不知所言。“你叽叽呱呱,说的是哪个封地的土著方言?”

道牧看肖万长神情,不像有假,肖万长是真听不懂自己在讲什么。道牧不信邪,照念几句不成,又照念几个段落,结果亦是如此。

肖万长见道牧讲的一口流利的鬼话,抑扬顿挫,可他就是听不懂。再一联想,脸上顿生苦意,怕不是这书有灵,容不得他人得其内容。

“书灵,不可能,这就是一本很普通的牧经。”道牧对灵物的感应极为准确,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牧经上有禁制。

道牧这一个想法得到肖万长的赞同,他提议道牧在家中将所有牧经都看过一遍,觉得那一本经书对上眼,日后重点专研此书。

作为过来人,肖万长就是这般走过来的。牧经枯燥而乏味,大量晦涩词句,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有不同意思。和前面的字搭配是一个意思,和后面的字搭配又是一个意思。

不同于,专研牧经需要恒心,夯实牧道基础,更是需要恒心。以克服无聊乏味的时间,待到习惯,才会慢慢进入状态。

道牧觉得肖万长的话很有道理,今日本来想跟肖万长身边,一起去打下手。听闻肖万长一言,不得不放弃,砍柴不把柴刀磨利怎行。

回到小院,靠在床边,身边一箩筐糖果,皆为肖菁菁唤仆人准备。对于道牧而言,有了糖果的陪伴,一切都不是问题。

本以为一天可以读完一本牧经,方至太阳彻底落山,晚膳时间已到,道牧这才看得一半。床边已经扔满一地的糖果衣,道牧第一次嗦糖嗦得嘴巴发麻,两颊抽筋。

“百余本牧经,我得看到何年何月?”道牧欲哭无泪,手中这本牧经还是最薄的一本。

就同肖万长所说的那般,牧经枯燥而乏味,大量晦涩词句,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有不同意思。和前面的字搭配是一个意思,和后面的字搭配又是一个意思。

“只怕,我再看一遍,又有不同的见解……”

用膳房,仅有道牧和阿萌在用膳,肖万长还在牧园忙活,并没有回来。道牧一边吃饭,一边看书,只为争分夺秒,早日恢复牧力。

待阿萌吃饱后,肖万长这才回来,正好碰到从用膳房回小院的道牧。肖万长关切一番,道牧大倒苦水,肖万长安慰道,“万事开头难,而后你会发现越来越容易。”

理是这个理,所以牧道吓跑了很多修仙者。不同于剑修,牧道太多繁杂的知识,没有多少人有毅力熬过基础这一关。

道牧别过肖万长,于澡盆中泡澡,牧经依然不离手。

“我终于明白,为何同届考生对我的分数,反应如此激烈。”都说隔一行,如隔一座山。当初道牧考试没有真正入门,看过一本牧经。

“也难怪童伯羽看到我,仿佛看到鬼一样……”道牧不禁抬手摸摸眉心,忽觉一阵清凉自大脑涌出,瞬息充斥四肢百骸,道牧又来了精神。

在这一股凉意的陪同下,道牧感觉牧经似乎好理解不少。随手拿来一颗糖果,单手剥开糖衣,一股凉意一股甜蜜,二者让道牧有无尽能量看书。

夜半。

皎月已高高挂于黑幕,继虹终回到肖家。与刚开始回继家不同,继虹似轻松不少,脸上的笑意难以掩盖。

继虹回到主院,见肖万长正靠在床头作今日笔记。瞧肖万长那认真劲,继虹有些不忍打断肖万长。

“你回来了?”肖万长抬头望继虹,咧嘴憨笑。“怎不多住几天,陪陪丈母娘?”

“她巴不得我赶紧滚出继家,免得影响她打牌。”说到自家母亲,继虹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继虹问起道牧情况,肖万长娓娓道来。继虹听得牧经竟有这等禁制,甚至好奇。此刻夜已过半,继虹也不好打扰道牧。

“万长,老祖宗要放手。”继虹坐于床边,细声细语。

“什么?!”肖万长愣一下神,放下册子和笔,直视继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继虹将自己回继家所见所闻,以及自己与继砝所有谈话内容,一字不落与肖万长讲。肖万脸上绽开了一朵太阳花,“老祖宗当真愿意这么做?继戎是得让他多么失望……”

“自从在万剑坟,老祖宗遇到莫归海以及道牧,回来之后,他性情大变……”

“他竟然这般评价莫归海和继戎,‘有缺陷的妖孽,终究是妖孽,完美的凡人,依然还是凡人。’”

“若是当真,这事情,可就大了……”

“嗯……”